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機動戰士鋼彈 SEED DESTINY(機動戦士ガンダムSEED DESTINY)-不成熟的戰爭

故事充滿權謀是一個較有戲劇性的設計,但缺乏高度政治智慧的劇本也反映了本質的淺碟與天真。


前言

前作Seed敘述了一個基於異己而生的被取代恐懼所引發的衝突,最主要的引爆點就是自然人中較為激進的一方採取了激烈行動,對調整者的移民地發射核彈,促成了戰禍的近因。

在持續的衝突與擴大下,即使號稱中立的歐普聯合首長國,也私底下支持著大西洋聯邦開發新兵器,演變成不得不介入這場原本不屬於他們的戰爭,也無端使煌大和一行人受到牽連。從煌大和一行人介入戰爭之後,戰事的規模與殘酷程度越漸增大,最終演變成第二次雅金·杜威攻防戰的終結戰爭結局。

在這樣的衝突之中,有一個明顯的組織從暗至明,多次干涉,甚至最後直接出面指揮地球聯合軍隊,對調整者進行最直接的目的,也就是種族滅絕。然而,這一切都在三艦同盟的介入下,阻卻了戰事無限擴大的可能。

前作Seed對衝突、仇恨與爭端的敘述都有精彩的一面,除去煌大和與拉克絲這兩位後期為了被描寫成完人模樣而失去了角色深度之外,其他要角多有所表現。故事也深刻地呈現出因恐懼而引發爭端、因爭端而產生傷害、因傷害而造成死亡、因死亡而帶來仇恨、因仇恨而陷入無止盡的輪迴,代價就是戰爭沒有止息的一天。

來到Destiny,這樣的輪迴若要再度開始的話,勢必需要新的高度、新的內涵來詮釋新的故事。而Destiny也很了解這樣的需求,從前作Seed中的Blue Cosmos設定中繼續探究爭鬥的根源,引出了過往Gundam作品中未曾提過的,但確實是現實世界中真實存在著的軍工複合體,以此作為Destiny的故事根基。

然而,不知是野心過大、力有未逮,亦或又是煌大和和拉克絲這對完人情侶的問題,最終,Destiny的故事收尾沒能得到一個好的結局。嚴格來說,Destiny的故事大概從中段就開始失控,失去了開場那縝密的用心與超越前作格局的大膽作風,越漸往完人情侶的登基之路靠攏,更使得其他角色也都逐漸的平板化,實在可惜。


追求和平的理論

在第三話中,卡佳里曾直接當面批評吉伯特議長建造新MS所造就的後果。吉伯特議長曾說,因為紛爭無法消除所以才需要力量,而卡佳里則說,正因為擁有了這樣的力量才會引來紛爭。

這裡先針對卡佳里所說的,因為擁有了力量才會引來紛爭的說法。若是這樣的說法符合大天使號上的眾人們的看法,也就是說,不只是卡佳里這麼想,包含煌大和、拉克絲、阿斯蘭等人也是這麼想時,那祕密將ZGMF-X19A Infinite Justice和ZGMF-X20A Strike Freedom這兩具ZAFT未完成兵器將之完成的用意不就顯得相當諷刺?可別說,因為是煌大和他們、所以持有更強力的新型武裝是合理的,這種詭辯。

回過來看吉伯特議長的說法,姑且先不論他背後的真實目的。其實,吉伯特議長的說法才是真正的符合現實。有野心之人向來都不缺,拋棄武裝也不會因此讓這些人消失,而衝突不見得只有仇恨才能引發,而這跟後續即將提到的軍工複合體其實有著相當緊密的關聯。

有一種說法是這樣的,源自於人類歷史的教訓。要追求和平,不能怕弄髒雙手。有時候,只有必要之惡才能在災難來臨之前阻止它發生。若是把和平想得太過天真,就會像卡佳里那樣,在政治中飄浮不定、掌握不到真正能夠為人民帶來幸福的力量,被政客與野心家輕易左右。


