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機動戰士鋼彈 SEED(機動戦士ガンダムSEED)-冤冤相報

好久沒寫動畫心得文了。


其實本來應該要先寫00,但是因為一些原因,所以00的心得文一直被擱置到現在。這兩天剛好把SEED看完,趁著記憶猶新時,先來寫這篇。

先說結論,SEED還不錯看,故事最主要的論點,也就是戰爭雙方的爭執點有被清晰的描寫出來,而且在幾個比較重要的時刻有適度地壓制主角威能的光環,讓戰爭成為主角,而非英雄。此外,機體之間的戰鬥也時有戰術對抗的劇情演出,不至於全是以純強度對抗的英雄表現。不過,本作還是有些問題,以下逐一列出。

第一個問題是關於芙蕾·阿露斯達(フレイ・アルスター)。這個角色在故事中的定位一直不是很明確。最初是以一個極為厭惡調整者的自然人存在。在Archangel處於人手不足的獨自作戰狀況下,該角色從未參與進戰鬥過,純粹是以一個剛好搭上軍艦的平民身分。而在煌大和身分曝光後,也不意外地改變其原本的態度。

最初的轉折點是她的父親戰死後(挾持拉克絲事件後續另外談),Archangel終於與第八艦隊會合後,以平民身分參與戰鬥的志願者皆領取退伍令並可安全下船,而芙蕾卻選擇了志願參軍,有意思的地方就在這裡。志願參軍後的芙蕾,除了當煌大和的床伴外,整天在艦內四處閒晃,而戰鬥時卻躲到棉被裡逃避。Archangel不是人手極度不足嗎?即使和第八艦隊合流後,第八艦隊也還是沒有多餘的人手可以撥給Archangel,別說軍士官了,連基層的士兵都沒有半個。

在這種人手極度短缺的嚴峻時刻,卻放任志願參軍的芙蕾整天無所事事,甚至不用參加戰鬥,這樣的艦內秩序是否符合娜達爾·巴吉路(ナタル・バジルール)的看法?當然,芙蕾的這種情況持續到在阿拉斯加基地被拉烏·魯·克魯澤(ラウ・ル・クルーゼ)俘虜為止。至於被俘虜的理由也是挺奇怪,包含讓拉烏·魯·克魯澤擁有芙蕾父親近似的聲音這件事在內。

最終,放釋放回Dominion後,身為志願參軍的芙蕾總算在艦橋有一份正常的工作了。

可是,關於芙蕾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該角色之於煌大和的意義是甚麼?最初,當芙蕾成為煌大和的床伴時,這是一個相當有意思的伏筆,身懷復仇意念的芙蕾對煌大和應該會有很多可以發展的劇情。不過,除了影響到煌大和和朋友之間的感情外,特別是和賽伊·阿蓋爾(サイ・アーガイル)之間的友情變化,但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下文了。頂多就是被瑪琉·雷明斯(マリュー・ラミアス)和穆·拉·福拉卡(ムウ・ラ・フラガ)提到一下而已(Phase-19)。

芙蕾的行為一直缺乏明確的目標,即使是影響煌大和,也不過是短暫地造成友情不睦而已,並沒有對煌大和後來的種種作為有著更深層的價值,特別是拉克絲出現之後,芙蕾的作用就一直在被削弱,到最後的傳遞Neutron Jammer Canceller設計資料的工作似乎也不見得非要由她來做不可。更不用說,最後的陣亡除了再次重複煌大和於低軌道戰役時,所遭遇的平民太空梭被擊毀事件的重演。除了兩人從未有機會能夠深談,論及那段混亂時光的彼此,給出一個可能會有的寬心答案之外。芙蕾這個角色在劇中最大的價值大概只剩要確實給迪安卡·艾斯曼(ディアッカ・エルスマン)一槍,卻反而讓徘迴在仇恨邊緣的米蕾莉亞·哈烏(ミリアリア・ハウ)因此開展出了後續的新劇情這一段。

第二個問題是關於拉烏·魯·克魯澤(ラウ・ル・クルー)。首先是能與穆有精神意識連結這件事,這個設定看來有點奇怪。為何複製人能與母體的子嗣互相感應?除非穆和他父親之間本來就具備這樣的能力,也因此複製人也繼承了這樣的特質。但故事中並沒有提到這點。

