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

星艦奇航記深空九號/銀河前哨第三季(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 Season Three)-很多角色內心戲

這季雖然有夠多自由行星同盟的故事,但更大的比重其實是放在深化角色個人的故事。



01 & 02. The Search Part 1 & 2
結果第三象限的大魔王就是Odo的族人,而且Odo的種族演進法則根本就是卡達西的翻版,並更危險和強勢。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更像是以統治制度來實現權力的壟斷,達成一個多種族構成的超級帝國。而第三季開始就直接講明了這件事,變形人就是第三象限的統治者,而且他們要把權力向第一象限延伸,直到控制整個銀河系。更確切地說,變形人完全不信任固體人,因此,統治所有的固體人就是變形人的自保之道。

03. The House Of Quark
佛瑞吉人Quark的故事總是很有趣,這集讓Quark跟一個與佛瑞吉人幾乎是兩端的人湊在一起解決一個危機,那就是克林貢人。這個故事的重點很巧妙地展現一個基本事實,就是一件事情的解決方式往往不只一個,當下以為只能選擇退無可退的硬拚,但其實稍稍動點佛瑞吉人的腦子,就會發現事情總是存在著為多方創造利潤的可能性。當然,利潤並不只是只有拉蒂錠,還有其他的形式。

04. Equilibrium
這集的故事雖然扯到楚爾人的大秘密,但其實故事的主題卻很簡單。認識自己最好的方式永遠是從過去開始。接納過去的自己,才能真正的了解自己。而楚爾人有多宿主的人生歷程,這種理解自我的隱喻會更為強烈。因為,認識的會不只是看起來是自己的人,還有看起來不像自己的人,而這些全都是自己。曉得嗎?人有時候會發現,自己存在著連自己也不認識的一面,宛如另一個人般陌生,但那確確實實是自己。

05. Second Skin
雖然說這集玩的是計中計的抓叛賊的梗,但其實故事核心是在述說,曾經是死敵的兩個種族,卻也能在共同的需求中找到彼此的存在。有誰能夠想到,曾為迫害者與被迫害者的兩個人,竟然能夠找到親情的所在與依靠。不過,還是那句老話,千萬不要低估Garak,這個卡達西人真的是深藏不露,真的不要單純地以為他是個被流放的裁縫而已比較好。

06. The Abandoned
天生的,後天的,不論如何,有趣的地方往往都是在於我們不曾真正了解的地方,以及,我們是否真的做出了選擇。即使選擇不見得符合所有人的期望,但依然是選擇。但是,也千萬別忘了,做出選擇之後也代表著我們選擇了如何讓他人看待我們自己,並以此來塑造別人眼中的自己。希望成為甚麼樣的人,來自於選擇,而不是外表、職業、種族或任何其他的固有印象,選擇才是自己如何成為自己。我在外表底下是誰並不重要,我的所作所為才重要 (it is not who I am underneath . the what I do defines me.)。

07. Civil Defence
這集有點馬蓋先。沒想到卡達西人自己設計的防叛亂程式居然把自己也困住了,這不就是所謂的作繭自縛嗎?這集就是很單純的一場群策群力,與失控電腦的對抗,既有豐富的冒險成分,也有有趣的Odo與Quark的拌嘴,以及集眾人智慧解決危機的好戲。正是一個符合ST精神的冒險故事。

08. Meridian
用幻影來滿足真實的慾望,以及雖有真實的渴望卻被迫分隔。到底哪一邊才能算是真正的愛情,顯然端看的是基於甚麼樣的出發點吧。60年的時間,雖然對楚爾人來說,不過又是另一輩子。但分隔的等待,卻反而更能顯現出情感的連結。至於Quark的全息套房設計,雖然不得不說,全息套房應該是多數人最希望看到實現的科技之一,但有趣的是,全息套房本身也正代表著人對於不可得事物的迷戀,即便只是幻影也願意接受這樣的替代品。

09. Defiant
以為是個關於休假的故事,結果居然是個危機大冒險。應該說,在DS9的舞台上,要看到艦戰確實不太容易,也因此是比較需要設計一些比較有娛樂性的故事來平衡一下。話說,我倒是不怎麼記得O'Brian和Riker,或者說是Tom有舊怨?也許Tom怕被O'Brian識破他不是Riker吧?總之,這是一個冒進的自殺攻擊行為,跟恐怖份子的作為比起來,實在沒有多高明。反倒是讓卡達西中央指揮部,也就是軍方得知了一些秘密在進行的麻煩事,甚至還有挑戰者號的船艦數據。這場衝突中,真正得利的反而是卡達西。星聯和馬奇游擊隊不管怎樣都是虧了。

10. Fascination
有Tori夫人的地方,就有奇怪的事件發生。一場亂七八糟的愛神作亂,結果真正需要的一對反而收不到愛神的眷顧。俗話說的好,解決問題還是靠誠實的自己吧。如果中了Tori夫人的愛情病毒,問題可能沒解決,反而變更糟也說不一定。想想看,兩天後的其他人要怎麼面對那兩天瘋狂失態的自己呢?