追求戰爭的動機

在Destiny中,追求戰爭的有兩位,一位是吉伯特議長,一位是Blue Cosmos後台Logos的首腦洛德吉布列。先談後者,基本上洛德吉布列幹的事情跟前任首腦穆達阿茲萊爾沒多大差別。甚至也看不出來Logos和Blue Cosmos有甚麼不一樣。就算是母公司和子公司、集團總部和集團下轄的企業,也多少該有一點區隔。但是,沒有。

在前作Seed中,已經讓Blue Cosmos作為地球聯合軍的背後控制者登場過,讓穆達阿茲萊爾實質上擁有大於各區域政體的指揮權力,實質上大概也表明了這些軍備的背後支援(不管是出錢還是出技術),大概都是Blue Cosmos。

雖然說,這種設定有點怪怪的。畢竟,實際統治領土的還是個區域政體,人民也不是繳稅給Blue Cosmos,就算Blue Cosmos在各領域都很賺錢,但也未必區域政府無法從人民手上拿到稅收,從人民中徵招軍隊員額。除非,Blue Cosmos跟OCP一樣,直接買斷了各區域政體,整個政府都是Blue Cosmos養的,這才有可能說得通。

但若是這樣,當吉伯特議長揭露Logos真面目時,又為何各區域政體無法派遣足夠的兵力去維護Logos要員的安危,而放任出錢養政府的大老闆們被暴民圍攻?

總之,還是回來先看洛德吉布列所追求的目標。前述已提,他追求的與前任首腦穆達並沒有不同。那麼,洛德吉布列想要的是甚麼?其實很容易得知,因為他時刻都把消滅調整者,與調整者大本營的PLANT殖民地衛星群為職志。說穿了,目的其實就是種族滅絕。

洛德吉布列在Blue Cosmos所倡導的調整者對自然人的生存產生妨礙不是單純的宣傳詞而已,而是他自己就是這麼想。可能是為了保住Logos在地球圈內的統治權,面臨在技術、在生產力、在才能上,都各方面優於自然人的調整者時,洛德吉布列自然就會感受到來自調整者有朝一日必然取代Logos的威脅與壓力。也因此,他將這種威脅化做Blue Cosmos的核心思想,倡導對調整者的種族滅絕戰爭。

然而,吉伯特議長在Destiny的第十九話點出軍工複合體之時,提到了一個重點,就是有人是以戰爭來發財為目的的。這所指的對象當然就是Logos了,也就是在劇中多次被稱為死亡商人的一夥。但是,就是這一點,對照起洛德吉布列在進行的作為,也就是種族滅絕這件事上,八竿子跟賺錢沒有甚麼關係。

軍工複合體的概念就是持續有戰爭就會有錢賺,只要持續產生衝突,如果沒衝突就製造衝突,戰爭作為一門生意就能夠永續。但這裡存在一個前提,就是戰爭至少要有兩方才打得起來,若是一邊死光了,那原本能讓戰爭存在的理由就消失了。

另外一點則是,要維持戰爭創造的商業利益最大化,絕對不是推動最終戰爭這種大規模毀滅的戰爭型態,而是創造持續不斷的小規模衝突,才能真正確保戰爭財持續存在。畢竟,人再怎麼被仇恨蒙蔽,面對毀天滅地的末日之時,或是親身經歷過徹底毀滅的世界,還是會對這樣的景象感到恐懼,從而自仇恨中脫出,回歸到理性處理現實的衝突。最好的例子不就是前作Seed中,被仇恨淹沒的煌大和與阿斯蘭兩人在彼此相互毀滅之後,所得到的醒悟嗎?

怎麼在Destiny中,為了合理化Logos的死亡商人作為,而忽略了前作明顯的例子。這一點都不符合軍工複合體追求利潤最大化的目的。所以,顯見所謂的軍工複合體的概念在Destiny中其實只是曇花一現的用詞,最終其實沒能真正的探討到這個存在於現實世界的實際狀況。

接著回過來看吉伯特杜蘭朵議長追求戰爭的動機,以本作最終所呈現的結局來說,命運計畫本身顯得相當矛盾。先簡述命運計畫的用意,就是依據每個人的基因而賦予在社會上的地位,簡單說,就是透過基因調查來決定每個人的未來。然而,這裡面存在著一個極大的矛盾。