此外,根據故事來看,穆肯定是自然人,只不過能力優秀。也因此可以推論其父亞爾·達·福拉卡也應該是自然人,而自然人的複製人當然也是自然人了,不然就不該被稱做複製人。這樣一來,似乎也在說明著一件事,自然人中也存在著能與調整者能力匹敵的人物,即使數量相對少很多。

這時候來看一件事,在Phase-44 & 45所揭露的調整者創造歷史,提到的以人工子宮製造超級調整者。而這件事跟克魯澤身為複製人有何關係呢?這一段戲除了揭露出對煌大和後續劇情影響有限的歷史之外,也未能更具體說明身為複製人的仇恨與調整者歷史的關聯何在。或許,頂多可以解釋為複製人對於複製技術上的缺陷導致一個充滿缺陷的生命誕生,對身處人工子宮而生的完美生命,有著嫉妒與羨慕的心理扭曲而已。但這跟克魯澤在L4發表的一連串演說又有著衝突。

此外,克魯澤以追求人類滅絕為復仇的最高宗旨,而行使著交戰雙方的均勢策略。但均勢並不會使雙方因交戰而毀滅,反而均勢會成為顧忌,任一步疏失反而會使己方陷入不利而進入非熱戰狀態,這並不是推動熱戰的好方法。倒是克魯澤最後送出Neutron Jammer Canceller的設計資料才是推動熱核戰爭的好方法。因為被封印的核子武器才是讓世界末日遲遲無法啟動的原因。況且,ZAFT也持有核子武器,要復仇,自當是從解除及勸進ZAFT使用核武才對。

提到了ZAFT方的克魯澤,就不能不提地球方的Blue Cosmos。Blue Cosmos在故事後期才登場,而且顯然就是地球聯合背後的幕後黑手,也就是穆達·阿茲萊爾(ムルタ・アズラエル)這個有問題的角色。具體來說,軍火商人追求的是戰爭利益,而非種族屠殺。但穆達·阿茲萊爾顯現出來的卻是種族屠殺者,對於軍事利益並沒這麼看重。

這時候就有一個有趣的對比出現。克魯澤追求人類全滅(實際上要全滅是很困難的),阿茲萊爾追求調整者全滅,派屈克·薩拉追求自然人全滅。那麼克魯澤站在ZAFT那邊的理由是甚麼?或者說,他一直追在煌大和後面跑的理由是甚麼?要知道,追求調整者全滅的阿茲萊爾絕對是不可能放過煌大和這個超級調整者的,那窮追Archangel的理由在哪裡?更不用說在低軌道戰役時,僅僅是為了打爆Archangel,克魯澤以相對少的戰艦搭配四架GUNDAM就把第八艦隊給全滅了。

要是ZAFT首腦有腦子的話,應該把克魯澤隊派出掃蕩其他的地球聯合艦隊才是,別再去追Archangel了。靠克魯澤隊就能掃平一支艦隊,這不是一個更有魅力的戰術配置嗎?但這樣的克魯澤隊不正是一個對克魯澤復仇大計存在嚴重影響的問題嗎?相比之下,單單期望把對方消滅的阿茲萊爾和派屈克·薩拉的行為顯得容易理解許多。

第三個問題就是後期過於理想化的煌大和,以及一開始就夢幻到超現實的拉克絲·克萊因。雖然說,煌大和偷把好友阿斯蘭的未婚妻,而阿斯蘭又偷把煌大和當時還不知道的姐姐卡佳里·由拉·阿斯哈(カガリ・ユラ・アスハ),這種奇怪的故事發展。但對比起阿斯蘭那對,煌大和這對看起來真的是怪到不行。怪的問題不是不登對,而是兩個人都不像是人類。

在戰場最激烈的時候,即使是打著止戰旗幟的意圖,阿斯蘭也都不會把戰場現實太過理想化,只打爆敵方MS的頭、手或武器,該動手的時候還是會動手。而煌大和,從參戰以來,不想動手時就一直表現出一種不願與之為戰,但是一旦動手就給予致命一擊的偽善感。而在故事後半時,這種行為更透過FREEDOM GUNDAM更加放大,只是更加拖延了給予致命一擊的時間而已。更為有趣的一點是,前期經常透過SEED覺醒達到超出常識的戰鬥力量,但後期即使顯示覺醒狀態也未能見到同等的力量出現,難道說SEED覺醒是有強弱之分的嗎?

