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機動戰士鋼彈 ZZ(機動戦士ガンダムΖΖ)-哈曼!別再死纏著傑特了!這不像妳啊~

以前看的時候還沒有注意到,這次重看,才發現ZZ有很多微妙感。


雖然說,從Wiki上記載的是為了回應觀眾批評Z過於悲慘而推出這樣的ZZ。但是,ZZ中依然有著很多跟Z接不太起來的地方。另一方面,就算是為了滿足不再陰暗的故事發展,但表現的手法卻大大地與自初代以來所建立風格相左。與其說是嘗試不同風格的表現,還不如說是有種負氣感吧。

還記得首次觀看時,一直覺得OP歌詞怪怪的,但當時看的版本沒有上OP字幕,所以也無從得知是不是真的如我所想的那樣。這次重看的是有帶字幕的OP,結果還真的是...【アニメじゃない アニメじゃない 本當のことさ】...XD,搭上疑似帶有負氣感而生的ZZ,簡直是充滿了各種趣味啊~

在看OP的時候,有時會覺得這一幕的吶喊頗有意思。明明就是要大聲說出甚麼,但甚麼也沒說出,感覺不只是劇中人而已,而是連監督自己的聲音都包含在這裡面。或許最初ZZ的構想雖非陰暗,但也未必如此歡樂,但因著負氣就乾脆給個超歡樂的版本了。

基本上是蠻認同關於傑特‧亞希達一行人的設定,採取了不同於阿姆羅和卡密兒的方式來設計第三代主角,而且這樣的設定在某方面還挺令我期待某一幕的登場,就是修正拳。

雖然說,修正拳在劇中的意義是一種現實教育,強逼少年兵快速適應戰場的殘酷,盡快拋棄天真的想法,服從軍令遠勝於個人英雄主義。然而,看一個大人連著兩次痛揍少年,實在不是甚麼愉快的體驗。

當來到了ZZ時,主角換成了幾乎是阿姆羅和卡密兒相反類型的傑特時,就很期待傑特與ウォン・リー的相遇了。果不其然,修正拳反被痛扁了,而且傑特一點都不介意,也不在乎,更不用說要去道歉了。

這不是說傑特他們不懂現實,而是傑特他們認識的是另一種現實。因為傑特他們就是在戰爭中掙扎存活的少年少女,他們很快地就認識到,要在這種殘酷的砲火中生存,講大道理和理想是沒有用的,唯有為自己爭取利益才是真正能夠立於這殘破世界的現實。

而從這種生存哲學中孕育而出的卻不是像迪坦斯那種霸道,反而充滿了樂觀天性,雖有苦中作樂之感,但也是一種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浪漫自由,並且同時帶有一種不受拘束的俠義色彩,當然還有牆頭草性格。畢竟,他們從未效忠過任何勢力,也不打算效忠任何人,只是遵從著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而已。

這樣的新角色加入到Gundam世界中,想當然地必會有許多新鮮的火花冒出,有一種終於能夠好好地嘲笑這個虛偽世界的感覺。

可惜的是,為了應對Z的灰暗批評,ZZ的世界觀產生了質變。首要問題當然就是延續自Z的角色也因此改變了。特別是出場率極高的阿卡瑪成員,當然,卡密兒和花例外。不知怎麼,或許是出自於Z的憐憫,有卡密兒與花出場的劇情都會意外地變得較為嚴肅,不太敢亂開玩笑,就連傑特與卡密兒相遇時,都不自覺地染上Z的悲傷。

阿卡瑪成員中變最大的當然就是布萊特艦長了。一開始還好,越後面越多奇怪的發展,像是跟拉比安羅斯代艦長的安瑪莉那段讓人笑到不行的不倫戀劇情,安瑪莉就算了,好歹是新角色。但是看到布萊特艦長變成戀愛喜劇的男主角就有一種理想崩潰的感覺,雖然說是真的很好玩就是了。

另一個令人傻眼就是阿克西斯的追兵安杜拉艦長馬修瑪了。本來,在Z登場的阿克西斯軍隊,雖然說新兵居多,但頗有吉翁時代的感覺,有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但馬修瑪的登場卻徹底毀掉了阿克西斯的形像,更不用說整艘安杜拉艦官兵聯手演出的一連串笑劇了。

還有那個監察官凱拉森,有她出場的部分根本就認真不起來,一路笑到底,這真的是阿克西斯的軍官嗎?月月的故事也是非常搞笑,整段故事的角色立場錯亂到不行,應該說,本來就沒立場才對嗎?幸好,後面多一段給月月角色洗白的橋段,至少證明拉莎拉和莎拉莎不是神棍。

從好的一面來說,ZZ角色受惠於歡快的劇情發展,角色性格更加地突出,針鋒相對的拌嘴對白非常之多,而且還有很多吐嘈。只是,延續自Z的角色形像崩解了不少。還有,在Z原本是依靠強勁霸道的駕駛技術把擁有新人類能力的卡密兒打落下風,沒想到在ZZ就變成可憐的搞笑反派的亞桑.蓋布爾。

