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星艦奇航記銀河飛龍第七季(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Season Seven)-所有美好的一切事物都有其終點

最終季給予了不少角色一個關於未來的發展的結局。


本以為最終季其實會跟其他季一樣,繼續描寫故事,而沒有提供一個像是結局的劇情。然而,實際上,第七季安排了相當多的集數用來描寫,或說是為本季就是最終季的這個事實,提供了一個又一個角色的結局或未來的發展,同時也在最後一集為所有的主要角色寫下了一個永不結束的結局。這真的是令我相當意外,也同時對這群角色的故事就此畫下句點深感不捨。

Vol.01 Descent, Part II: 這集其實是拿Borg探討了獨裁的本質。Lore過去一直都是一個人行動,因此除了看到他充滿野心和陰謀的特色外,未能進一步了解這樣的問題可以演變成其他狀況。讓前次獲得個體意識Borg人-Hugh,在回到Borg集合體後,所造成的前所未有的混亂,也就是一大堆Borg人都從集合體中釋放出來。然後,每一個Borg人都要開始學習甚麼是獨立個體意識,並且學習獨立個體意識的溝通方式。可是,在學會之前,Lore以救世主的身分降臨,引領著這些Borg人,許諾給予他們平靜與未來,只要Borg人答應為他做些事就好。就這樣,一群無所適從的Borg人將自己的未來交給了充滿野心的Lore,幫助Lore創造了一個獨裁的小小王國。本集最後留下了一個伏筆,用來接上後來電影版的部分,也就是Data接受了感情晶片,然後逐步地朝向擁有更多人類特質的未來發展的道路。

Vol.02 Liaisons: 這集故事過去也有類似的,差別在於對方是基於善意想要進一步理解人類的情感。當然,這種行為因為對人類社會的不了解,是會被當作有敵意的。然而,相信通過交流,雙方以後多的是機會可以多多分享彼此之間的不同之處。此外,有一個值得探討的,就是人類社會的外交首重中庸的處理方式,因為不知道對方的喜好,所以採取最最保守的方式向來是最最安全的方法,避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冒犯到對方。可是,這個種族的外交方式卻是走非中庸之道,認為理解最好的方式就是親身體驗對方最極端的感受,如果能夠理解這種感覺,那一般狀況就更不用擔心了,非常有意思的觀點。

Vol.03 Interface: 原來Geordi母親是名艦長。本集的故事其實挺悲傷的,本來以為最後會有一個好結果,但卻是一個不得不正視的事實。本集故事在策畫時,其實就有點強調Geordi的角度,讓整個故事比較偏向Geordi的立場,處處都讓Geordi的觀點顯得理所當然,即使機會渺茫,但照Star Trek往例來看,渺茫的機會總是存在著希望,促使著觀眾自然而然地去感受到Geordi的心境,那種堅信著某處必然存在著可能性的想法。但,最後卻是殘酷的現實。回過頭來問問自己,當自己也處在同樣的狀況下時,是否也像Geordi那樣,總是認為即使機會渺茫,但必定有希望,艦長和其他人的勸告都是在阻止自己抓住那唯一的機會,然而最後卻發現,其實是自己蒙騙了自己,無法承認的是自己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即使外表裝的多麼堅強,但對悲傷的恐懼其實超乎我們的想像。


Vol.04 & 05 Gambit, Part I&II: 非常諷刺的一集。瓦肯分裂主義者追求一個古代的超兵器,意圖使用這個超兵器分裂聯邦,掀起聯邦內戰,所以透過海盜傭兵四處搜尋古代兵器的碎片。Picard和Riker先後意外加入了海盜船,聯手演了一齣諜中諜的戲碼,卻沒想到分裂主義的精英就在身邊。不過,最有意思的仍是那瓦肯古代的超兵器。那是一個使心靈能量產生共鳴的攻擊兵器,可以超越護盾、相位槍和光子魚雷的兵器,完全無法防禦,那是在瓦肯戰亂的古老年代被發明出來的。但諷刺的是,該兵器卻有一個弱點,這個弱點在瓦肯找到邏輯成為種族的終極信仰與寄託後,讓超兵器完全失去了作用。因為瓦肯的完美邏輯使得和平再次降臨瓦肯,並且讓瓦肯基於邏輯實現了永遠的和平時代。諷刺的是,超兵器無法使用在心存和平的人身上,因此當和平降臨瓦肯之時,這個超兵器就完全沒有用了。瓦肯分離主義者得到超兵器之後,才得知超兵器在古代被遺棄的真相,完完全全地徹底失敗,因為意圖藉由超兵器掀起瓦肯內戰、分裂聯邦是完全不可能作到的,超兵器對早已心存和平的瓦肯人是起不了任何作用。