姑且不論Blue Cosmos刻意鼓吹所造成的結果,自然人與調整者之間確實存在著各種先天上的差異,從智力、體能、對疾病的抵抗力、學習力等等,在各方面可說是很直接地凌駕在自然人之上,也因此自然人很難不對調整者感到恐懼,這才有了Blue Cosmos可以施加操作對調整者發動種族滅絕戰爭的空間。

在自然人與調整者先天上的差異存在的前提下,實施命運計畫不就是在對自然人說,以後自然人就是調整者的奴隸嗎?自然人依據天生的基因調查結果,大多數應該都只能被分配到社會階級更為低微的地位上,坐實了當初Blue Cosmos所鼓吹的那樣,調整者終究會取得人類世界的支配權,面臨這種結果的自然人難道會漠視這種未來的發生而完全不起義抗暴嗎?一旦自然人開始反抗,人數遠遠是調整者數百倍的自然人難道會比Blue Cosmos發動的戰爭規模低嗎?而吉伯特杜蘭朵議長所謂的用命運計畫創造的和平未來不就是一個奇怪的矛盾嗎?

更糟糕的是,吉伯特杜蘭朵議長如果自己先來檢查基因,然後發現自己其實只適合當個基因工程科學家時,那麼他是不是應該先辭了議長職位以示負責?應該說,要推動命運計畫的話,PLANET檯面上的領導群應該自己都先來驗一驗,以示負責吧。總不能說,老百姓都服從基因檢查的結果去自己的位置報到,但領導群卻還是坐在原本的位置上,享受高官厚祿,那這不就是一個很可笑的現象。

所以說,吉伯特杜蘭朵議長推動命運計畫才不是為了和平,而是為了戰爭,另一場更大的戰爭,也就是自然人滅絕戰爭。只有把所有的自然人都殺光,命運計畫才有可能推動,畢竟調整者居住的PLANET基本上就是已經實施半套命運計畫的社會了。

對了,順帶一提。既然是依據基因檢查來決定位置,那透過基因調整而生的調整者們,大概在基因設計階段就是一場可怕的爭鬥了,不管是拚財力、拚關係,調整者父母為了孩子未來的社會地位,勢必要在基因階段就幫小孩拚出一個絕對優勢的超優良基因,包含智力、體能、疾病抵抗力、學習力、適應力,最重要的還有對抗其他競爭者的優秀能力。

看來殺光了自然人,可以調整基因的調整者們的戰爭也不會停止的樣子。而可以想見的是,未來的PLANET必定是煌大和滿街跑吧。


介入戰爭的理由

在Destiny中,介入到地球聯合與PLANET之間的戰爭的主要有兩者。其一是大天使號,包含煌大和、拉克絲、卡佳里等人。其二是阿斯蘭。為何要單獨把阿斯蘭列出來?因為阿斯蘭介入戰爭的方式不是成為第三方武力,而是加入到PLANET之中,而這是一個非常特別選擇,值得獨立出來看。

首先,從阿斯蘭加入ZAFT這件事來說起。阿斯蘭在卡佳里和大天使號失蹤之後,因無處可去但又想要找一個處所發揮自己的能力(大概是在Minerva號上,一直被吉伯特議長反覆酸而惱羞吧~)。總之,阿斯蘭一發現回不去歐普(被軟性政變了)、又不知道大天使號的行蹤,所以竟然回去了ZAFT。

阿斯蘭回到ZAFT的理由其實也很簡單,表面上說是希望能得到力量,以在需要的時候可以保護重視的人,以及順便守護和平。但加入ZAFT後,在Minerva號上的種種作為總是與ZAFT的作戰方針相違背。最糟糕的是,阿斯蘭還擔任Minerva號上的MS隊長,等於是把他那依然游移不定的信念至於他人的生死之上,而代價就是海涅出場兩話就領便當了。

阿斯蘭又不是沒待過ZAFT這樣的軍事組織,怎麼可能會天真的以為,加入軍隊得到MS就能獲得想要的力量。別忘了,就算得到MS,沒有相對應的後勤支援,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更不用說,軍隊軍令如山,回歸ZAFT,就算有Faith護身,也不代表可以無視最高評議會的命令。

