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3日 星期一

血戰-C(BLOOD-C)-量身打造的人生

到底是期待會改變?還是不會改變?


這部Blood很有為奈々量身打造的感覺。當然,吸血鬼小夜的部分是不可能像的。但是,虛擬人格更衣小夜這個角色充滿了,雖然看似是故事設定中,由文人設定給小夜的虛擬人格,但其實更像是直接拿奈々當範本設計出來的角色。

像是天然呆的感覺、待人總是有禮貌、喜歡狗(這是最明顯的,應該不用解釋了)、有一個既尊敬又喜歡的父親(詳細請看深愛),以及會邊走邊唱自己改編歌詞的歌(唱歌這件事其實對小夜這個角色來說不是很有必要性,但卻是一個很適合賣聲優的橋段,也就是很有量身打造的意味)。

雖然說,Blood-C有Production I.G、CLAMP和奈々等眾多重量級聲優群,可是整部TV版的製作卻似乎經費不太多的樣子,很多地方都看得出來資金不太夠,也就是說作畫崩壞的問題挺多的。但是,Blood-C卻有著很棒的OP。原因是,OP的作畫監督是梅津泰臣啊!!!

頭一次看到CLAMP設計的角色透過梅津泰臣的筆觸所產生出來的感覺,居然可以這麼棒。特別是CLAMP設計的角色通常都會有立體感缺乏的感覺,角色看起來會比較扁平,肢體比例也會過於瘦長。而透過梅津泰臣的再繪製,不僅保留了CLAMP的角色特質,還增添了角色的立體感(或肉感?),以及俐落感。

總之,OP的整個作畫和演出是整部作品中最好的一段。不只是角色的立體感,動態演出也是十分流暢與動感。邊看就會邊想,怎麼不聘梅津泰臣也來作本番的演出和作畫監督呢?這樣一來,整部Blood-C的作畫水準表現一定會大大不同的。

TV版的故事概念大致上是在描述文人如何設計一個假想情境,和給與小夜一個假想人格,讓小夜以另一個人生生活於此,以此來約定,小夜是否會有改變?

原始的小夜有幾個特點,以古物為食,對人沒有任何情感,畢竟小夜一族與人類之間不存在任何瓜葛,除了無法殺人這個不知名的原因外。此外,因為朱食免導致古物數量嚴重衰減,使得以古物為食的小夜一族面臨了瀕臨絕種的危機,僅剩小夜一人了。

三者之間的關係就像是這樣,人(草)、古物(羊)、小夜(獅子)。草跟羊約定一年只能吃幾株草,因為約定幾百年來都沒變,食物來源受到控制的羊,也因此整個族群無法增長。

更進一步地,因為未知的原因,古物族群開始衰減到有滅種危險(八成進貢的草是基改作物,有絕子絕孫的病因吧!?)。

因為羊群嚴重衰減,以至於獅子也嚴重缺乏食物來源,也開始面臨滅絕危機,而且速度似乎比羊還快。當然,獅子不吃草的。

但是,暫且先不考慮這個食物鏈的問題,先來思考朱食免的問題。古物到底是犯了甚麼毛病會去跟食物鏈的底層人類訂這個約定?

而且還直接受到人類方的術法封住了隨意進食的可能性。一整個把掠食者和被掠食者的角色顛倒過來了。古物反而變成被關在籠子裡等人類餵食的寵物。不給你吃還不能隨便吃。

只能想作,古物其實是一群沒甚麼腦子的生物吧~人類隨便呼攏個定時定量供應的人肉農場,讓古物聽起來好像很不錯,不用四處找食物,一整個就很方便的感覺,然後就簽了無期限的約,古物方面還不能單方面毀約,只有人類方才可以毀約。

朱食免根本就是古物被人類騙去簽了賣身賣族契啊~

當然,古物如果滅絕的話,小夜一族自然也會滅絕。對人類來說,這兩個食物鏈上層的掠食者能通通死光最好,人類就再也沒有被掠食的隱憂了。偏不巧,有個叫作七原文人的人,不對人類感興趣,反而對小夜感興趣。為了避免小夜絕種,只好進行瀕臨滅絕物種再興計劃。

總之,最後還是回頭問一開始就一直在問的那個問題。經過這個虛擬人生的遊戲後,小夜還是小夜嗎?值得一想的點就是,小夜在清醒之後是否曾為了某個人揮刀?即使是因為痛很某人而揮刀?

至少,小夜和人類不再是完全沒有瓜葛的兩者了。就算她是因為恨而揮刀也一樣。文人或許想過,比起讓小夜對人類抱持好感,讓小夜對人類抱持恨意可能還來得比較容易吧~況且,有一個要殺的對象存在著,對小夜來說,是一個更適合的求生目標。

話說,小夜一直夢到的那個光到頭來還是沒有一個解釋,連劇場版也沒有交代。那個光是否就是小夜無法殺人,或不吃人的原因?上古時代的人類祖先智慧太超群了,以一個騙術直接整倒了兩個掠食者族群,讓古物和小夜幾百年來都無法從食物鏈中翻身。

最後一提,Blood-C與其說是Blood的系列作,不如說是CLAMP的世界觀延伸作吧~那隻狗跨界跨很大。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