Vol.06 Phantasms: Data作噩夢!這集的概念很有意思。先前的劇集中提到Soong博士讓Data在適度的進化後得到作夢的能力。這一次,藉由作夢的能力來解決危機,就像人類一樣,透過夢境來了解自身所處在的狀況,並從夢境中找到解決辦法,很有趣的一集。另外,有意思的是,Data的夢境越來越像真人那樣,有充分的潛意識防衛機制顯現,潛意識不僅對Data發出警告,甚至還告知了Data如何解決危機,了不起的進化。

Vol.07 Dark Page: 這集的亮點居然是飾演Hedril的克莉絲汀鄧斯特(Kirsten Dunst)。小時候的Kirsten Dunst真是非常地好認,這時候的她才十一歲,比演出夜訪吸血鬼時還要早一年。這集故事的主角是Lwaxana Troi,Lwaxana Troi接了一個重要的外交任務,要作為聯邦代表與Cairn的中間人。因為Cairn不懂得語言交談,只懂圖像式心靈感應,因此Lwaxana要教會Cairn人學會怎麼使用語言和聯邦溝通。然而,與Cairn人的圖象式心靈感應過程引發了Lwaxana那隱藏多年的不為人知的過去。在與Cairn的心靈交流中,這個隱藏的過去其實是一個難以承受的悲傷,也就是Deanna曾有過一個名為Kestra的姐姐。

Vol.08 Attached: 真是諷刺的對比。兩個互相猜忌的世界,無端地指控所有可能的背叛,就像隨時都有被害妄想症的恐懼一樣。然而,充滿猜忌的世界為了取得聯邦的情報,使用了能夠直接交流意識的機器來奪取聯邦的情報,就將之安裝在Picard和Dr. Crusher身上。然而,這個直接交流思想的機器雖然一開始讓Picard和Dr. Crusher略感不快,因為就像Lwaxana那樣隨時就能聽見別人心裡想法一樣,總是會聽到一些令自己不太喜歡的東西。不過,隨著時間發展,Picard和Dr. Crusher卻漸漸地習慣這樣的思想交流,因為他們是基於互信的基礎,而對彼此開放心胸。反之,發明這東西的人卻從未想過要對彼此開放心胸,就像兩個間諜國家一樣,彼此之間只有無止盡的猜忌,就算沒有證據,也先當對方懷抱著惡意再說,十足地諷刺。

Vol.09 Force of Nature: 科技的反思。這集大膽提出了反思觀點,類似於環保議題。如果有一天發現聯邦依賴的曲速科技會對宇宙空間帶來潛在的實質損害,甚至嚴重破壞了某些星系的穩定,導致該區域變成死城,那麼聯邦依賴曲速科技探索宇宙,勇敢地踏往前人所未曾到達過的領域這件事不就成了一個極大的諷刺?因為用曲速科技踏入了那些區域,雖拓展了聯邦冒險開拓新世界的理想,但同時也在毀滅聯邦一步步開拓出來的新世界。這就像是當前人類以日新月異的科技不斷創造更好的生活,和不斷地探索地球上所有未曾到達過的領域。然而,人類依賴的科技卻在實際上持續地傷害這個世界,一點一滴的,直到傷害已經造成到無法逆轉、無法挽回的地步時,人類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親手毀滅了我們自己的夢想,我們以為我們作的是對人類和這個世界是對的,但其實我們把我們自己和這個世界推入了死亡。而且,難道非得要有人以死來證明危機不是空想猜測,我們才能醒悟嗎?