所以,阿斯蘭加入ZAFT的理由,與他實際的作為其實充滿了矛盾,特別是在與吉伯特議長的餐會上的討論,又再度提到不斷報仇的戰爭能否得到和平的提問,以及吉伯特議長所點出的死亡商人議題。然而,不論是哪一個,在Destiny中都沒有得到一個真正的解答。也就是說,阿斯蘭加入ZAFT與他所陳述的理由沒有任何相關聯,就是【單純】地又再度被另一個【議長】的話術給唬住了。

再來是大天使號的問題,這裡必須把大天使號視為一個整體來探討。因為關於完人情侶的問題很多,無法用單一主題論述完。大天使號的問題有幾個。首先就是卡佳里在開場就說的建造新武裝的意義,為了和平就不應該建造新的武裝。可是,大天使號雖然不是新船,但戰後不僅做了修復,還新增了許多武備,像是潛水功能、免加裝額外的助推引擎就可直接突破大氣層等等。

完全是標準的嚴以律人、寬以待己。別忘了,在軟性政變發動前,大天使號可是一直停泊在歐普,除了歐普,還會有誰會出錢出力去幫忙修船?不就是歐普的現任首長卡佳里嗎?更不用說隱居在歐普的完人情侶,也在隱居之處的地下藏有修復完畢的ZGMF-X10A Freedom Gundam。誰出錢出力修復的?當然還是歐普首長啊。

接著是大天使號的作為,雖說搶奪新娘卡佳里是誘因,但其實真正的目的還是不斷介入各種戰爭衝突中。介入行動大致上有兩個面向。一是幾乎以歐普軍隊參與的戰事為介入目標,二是介入戰爭的方式總是以拉仇恨的突襲作為為主。

第一點依劇中發展,幾乎都是為了不讓卡佳里哭泣這種理由來發動介入戰爭。但作為時刻把和平奉為圭臬,反對戰事擴張蔓延的大天使號的眾人們。只為了卡佳里會哭泣,而以介入歐普參與的戰爭為主,不是一件很弔詭的事情?別忘了地球聯合和ZAFT不是只在一個地方開打,衝突發生在很多的地方,而大天使號卻只關心他們所認識的人,不認識的就放到故事外了。

第二點主要的問題發生在採取的行動只會拉仇恨,可是大天使號卻又天真地覺得對方應該不會將他們視作敵人。戰場邏輯可不是有多少空間可以去研究對方對你開槍的真實用意的,戰場上經常都是非友即敵的。而這一點,指的是以介入戰爭來拉仇恨這件事,其實在00表現得比較正確,00的理由比較合適這樣的介入方式。

綜觀阿斯蘭與大天使號的介入戰爭的作為,皆與表面所述相當的不同,實際上所呈現出來的結果,更多的是天真、單純的想法,以及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的思維。沒道理同樣的標準用在自己和用在別人上會完全不一樣,而這樣的行為標準卻是建構他們真正奉行的信念所不可或缺的。


合理殺人的藉口

Seed中,特別強調出殺人的代價,除了以仇報仇之外,最主要的還是良心。在正常社會成長的人類,會長成天生愛好殺人的例子畢竟是少數,所以軍事訓練也時常包含了一定程度跨越這個人性門檻的部分。而在Seed中,只有在完人情侶出現之後,殺人與良心的敘述矛盾才比較明顯出現。

但在Destiny中,除了煌大和這位依然口說與手作兩回事之外,還有其他角色也落入了不同程度的矛盾。反之,雖然重返ZAFT的阿斯蘭理由牽強,但至少阿斯蘭還沒有邊殺人邊自以為是的唱高調。特別是在從ZAFT逃離時,對付ZAFT的警備,以及前赴米亞的陷阱,對付ZAFT槍手的槍戰上,都在在表現了阿斯蘭依然是一個軍人,該開槍時不會軟弱,只是對於該何從何去迷失了而已。