新角色中,有許多一登場就能夠緊抓觀眾目光。像是露魯卡這樣潑辣外放且充滿女性魅力的角色可說是Gundam系列中前所未見的,或是一路上吵到不行愛羅比‧普露和普露2,卻總是用驚人的精神感應能力屢屢救了傑特。

ZZ的風格很與眾不同,角色搶眼的程度不會輸給前作,但代價卻是讓舊角色或是原有印象的部分變成很搞笑的存在。幸好,哈曼坎恩後面才登場,而且有關哈曼印象崩壞的橋段都是馬修瑪自己的想像。

具體來說,ZZ的劇情基本上都是阿克西斯一方獨大,所謂的幽谷勢力幾乎都看不到,阿克西斯降落地球圈時,地球聯邦根本就是被予取予求的被虐狂,也難怪傑特要跳上桌痛扁那群尸位素餐的官僚。

而ZZ的結局其實是阿克西斯的內鬥而已,跟Z的三方大戰的規模完全不能比。此外,ZZ的劇情發展雖然說是圍繞在兵力薄弱的阿卡瑪和阿克西斯的周旋上,但實際上阿卡瑪根本起不到甚麼作用,跟初代靠白色基地吸引吉翁目光的的聲東擊西是不一樣的。

從某方面來說,阿克西斯會讓阿卡瑪一艦這樣到處亂,有很大的原因其實是哈曼派馬修瑪和凱拉森這種搞笑角色去追擊阿卡瑪所導致的。當然,還有葛雷米托托這個怪咖。最後甚至讓他領的兵力多到可以舉起反旗的離譜狀況。

ZZ在阿克西斯降落地球之前,其實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出現,只是看著阿卡瑪一直被阿克西斯追著跑而已,而阿克西斯也不知道在想甚麼,不去處理幽谷的根據地,只會追在阿卡瑪後面,夏亞也早就下落不明了。追著阿卡瑪,夏亞也不見得會出現在幽谷。

直到阿克西斯降落地球之後,故事才開始又嚴肅起來。雖然莉娜被發便當又吐便當,但鋼彈小隊在地球上也依然有很多搞笑的橋段,但也看到一些有點誇張的發展。或許布萊特運氣不只是遇到傑特這樣,還包含他那群朋友,通通都是有天分的駕駛員。買一送四,真划算。

對了,還要附上莉娜這個雖然不是駕駛,也不知道有沒有能力駕駛,但新人類能力確實明顯出眾的角色。只是,讓她吐便當的方式實在是太過便宜行事了一點。

回過來說,ZZ的結局。這次重看就發現ZZ結局其實處理的略微草率。因為幽谷不介入阿克西斯內亂,只是想當撿尾刀的。但是,阿克西斯內亂的過程讓在Z中嶄露各種陽謀陰謀的哈曼,變得突然單純許多。那個心思縝密難料的哈曼在ZZ中不復見。

反而,還首次看到哈曼因為某人心生巨大的精神力具象化而落荒而逃的慘像。這哪是在Z中可以跟西羅克以精神力力戰的哈曼?哈曼駕駛的丘貝雷,理當充滿壓迫感般的霸氣,但在ZZ中,卻顯得太過一般,原有的氣勢不知是因為丘貝雷被量產,還是ZZ Gundam太過強大,造成哈曼失去了原有的感覺。

另一個可能性,也許是夏亞失蹤所造成的。哈曼應該是很希望夏亞來到她身邊,和她一起復興吉翁,只是夏亞寧死也不願加入,這或許讓哈曼開始對復興吉翁心灰意冷了吧~從那之後一直在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求死。而傑特的出現,以及所展現出的力量,都讓哈曼有意藉著與傑特的一戰,尋找一個替代夏亞的存在,或是自己死去的歸處吧。

不然,很難解釋在Z中可以突然以高超的手段介入幽谷和迪坦斯之爭,並且在迪坦斯遭到重創之後,毫不猶豫就退兵保全實力的戰略眼光。在ZZ時居然會在剛平息葛雷米叛亂之時,跑去跟ZZ玩單挑的愚蠢行為。若哈曼真有心要復興吉翁,當前之舉自然是退兵休養生息,避免跟ZZ開戰,甚至跟之後可能會到來的幽谷援兵或地球聯邦軍產生摩擦才對。

總之,ZZ的新角色設定其實挺有新意,也能帶出Gundam系列新面貌,只是初期過於笑鬧的表現手法和後期總結阿克西斯內亂的過程,相比於前作略微草率,再加上舊角色的印象崩壞,ZZ呈現出來的感覺頗有前後不同調的問題。

最後一提,ZZ Gundam的設計又走回初代三機合體的方式,雖然說在故事中用了很多合體分離當作劇情的橋段(月月),還有在戰鬥中利用合體分離玩初代曾玩過的那些梗。但,除了運送方便之外,也想不到要把一個兵器玩合體的需求在哪。除了賣玩具之外...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