Vol.10 Inheritance: 了不起的故事。又一關於Data的人性辯證。Data一直有著想要成為人類的夢想,雖然實際上作不到,但他追求的其實不是看起來像人,或是有人的肉體或是感情,而是更高層次的理念。同時,Data也一直在追求同伴,希望他在宇宙中不再孤獨,不再是該種族中唯一孤獨的一人。當然要先排除掉那麻煩製造者的Lore兄弟。所以,Data在過去曾依他自身的設計嘗試再造了一個Android小孩,Lal。這一次,Data遇見的是來自他父親Soong所創造的更先進的Android,一個更加完美仿真的Android。所有的一切就像真人一樣,即使是偵測器也無法探測出她是一個Android。她就是Data的母親Juliana O'Donnell的Android Clone。這時候,Data面臨了一個艱難的抉擇,不過並不是基於真相的揭露的責任。而是他身為Android,有著前面所述的兩大理想,成為人類和擁有同伴。最終,Data選擇了孤獨,因為他認為剝奪另一個Android成為或作為一個人類的夢想是殘酷的,這樣的選擇即使是他自己也不會輕易地放棄。況且Juliana O'Donnell並不知道她自己是Android,那麼她當然不會有想要一個Android的同伴這樣的理想。那麼,對Data來說,他願意犧牲自己,以自身的孤獨來成就他人,這不就是人類一直在追求的無私奉獻嗎?

Vol.11 Parallels: 多重宇宙。Worf意外掉進了一連串分裂的多重宇宙中,不斷地跳進不同的未來,也有一連串出乎意料的可能性發展。包含,Picard並沒有從Borg中被救回,Worf居然和Deanna結婚,Geordi意外死亡等等。最有趣的一點是,最後多重宇宙的縫隙被擴大,導致不同宇宙的進取號都跑到其中一個世界裡面,而且不斷地增加,那壯觀的進取號群幾乎塞滿了該星域。這種陣容恐怕連Borg看到也要害怕吧~話說,其中也有一個宇宙是聯邦被Borg徹底摧毀,僅存的進取號是少數唯一還在抵抗的船隻之一。

Vol.12 The Pegasus: 命令與責任。沒想到聯邦秘密研發相位隱形技術,就是前面有提到過的,不僅僅是隱形,還具備了可以穿透物質的能力,可以讓船艦躲藏在星體之中,得到更強力的掩護效果。這樣的技術絕對不是一個防衛性的技術,是一個具有強大侵略攻擊能力的技術。然而,聯邦為尋求銀河系中的和平,不主動挑起戰爭,因此簽署條約,主動聲明不研究不發展這樣的技術。可惜的是,團隊之中總是有一些好戰份子,認為聯邦為追求和平而採取寧願技術落後的作法感到不滿,便私下研究這樣的技術,並秘密實驗。無論如何,聯邦併不是以武力征服銀河系為目標在擴張,而是為了尋求更多能夠彼此接納與理解的同伴,一同開拓整個銀河系。背棄了這樣的精神的人,無論官階有多高,都不再有資格配有那個軍銜與制服。反之,無論官階有多低,只要堅守這樣的精神,即使犯了違背上級命令的罪刑,也無損他身上的軍銜與制服的光輝。

Vol.13 Homeward: 這季Worf當主角的次數好像蠻多的。這集談的又是最高指導原則。不過談的內容其實之前多少都有提到過,算是有點老調重彈的意味在。這邊就再複習一遍。最高指導原則有個基本精神,就是不得插手干預任何曲速前的科技文明發展,只能以觀察員身分旁觀,作為聯邦探索與研究之用。這個基本精神的用意在於不要以任何高科技的技術去介入任何文明的發展,導致該文明的發展產生質變。特別是科技差距越大的時候,質變的程度會越嚴重。而質變這件事在本質上違反了星聯的核心價值,也就是文明進化的Trek。人類當初就是依賴自己從幾乎毀滅自己的戰爭中走出來,自行完成進入曲速時代的任務,也因此十分地了解這一步由自己來走的意義有多麼重要。沒有親自體會過毀滅的滋味就無法體會到和平的價值。也因此,星聯嚴格要求不論該文明顯得多麼美好,都不該干涉該文明自身的曲速科技的進步之路。因為曲速是一個極強大的力量,若是該文明沒能自身去體會到戰爭帶來的毀滅有多麼可怕,就無法把曲速科技好好地用在和平用途之上。而這樣的文明不僅是星聯所不願意樂見的,也是星聯所不願意與其結盟的。