然而,煌大和就不是了。除了駕駛MS時的矛盾作為外,在參與米亞陷阱中,對ZAFT埋伏槍手的開槍可是一點都不猶豫。這種面對面的殺人應該是比駕駛MS殺人還來得有臨場感吧~煌大和到底是不想殺人還是喜歡殺人,實在是很難理解。口說不願開槍,表現出處處為難,但槍槍都瞄要害在打。更不用說,直接打對方發射中的主砲造成大破,還說不想殺人,光主砲大破造成的損害就不知道多少船員被炸死、多少救護班的人被操死累死。

另一個也要提的角色則是真飛鳥。基本上,他殺人應該是沒有甚麼疑惑。唯獨一點,就是他只對認識的人有感覺,路人就只能說抱歉了。意思就是,當史黛菈駕駛GFAS-X1 Destroy破滅鋼彈被煌大和殺死之後,在之後的天堂基地攻略戰遇到的其他GFAS-X1 Destroy,裡面同樣也搭乘了與史黛菈一樣的改造人。但,真飛鳥一點點遺憾也沒有就逐一殺光了。

況且,對於史黛菈的問題,既然為了挽救史黛菈,讓她遠離戰爭,那就更不應該將她送回到把她變成戰爭機器的地球聯合手上。如此天真的想法,不就正是表明真飛鳥才是親手殺死史黛菈的人嗎?別忘了,真飛鳥參戰的目的是寄希望未來能有和平。若是要保護所愛的人遠離戰爭,那麼若是不能挽救她的性命,那麼至少要讓她遠離戰爭,而不是親手又將她推回火坑。

在真飛鳥身上可以看到這樣的例子很多。殺路人沒有感覺。但是,殺認識的人,就算是已經恨得咬牙切齒的阿斯蘭和美鈴,也都有痛苦的心情表現出來。基於這樣的邏輯所呈現出來的正義,其實不過是一種情緒發洩而已。不論是煌大和或是真飛鳥,幹的事情和嘴上說的,根本就兩回事。不論是哪一邊,最終都無法追求真正的和平,因為他們連真正的戰爭都不認識。


計畫施行的理由

這一部分比較雜一點,但大致上都可以歸納為戰略方針上的不理解之處。首先是LOGOS屠殺倒戈到PLANET的陣營。原則上,地球上的人類不是無止盡的,就算再會生,也不是一兩年就可以生出來的。另外,摧毀一整座城市的代價不是只有人命的損失而已,還有經濟面的損失,像是原城市的生產力被瓦解、流亡難民對鄰近城市的負擔,若是損害規模過大,可能還會導致區域的社會秩序崩潰,造成更難以估計的經濟損失。

除非LOGOS自己有複製機,可以無中生有一堆糧食、物資、燃油等必需品,不然屠城在現代戰爭中,根本就是很蠢的事。更不用說還是屠自然人人口較多的地球城市。同樣的邏輯也適用在尤尼烏斯7號殘骸墜落地表事件中,LOGOS的腦子要是正常的話,應該優先解決災難可能帶來的經濟秩序崩解或是社會秩序失控問題才對。結果這兩件事都被ZAFT搶頭香了。

其二是發動軟性政變的聖蘭家族,要奪權借用外力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選邊站,有時候選錯邊比不選邊更糟,所以歐普部長會議討論的選邊站的理由都是很有問題的。前次歐普會被地球聯合攻打,不是因為收納調整者,也不是因為中立。而是歐普本身持有的武裝超過應有的程度,直接對地球聯合產生威脅,就算現在喊出中立,要是哪天倒向PLANET,地球聯合等於在地表上多了一個強勁的敵人,也就是過強的武備才是帶來歐普陷入戰爭的元兇。

而這個奇怪的中立邏輯繼續在Destiny中發威,當卡佳里奪回歐普後,從烏茲米的留言中獲得了曉Gundam。這架鋼彈存在的道理亦整個反應了歐普整天號稱中立,卻老被兩方人馬視為眼中釘的原因。就算不該徹底拋棄武力,但持有了超過防衛需要的武力就會成為野心者的眼中釘,進而被迫面臨選邊站或乾脆成為第三勢力跟兩邊打起來。