11 & 12. Past Tense
居然玩起了時空梗。這一次,Sisko居然變成了歷史人物。故事主題很明確,就是冷漠。每個人都自掃門前雪時,就會發生冷漠殺人的殘酷社會。而人們卻總是需要經歷慘痛的代價,才會真正懂得如何避免再度重蹈歷史的覆轍。不過,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因此,需要一個能夠不斷地進行自我修正的社會機制,來良性促成歷史盡量往正確的方向變革。

13. Life.Support
這集的故事談了一個很嚴肅的話題,也是ST一直以來都不曾缺少過的議題。一個人的生命與一群人的生命要如何衡量輕重?事實上就是無法衡量。不是很困難,而是根本做不到。這集同時也用了一個支線來輔助這個議題:設身處地。輕重的權衡應當交由當事人來決定,他人不該也不能介入,不論是情人、醫生、長官,或任何人都沒有權力介入。所謂的理解就是如此,就像Kira當下支持Winn主教使用正電子腦治療一樣,因為那是Bareil一生最盼望達到的理想,也是他最希望為貝久人民做到的事情,即使這個代價是與Kira永遠分開。而Kira正是了解了Bareil的理想,才願意去支持使用這些冒險的手術,只因為這能幫助Bareil達到他一生所期盼的目標。

14. Heart Of Stone
雙線敘事,談的是如何看透真心。一條線是極不可能發生的,佛瑞吉人Nog要加入星聯艦隊,以佛瑞吉人的邏輯來說,簡直不可思議。但是,Sisko用責任的試煉與內心的拷問,得到了Nog的真心,一個想要真正證明自己的價值的佛瑞吉人,他所追求的利潤未必只是拉蒂錠而已,還有屬於他自己的人生。反之,來自Gamma象限的變形人卻想要透過一個偽裝出來的環境,迫使Odo說出他不願回到自治同盟的理由。然而,也正因為整個環境是偽造的,也因此雖然得到了答案,卻不能得到真正的回應,也就是Odo的回歸。看透真心是不夠的,還要以真心回應,才能得到期望的雙贏結果。

15. Destiny
談論信仰的觀點。簡單地說,故事本身並沒有表現出反對信仰的看法,而是提出一個以人為本的角度來思索,同樣的一件事,觀看的角度決定了事實的面向。信仰本身並無好壞,而是人去決定了好壞。也就是說,人抱持的想法為何也將決定了他所信仰的價值會呈現出來的面貌。是好是壞,依舊是操之在人的手上,而非不可知的預言中。

16. Prophet Motive
慾望的程度到哪裡才是比較好的?本集也是雙線敘述,一線是Bashir獲得一個得獎機會渺茫的醫學提名,一線是Quark遇到本該是最貪婪的佛瑞吉人卻變成了最不貪婪的Nagus。這裡面其實只有一個關鍵,就是不論獲得的機會多低,只要是人都不免懷抱著得到的希望。不同的是,Bashir努力表現出不在意的樣子,但其實內心在乎的不得了。而佛瑞吉人其實是相反的,赤裸裸地表現出想要的慾望。而Quark也試圖闡明了,貪婪其實有助於人的自我精進與探索,當然是適度的貪婪。或者更應該這麼說,少了貪婪,人就不再是人了。接受它的存在,比起過度壓抑的好。

17. Visionary
O'Brien大展身手的一集,利用時間跳躍,改變了自己與DS9的未來,但最有意思的卻是最後的選擇。來自過去的自己已經無法承受再一次的時間跳躍,因此把未來的希望留給了未來的自己。未來的自己再一次回到過去,再一次體驗過去,並且改變未來。這不是每一個人心中最希望擁有的能力嗎?未來的自己再一次回到過去,為尚未來到的未來,為了改變將會發生的不幸,改變了過去,而自己卻是唯一的知情者。

18. Distant Voices
非常有意思的一場腦內冒險。從某方面來說,還真的頗像全面啟動的。不過,這集的腳色其實只有Bashir一人,所以這是一個自我對話的冒險,也是自我探索與認知。每個人在生命的歷程中,無論如何都會遇到抉擇,但每一次的抉擇其實都未必是逃避,無論如何,都至少會有一次是出於自我的強烈意願。有趣的地方也在於此,在多年之後,回顧一生,我們是否還能察覺當年的抉擇其潛藏的真正深意。若無,我們將喪失力量,失去堅強意志,不再奮鬥、不再追尋、不再探索,屈服於歲月的折磨。