Vol.14 Sub Rosa: 甚麼是愛?這集故事有點陰森森的。有個回向能量生命體,為了維持自身的存在和生命的延續,選擇了Beverly家族的女性作為伴隨者,藉由人類女性的軀體來得到他所需要的延續生命的物質存在,以維持自身的能量穩定。相對的,他給予Beverly家族的女性一個充滿愛與幸福的一生作為回報。即使這個愛情並不是女性發自自身的意願而產生的,但仍然是一個從未有過的幸福感。此時,進取號發現了這個能量源,並且該能量源還影響了天候系統和進取號上的各項系統,為了解決問題而要排除該能量源,等於是要殺死這個回向能量,他為了自保不得不動手傷人,甚至殺害了一個人。一個充滿幸福的愛換來了一場幾近腥風血雨般的傷害,要怎麼在洋溢著幸福美滿的感受中阻止這段悲劇?怎樣的愛才是真正的愛?

Vol.15 Lower Decks: 這集出現了一個很少見的角度,但卻也是最多人在類似的組織中見過的角度。這集採用了從年輕軍官的角度來看進取號的生活、進取號上的高級軍官們,以及進取號上執行的任務。這種感覺真的很熟悉,因為這正是我們多數平凡人所見到的日常生活。然後,在這樣的日常軍旅生活中,都一定會遇上同袍戰死的事實,幾乎沒有人能例外,對Picard、Riker、Worf和其他人都一樣,但這些高級軍官就是這樣一路走來,承擔著同袍的死而往前邁進。這一次,從年輕軍官的角度來看同樣的經歷,他們也都一樣,感受到了同袍的死,以及自己卻因為同袍的死而獲得晉升的機會,這是一個多麼令人無法高興起來的光榮。Sam Lavelle想必一輩子都無法忘記領上的中尉階級章所代表的是同袍的生命。而獲得晉升的人永遠不該忘記領上的階級章,每一個階級其實都象徵著因為有某些人的犧牲,所以才能站在這裡接受表揚。一將功成萬骨枯。

Vol.16 Thine Own Self: 這集談的是責任?一線是Data失憶路線,一線是Troi的指揮官挑戰路線。Troi這路線延續自先前的某個意外任務(第五季第5集Disaster),導致Troi被迫勉強接下指揮全艦的責任。這次意外的經驗沒想到讓Troi念念不忘指揮船艦的感覺,因此想要進一步成為合格的指揮官,所以去找了Riker表明想要挑戰指揮職的測驗。然而,Troi嘗試了三次都沒通過工程測驗這關。問題是,困難的地方不是在於工程問題,雖然說要把所有緊急程序都背起來挺嚴格的。但重點其實並不在這裡,這個關卡的目地跟知名的Kirk的小林號任務一樣,都是在測驗指揮官的資質,而非能力。指揮官的首要責任在於保全船艦和實現任務,必要時,他必須作出決斷去犧牲某些人,這是非常殘酷的。Picard和Riker都經歷過自己帶隊而有隊員死亡的歷程,因此他們都知道,軍隊任務不可能去期待沒有犧牲的,就算在怎麼努力避免都不可能辦到。這個心理建設就是指揮官必須自己弄清楚的。雖然說,Riker應該有偷偷提示Troi。另一個路線是Data的失憶。這段劇情似乎也是在表現Data的人性面,就算Data喪失了記憶,但為他人著想的念頭仍然沒改變,不求回報地,即使犧牲自己也要拯救其他人。這同樣也是星艦船員的責任與義務。以這樣的兩則併行的故事來闡述星聯對指揮官和船員的要求,是相當有趣地對比。

Vol.17 Masks: 好微妙的一集。原則上,故事不算難懂,難理解的是這故事的涵義,或是否真的有甚麼涵義。進取號發現的一個8700萬年前的外星文明遺留下來的資料庫,然而,這個資料庫卻開始以進取號的物質當作外星文明轉化的材料,開始把進取號變成外星文明的世界。接著就是一連串的考古探險的解謎,而這方面剛好就是Picard最擅長的。至於,Data又因為其特殊性,再度成為外星人的載體,甚至最後成為外星人的女王,太陽的象徵。有趣的是,該古文明恐懼太陽,總是期待著太陽的天敵-月亮出現來阻止太陽。或許這個故事在講的是凡事必有循環,一陰一陽。