若烏茲米首相是一個合格的政治家,他要留下的絕對不是曉鋼彈,而是把對國家有益的文官菁英留給卡佳里,不是自爆時順便都帶走。讓卡佳里被迫要當首相時,只能受制於政客與野心分子的影響。同樣的,烏茲米首相若是真要嚴守中立,就更不該和PLANET或地球聯合有任何軍事上的交流,特別還是秘密交流。最好的方式還是僅僅保有自衛武力,也就是說,歐普的武裝最好是不具備遠程作戰的能力,這樣至少不會在野心家眼裡看得很刺眼。

與其留下超級兵器,不如留下真正的政治算盤,提供一個能協助歐普存活於亂世的優秀智囊團,不論主政者為何,該智囊團都能維持住自身的政治局勢穩定,與各大勢力之間的均勢,保持在一個既不存在威脅,但又足以保持自身安全的狀況。實際一點來說,政治存在著檯面上與檯面下的生存之道,衝鋒陷陣絕對是下下策。

第三是吉伯特議長使用鎮魂曲開第一炮的地方,阿爾札黑。固然此處有大西洋聯邦的兵力和首領,但別忘了,吉伯特議長心心念念的一直都是最有潛在威脅的大天使號和完人情侶。既然如此,為何不第一砲直接打到正停泊在哥白尼的大天使號與歐普艦隊?既然都知道要先派殺手去偷襲隱居中的大天使號成員了,同樣的,在宣告命運計畫之時,也等於把自己放到獨裁者的位置上,開這一炮除了多殺平民外,其實對於整體計畫執行的風險而言,應該比打阿爾札黑來得划算許多。

第四是拉克絲的PLANET偵查,這個偵查到最後也沒有真的偵查出甚麼東西。除了靠撿到一本吉伯特議長的筆記本就能靠神奇的推斷出他的目的是命運計畫外,就是即便拉克絲不在秘密工廠,也能建造出的ZGMF-X19A Infinite Justice和ZGMF-X20A Strike Freedom而已。

除了克萊茵派可以取得足夠的資源秘密建造出兩架新機體外,吉伯特議長也能在ZAFT正規軍之外,生出一支絕對忠誠的私兵。這兩個秘密軍隊充分再次表明了PLANET各殖民地內部的政令不統合現象。即便設立了ZAFT這樣一支統率PLANET的武裝指揮機構,但依然還是可以存在著ZAFT管不到的軍隊,而且還有源源不絕供應的後勤,與絕對不會被發現的保密程度。

不過呢,Destiny的故事設定方向其實是挺有趣的,從政治面著手,以權謀為手段推動整體戰略進程,忽略一些顯而易見的矛盾,這樣的發展方向確實是過往Gundam作品中比較少見的。


細膩的戰術設計與鏡頭語言

Destiny有兩點是相對於Seed更為精采有趣的地方。首先是艦戰的戰術演出,這一點可說是Gundam作品中極為少見的。Gundam作品幾乎都是集中在MS的對戰上,光是描寫MS帥氣演出這一點,就很常讓MS對戰缺乏戰術了,更不用說還要描寫戰艦的戰術了。

但是,Destiny在開場的Minerva號對Girty Lue號的追擊戰中充分演出了一場以戰艦為首、MS為輔的戰術作戰行動,而且戰術劇情演出有模有樣,真可說是一大進步。而且,終於有一種被稱作宇宙戰的東西出現在Gundam作品裡了。而不是只有硬碰硬的對撞或是空呼一些實際上根本不知道用途是甚麼的命令。

另外,Seed中的CIC指揮官和艦長之間的差異表現一直不算是很清晰,特別是在最後的兩艘Arcangel級對戰時,兩艘艦都沒有CIC指揮官,也沒有看出有跟沒有的差別。這次的Minerva艦,除了增加隱蔽式艦橋這個真正仿效現代戰艦的實戰設計外,也把CIC指揮官和艦長之間的傳令關聯建立的更清楚許多。