19.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平行宇宙的二次冒險。這次的故事算是蠻妙的,Sisko在平行宇宙遇到已逝的妻子,但問題是,平行宇宙的Sisko和Jennifer關係不好。同樣的,平行宇宙的Jennifer也和原本的Jennifer是不同的人。但是有趣的地方卻也在於,即使是不同樣的人,卻仍然被有著相同外表、聲音、眼神的人吸引著,會有一種,多希望回到過去,相遇到的人是相同面貌的另一個人也許會有不同的命運的錯覺。可惜的是,這個Jennifer並不屬於這個宇宙,不然,Sisko也是多希望能將這位Jennifer帶回去,回到過去,訴說五年來的思念。


20 & 21. Improbable Cause & The Die Is Cast
不只是卡達西,連羅慕蘭都變成情報機關凌駕政府最高機構的狀況了。兩大勢力的情報機關聯手打造秘密艦隊,為的竟然是取得優先進攻第三象限的先攻權。當然,為了提前防備自由同盟的侵略,自然是一個理由。但另一個原因也是為了打開第三象限的征服戰。這集談到的還有Garak的神祕過去。然而,最有趣的還是精於模仿的造物者族,不僅善於模仿外表,更善於模仿內在,讓兩大情報機關的聯手,從一開始就踏進了自由同盟的陷阱中,成就了背叛者正好是最信任的同盟。另外一方面,也推進了Garak和Odo的特殊友誼。一樣都是拒絕回到故鄉,同時又對返回故鄉有渴望的人。

22. Explorers
好溫馨的一集。故事主題透過一主線一副線呈現,主題很簡單,就是去冒險、去做就對了。踏出第一步之後,必然會有很多困難在等著你,一步一步解決困難,很快地就會發現,探索的樂趣與成就在等待著你。僅僅是這樣而已。勇敢地踏出一步,有時候就會發現,原本以為的困難其實遠不如想像,原本以為的阻礙其實不過是誤解,但如果連一步都踏不出去,那麼就甚麼也體會不到,甚麼也經歷不到,失去探索的人生就不再有燦爛的光芒。

23. Family Business
這集的主題是講家庭,主線是Quark的佛瑞吉家庭,副線是Jake幫Sisko牽紅線。佛瑞吉的女性在社會上的限制,於前集中已有提及。這集談到的是Quark的母親,也深入的探討Quark的家庭出身。比較有意思的是,Quark在處理家庭內的紛爭時,沒有用上他慣用的致富法則來解決困境。反而是透過母親和弟弟Rom的家庭情感羈絆來解套,雖然說母親還是偷藏了一手就是。其實以Quark母親的投資能力,其實Quark可以說成是請他母親代行投資,但實際上是由母親投資。畢竟母親投資賺取到的利潤已經足以使Quark破產了,可見商業頭腦的程度差異。另一方面則是Sisko的春天吧。這一集用副線的方式帶出,多少也明白表示了Jake即將離開劇組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了。不過,Sisko的春天Yates能否成為劇組常客,還很難說。

24. Shakaar
手氣正旺,但手氣不會一直這麼旺,適時地急流勇退才是明智之舉,硬要拚代價可能會反而失去一切。另外一個觀點則是,權力接連到手的傲慢,傲慢到以奉主之名的行暴虐之實。與其說是信仰試煉與人民託付,不如說是自我感覺良好吧。反之,真正的領導者知道應當所為之事與應當所行之道,與人民站在一起,理解人民的當前的迫切需要,而非打高空,才是真正的領導者。

25. Facets
面對自己最害怕面對的部分。每個人都有一些害怕去面對的事情,原因不外乎是害怕真相其實是自己不如自己所想的那樣,因而恐懼、退縮。正如星艦軍官試驗中的小林號,測驗的不是一個人解決問題的能力,而是面對困難的心境,必然是會有恐懼、緊張、壓力等。正面面對這些負面的情緒,去克服與正視,才能自我超越,自我成長。有時候,接納自己其實沒有自己所想的那麼好,才是一個人真正成長的開始。

26. The Adversary
根本就星艦版的突變第三型,連驗血橋段都搬來了。這集只有一個主題,就是擴大自由行星同盟與聯邦的矛盾,自由行星同盟無所不用其極的在製造入侵第一象限的機會,甚至是引起戰爭的在所不惜。不禁令人覺得,自由行星同盟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用盡詭計不是為了征服,而是為了避免被征服。這集的作用也類似TNG的Borg武力宣示,但第四季是不是真的會更多探討自由行星同盟的威脅,就不一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