Vol.18 Eye of the Beholder: 這集有點陰森森的。一場發生在八年前,進取號還在船塢建造時,一個不為人知的命案。沒想到這個命案遺留下來的精神感應殘留居然可以直接對擁有精神感應能力的人造成強力的超自然體驗。那種體驗就像是親身經歷過一次同樣的事情,然而卻只發生在短短的數秒內。也有點像是南柯一夢,而且是夢中夢的類型。這集表現出來的感覺有點像是人在死前那一刻所產生的精神能量相當驚人,如果有精神感應者的話,可以對這樣的能量有著身歷其境的效果。另一點是,繼前次Worf的不斷跳進不同次元發現自己的不同未來之時,似乎開啟了Worf和Troi的感情路。這集的南柯一夢以Troi的角度顯現,就像是在回應Worf的故事一樣,Troi也有一個近似的表現,同樣的最後也故意留了一個曖昧的伏筆,和Worf那集相呼應。話說,影集最後一季把Worf和Troi搞的這麼曖昧,為什麼電影最後居然還是Riker和Worf走到結局?

Vol.19 Genesis: 又是搞陰森森的一集。沒想到Dr. Crusher的一個小疏失,居然讓一個本無害的抗體變成一個驚人的超級病毒,讓所有人都退化成他們自己的祖先。像是人猿、兩棲生物、蜘蛛之類的。而且沒想到Data的貓Spot居然是退化成蜥蜴?貓是蜥蜴演化來的嗎?基本上,這集故事除了有點調侃Barclay之外,大致上又是靠Data才能解決這個大麻煩。身為Android好處真是不少,或是說星艦上有一個Android好處真多,好幾次,進取號都是靠Data來度過人類所無法度過的難關。

Vol.20 Journey's End: 好久不見的Wesley。又是一次麻煩的聯邦任務,為了和Cardassians實現和平,聯邦同意割讓邊界上的一個星系。不過該星系上卻居住了一支印地安人,他們是為了逃避數百年前在地球上的迫害而來到此地,此時聯邦為了和Cardassians之間的衝突,又再度犧牲了他們。不過,這支印地安人的問題倒是小事,因為最後印地安人選擇脫離聯邦來取得繼續居住於此的權力,同時也把自己納入Cardassians的管理之下。想當然地,印地安人和Cardassians素昧平生,真有甚麼事情發生時,Cardassians可能不比聯邦這麼容易溝通,然而此時聯邦已經插不上手了。但本集的真正主線其實是Wesley的選擇,過去Wesley曾遇見一位旅行者(第一季第6集),和他聯手創造了以思想來驅動曲速的可能。此時,這名旅行者再度回來了,他帶來的其實是關於Wesley的未來的選擇。也就是說,Wesley有能力可以選擇成為一個旅行者。這講的其實就是父母經,如何讓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選擇他自己真正想要作的事情,而不是用期待、希望去綁住他,用已死去的父親來束縛他。所以,這集也是Wesley這個角色的終點,難怪電影版都沒有再出現過了。

Vol.21 Firstborn: 連續兩集都是在講父母經。上一集講Dr. Crusher的兒子Wesley決定離開學院和聯邦,成為旅行者。這一集講的是Worf的兒子Alexander並不是那麼想要成為一個克林貢戰士,反而比較想成為和平大使。有趣的是,這集用了一個回到過去的點子來描述Alexander的選擇,Alexander的選擇促成了Worf戰死,而且Alexander認為的和平大使的工作也無法為克林貢帶來穩定的和平。所以,未來的Alexander回到過去想要改變未來,但卻失敗了。不過,Worf卻講了一件更重要的事。克林貢人在乎的不是何時會死,而是怎麼活和是否在光榮之中戰死。成不成為戰士並不是絕對的。Alexander選擇成為和平大使,這表示他有他自己的道路,在這條路上堅持理念與戰亂對抗也是一種勇士的行為,不需要強求一定要成為一個克林貢戰士才是真正的勇士,同樣的也不該對Worf的死感到愧疚,而應該對Worf死於光榮之中而感到驕傲,這才是真正的克林貢人的榮耀。