說到隱蔽式艦橋,過去Gundam作品的戰艦,很多都是艦橋被直擊就整艘船領便當,這邏輯不僅詭異,設計一個防護力極弱的船艦大腦艙室也是一個詭異到不行的邏輯。現在戰艦幾乎不依靠肉眼識別外面的戰況,更多的是依靠各種先進電子儀器,將資訊送進戰情室,統一情報、發令、戰鬥的程序。在Destiny總算有想到把這個思維放進船艦設計中,不再讓艦橋成為整艘船最容易被打爆的地方。話說,打爆艦橋就會誘爆整艘船這個設計真希望別再看到了。

只是,精彩的艦戰畫面到大天使號登場後,就逐漸消散,一切作戰漸漸地又變成MS無敵論模式,只能看主角機無視戰術或根本沒有戰術可演的耍帥鏡頭。同樣的,和Seed一樣,主要角色所屬的船艦艦橋成員在宇宙戰都不穿宇航服的。但雜兵船艦艦橋都有乖乖地穿宇航服,然後都被打爆退場。這是某種潛規則嗎?

還有,Destiny有幾幕較為精彩的鏡頭。一個是Minerva號攻打加魯漢納砲台成功後,當地民眾對俘虜的聯合軍直接處決的畫面。直接以鏡頭表明,ZAFT即便帶著大義名份而來,深埋在人類血液中的暴力因子並未因此迎接快樂的結局,直言仇恨就像漣漪,一旦起了漣漪,就只會不斷反覆產生更多的漣漪,永不止歇或很難遏止。

這個畫面的加強版更適合吉伯特議長打敗LOGOS後的地球,而非一副即將一統天下的君王面臨最後反抗者的挑戰模樣。讓吉伯特議長直接被他所認為可以挽救人類未來的命運計畫的核心-基因,直接打敗,這樣一來,對吉伯特議長夢想的諷刺才是更為強烈,而這時的吉伯特議長若是要做出甚麼太過激烈的行動時,也才會更加地和合理。

另一個精彩的鏡頭語言則是發生在36話的阿斯蘭逃亡,阿斯蘭逃亡時,拉著米亞一起跑,當兩人在雨中下樓梯時,有了一幕對話。先是阿斯蘭對米亞表示,希望她離開吉伯特議長,以免未來惹上殺生之禍。但米亞不相信這樣的未來會發生在她身上,並向阿斯蘭伸出手,希望阿斯蘭跟她回去向吉伯特議長道歉並表示忠誠,換取生存的機會,同時也是得到繼續假裝像拉克絲能與阿斯蘭一樣快樂生活的日子。但阿斯蘭明確拒絕之後,並且對米亞伸出手時,米亞卻縮手了。一來一往的伸手與縮手各有其韻味所在。

還有一個更為簡短的鏡頭則是發生在美鈴決心要跟阿斯蘭離開那一刻閃回的畫面,那些畫面都是前面刻意停留強調過的鏡頭,此時簡短的快速回憶呈現,很快地就提供了美鈴要跟阿斯蘭離開的充分動機。很簡短的時間和幾幕,就把這樣精采的劇情深度呈現出來,這也是Destiny中非常精彩的一刻。比米亞中槍要轉兩圈才倒下強了不知道幾百倍。


擺脫不掉的救世主觀點

這個恐怕一直是,未來也都會是Gundam世界觀中很難避開的問題。救世主問題出現在兩個層面上,一個是戰爭主導權總是由主角機的勝負決定,主角機贏了,就具備直搗敵人巢穴,直接癱瘓敵軍的能力。若是主角機是ZGMF-X20A Strike Freedom這種等級的機體,還兼具了割草能力。

另一個層面則是世界的未來永遠都是只能依靠某些人才能拯救的仁君思想。很少有機會描述一場戰爭是透過整體的策略運作來成就的,或是塑造未來的是由不同領域的知識分子和平民共同創立的,或是由希望改變的人們,由下而上成立一個新的機構、組織、政府來塑造世界的新秩序。

Gundam的世界,老百姓除了從軍被宰就是當路人被宰,沒有太多選擇。


話說,ZGMF-X42S Destiny和ZGMF-X19A Infinite Justice互踢,ZGMF-X42S Destiny居然被爆腿,是有偷工減料喔~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