更不用說和強化三人組的戰鬥了,每次戰鬥都是一種拖戲的折磨,好像SEED覺醒有跟沒有一樣。

而拉克絲呢?除了把這名角色貢到神桌上之外,沒甚麼好說的。在這個角色身上很難感覺到有所謂的人性存在著,太過於夢幻了。經常出現的態度就是以一種超然自若的神情談論著其他人的經歷,似乎她無所不知,但她的年紀也不過16歲,就算是調整者,也不可能超越時間才能鍛鍊出來的世俗與超脫。唯一只能解釋成她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模仿自馬爾奇歐導師。說到馬爾奇歐導師,居然可以把重傷的煌大和從地球運到P.L.A.N.T首府,這等外交手腕也太神奇了吧。看次回預告時,還以為煌大和又有新的能力覺醒:WARP之類的...結果,原來會Warp的其實是馬爾奇歐導師啊。

最後稍微談一下P.L.A.N.T的政治結構。從劇中表現來看,P.L.A.N.T顯然是寡頭獨裁式的政治體制。一個席次代表對一個區域擁有統治實權的獨裁者,而議長不過是推舉出來的領導,對其他議員並不具備實質的權力。這一點尤其充分表現在阿拉斯加戰役上,派屈克遲遲未向評議會報告真實的意圖。同樣的,在最後的艾琳·卡納巴(アイリーン・カナーバ)政變事件中也能看出評議會議長並未擁有整個P.L.A.N.T的政治實權。

但是,問題來了。評議會議長對P.L.A.N.T的軍隊ZAFT顯然有著相當程度的控制力或說是統帥權力。劇中多次表現軍事命令直接由議長發出下達,中間並沒有任何與評議會商討或是透過指揮部下達。似乎議長還要兼任最高的軍事領導人。在這種情況下,ZAFT就很難發揮出一貫的戰略指導作戰計畫,因為議長是會換人的。

接著要看的就是調整者這件事,究竟調整者是否真的具備更為優秀的人類素質這件事。在上述的P.L.A.N.T的權力構成與ZAFT指揮機制上,充分展現出了調整者除了比較聰明、比較強壯之外,在人性上甚至比自然人還糟糕。既然夠聰明,怎麼會選擇這樣的政治體制來領導P.L.A.N.T?既然夠先進,為何讓ZAFT成為一隻鬆散的、缺乏完整指揮層級的軍隊?不論是P.L.A.N.T或是ZAFT,處處都顯現出一種意識上完整獨裁,但實質上卻缺乏有效控制力的政治現實。

更不用說,劇中不斷地以Blue Cosmos掀起對調整者屠殺的歷史片段,但在戰場上的雙方軍人展現出來的好戰性其實是沒有差別。與ZAFT相比,Blue Cosmos控制下的地球聯合相對更像是一個穩定存在的政體,即便是Blue Cosmos無腦到喜歡自己衝前線,但地球聯合這方似乎是因為有著現實可以參照而比較合理一點。

最後的最後,稍微吐槽一下主要角色的艦橋就好。別人的艦橋都知道在宇宙戰時要穿宇宙服,以免有萬一。但主要角色的艦橋一律不穿宇宙服就算了,女性角色一律穿裙裝。這也太扯了吧~

然後,一開始是瑪琉·雷明斯(マリュー・ラミアス),後來連娜達爾·巴吉路(ナタル・バジルール)也不能倖免,只要是女性艦長都必須要具備船艦被轟擊時能夠乳搖的技能。話說,乳搖大多也是兼用卡。

最後的最後的最後的吐槽。在Phase-48中,三艦同盟的三艦指揮官和領導者都聚集在Eternal的艦橋上商討戰術。此時,Dominion和殘存的地球聯合軍完成整補後再度進軍。Archangel發現敵軍訊號後發出警告,但不知道是誰用廣播對三艦發出出擊準備命令。三艦指揮官都沒人下令,居然有人夠膽擅自發令耶~XD

總結,SEED其實真的還不錯,對於仇恨雙方的執念表現得很具體,而這也是人類歷史中不斷發生過的事實。但故事中有些許細節與鋪成顯得動機不是不足就是矛盾,或是有些角色的塑造過於追求理想化而完美的容不下人性。

戰鬥場面除了兼用卡看到有點煩之外,其實都還不錯,有一定的水準。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