Vol.22 Bloodlines: 這集也是講父母經,而且居然是Picard。Picard以前跟某個Ferengi人結下樑子,因為Picard在某次衝突中,摧毀了那位Ferengi人Bok的兒子的星艦(第一季第9集)。現在,不知道Bok從哪找到Picard居然有個兒子,並揚言要殺死Picard的兒子來復仇。復仇這一線其實還好,不過是Bok搞出來的花招。因為整個過程顯得太過匪夷所思,對Ferengi人來講,搞這樣的猜謎遊戲太過麻煩了。倒是Picard和他的假兒子之間有一段有趣的過程。其實,對Picard來說,不要將Jason看作是他兒子,其實事情會比較好處理。就像Dr. Crusher所說的,Picard在考慮的是解決自己的麻煩,還是幫助Jason解決他的麻煩?如果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兩人之間永遠不會有進展。所以說,其實Picard不需要用特別的態度去思考這件事,用他作為一名資深的人生歷練者的角度來告訴這名年輕人,對於人生應該要用甚麼方式去處理才是好的,人生的意義並不僅只在於物質的滿足上,總是有一些更高層次的需求存在著,去追尋它、把握它,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

Vol.23 Emergence: 零散資訊經由長時間的累積而成的智慧生命。在進取號上,千名船員透過進取號的各種功能生活在其中,而且透過電腦不斷地記錄這些資訊。某一天,當這些資訊累積到一個程度時,開始覺醒為智慧生命時,進取號就開始嘗試著為自己創造一個專屬的生命型態,逐一地利用進取號上所能利用的一切,開始了一段打造最初生命的歷程。而船員們能作的當然是相信自己與進取號共同生活的日子能夠為彼此創造出最好的答案,因此選擇了幫助進取號去誕生這個宇宙的新生物種。

Vol.24 Preemptive Strike: 本季為一個又一個的非主要角色群的故事給了結局或是未來的發展。本集的主角是Ro上尉。經歷過之前的各種事件後,Picard送Ro去學習高級戰術技巧,培養她往高級指揮官之路邁進,因此當她結訓回來後,也晉升了上尉,併被賦予了一個重要的任務。有趣的是,雖然說在TNG中的星聯的頭號死敵向來都被說是Borg,然而Borg出場的次數似乎還沒有羅慕蘭或Cardassians多。本季因為星聯和Cardassians簽訂了和平協議,這個協議將邊界上的星聯居民的權利轉讓給Cardassians,如果居民不撤離就必須接受Cardassians的統治,就像Wesley那集一樣。然而,同意留下的居民卻未必會像印地安人那樣乖乖接受統治,而是開始採取了類似反抗、叛亂的動作來對抗Cardassians的不公平待遇。麻煩的是,這些居民對聯邦而言,雖然他們爭取他們的生存權利是合理的,但是對聯邦來說卻是致命的,一旦衝突擴大,聯邦和Cardassians就勢必要再度爆發戰爭。所以,Ro上尉就是要被派去反抗組織中,讓聯邦能夠從中瓦解掉這個反抗勢力。當然,Ro出身自與Cardassians鬥爭的Bajoran,深刻地體會過被Cardassians毀滅家園的滋味,在Maquis,Ro再度感受到了Bajoran那種近似家的感覺,或許她身上流的血液註定就是要她成為與強權對抗的那一方,即使這會為聯邦帶來戰爭也一樣,在那個地方,就是她希望去守護的。

Vol.25 & 26 All Good Things...: 非常精彩的完結篇。這集談了一個非常有魅力的理論,反時間。而且透過反時間的概念描述了一個對於人類所應追求的未來的形象。不再只是一步一腳印地踏遍星系、探索銀河,而是應該去深思除了眼前所見的,人類要怎麼作才能真正地走的更遠、更上一層。而且,TNG最初的劇集從Q開始,所以當然也要由Q結束。而且,這一次,Q同樣為人類帶來了考驗。實際上是帶來了幫助,也有助於Q繼續觀察人類的興趣。不得不說,Q其實比Borg有魅力許多,後續的電影版沒有以Q留下的引子繼續推展這樣的內在精神實在可惜。另外,真的很意外,Troi和Worf已經越走越近了,怎麼電影版中兩人的關係被鬼隱了。此外,Data一如往常的聰明,不論是在哪個時間線都一樣。最後則是提到未來未定論。Picard雖穿梭時間來往於未來過去之間,也看到了每一個人的未來,但他最後決定告訴大家未來會是甚麼模樣,這不是不擔心影響到未來的時間軸,而是他聽了Q的忠告後而體悟到的,人類的視野不是命定的,如果能知道的多一點,或許人類可以作出比原本的未來還要更多的可能性。話說,Q就像是時刻嘲諷人類的殘酷命運,然而正是在這樣的命運中,人類才能一步步地走的更遠,超越極限。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