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9日 星期日

火線追緝令(Se7en)-人, 即是地獄

我們不需要天堂,因為我們已選擇讓自己活在地獄裡了。


這是一個墮落沉淪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秩序,一切都是混亂不堪的,即使日復一日地下著傾盆大雨也不能沖洗掉那些泥濘噁心的污穢。

面對重重襲來的黑暗,曾試圖振作、努力去改變,期盼會有更多人加入,然而最終仍是孤獨的。無力去擊敗這不只龐然巨大,且分秒都在不斷持續變得更大、更強壯,也更腐敗的魔鬼。雖絕望,但也不甘於淪為爪牙、成為其中之一,所以選擇獨善其身,守住那小小高塔數十年。只要再過七天,這裡將從生命中消失,永遠離開這裡,逃的遠遠地。

多年前觀看本片,除了對本片連環殺手的做案方式和最後對警方反將一軍的橋段深感印象之外,其他倒是沒有多作注意。因為本片不是動作片,也不是推理片,對於片中的懸疑、驚悚橋段的設計也多半點到為止,沒有過度渲染或誇張化。因此本片看來,除節奏沉穩、步調緩慢外,也比較沒有明顯的高潮戲。就算是最後John Doe的逆轉,也是以大量的對話來推陳,而沒有感官上的直接刺激。

在事隔多年後,偶然看了同為大衛芬奇執導的索命黃道帶後,從中感受到了以對話構成的戲劇衝擊,從而再度引起了對火線追緝令的興趣,期待能夠在新的欣賞角度下,從中發掘出當年未能感覺到的新感受。

本片充滿了一種末世審判的味道。John Doe的行為並非瘋狂,反之,他點醒了這個城市中的人們去正視自身的罪。而且很遺憾的,不得不承認John Doe他是對的。正因為John Doe以這樣的驚世駭俗的手法,我們才能看清自身的罪,以及身處的這個世界的真實。

John Doe: Wanting people to listen, you can't just tap them on the shoulder anymore. You have to hit them with a sledgehammer, and then you'll notice you've got their strict attention.
(想要人們注意聽,你不能只是拍他們的肩膀而已。你必須用鐵鎚打他們,你才會發現你引起了他們真正的注意。)

冷漠,應該是本片的主要批判對象。在一開始的序幕中,警探Somerset演出了一段有趣的戲。他先是在一個井然有序到和外面世界差異巨大的房間中醒來,然後井然有序地做完所有早晨的工作,穿上井然有序、乾淨的衣服,並且井然有序地拿取每天出門必帶的彈簧刀、警徽、配槍等等。更不用說,那個象徵Somerset自身的節拍器,完美地比喻出Somerset有條不紊、按部就班的性格。

接著,Somerset在命案現場問了其他警員一句話"Did the kid see it?"。警員的反應只有一個,就是"不關我事"。他只是個警察,他的工作就是處理命案,小孩不是他的工作,所以不干他的事。而Somerset會這樣問的原因可能是出於關心小孩的狀況,或是覺得小孩可能看見命案現場而能提供證詞之類的。但,這一幕主要就是在表達冷漠。同樣的,冷漠也持續貫穿到本片的其他角落中。

與之相反的,Mills是完全不同的類型。Mills充滿年輕的幹勁,但也表現出急躁、欠缺智慧和穩重,以及理性。光是Mills想要辦大案、升官而自願請調到這個問題重重,甚至可說是惡名昭彰的分局,就可明白Mills是個心思相對單純的角色,不像Somerset這般老成持重。或許,Somerset剛來到這個城市時也像Mills一樣,或許數十年前的這個城市還不像現在這樣。而且Mills的出現,可能也讓Somerset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所以,當Somerset表明不想接這個一定會沒完沒了的案子時,Mills卻自告奮勇,但Somerset卻以Mills初來此地,經驗不足而反對由Mills接案。可能就是Somerset自己很清楚這個案子最後會變成什麼模樣,以及會對Mills造成什麼影響,所以才反對Mills一開始就接了這樣的燙手山芋。

然而,這個案子詭異的地方太多,以Mills的能力是不足以處理的。從貪食(Gluttony)的被害人體內發現的殘留物,引導Somerset發現了幕後主使留在冰箱後面的線索,或稱謎語。更是大大地讓Somerset認定此案非同小可,更讓他不願意在退休前接這樣的案子,但他也不願意看到Mills單獨面對這個案子。

所以,不論如何,他還是出手幫忙了Mills,協助他解決這個案子將要遇到的種種困難。而且後續還藉著受邀到Mills家晚餐後,繼續發揮智慧長者的經驗,引導Mills辦案的方式。

當然,在這裡,Somerset也感受到了許久未曾感受到的輕鬆愉快的氣氛,提醒了他,在這個城市裡仍然有著一些跟外面不同的感受。

在前往逮捕怠惰(Sloth)時,Mills和Somerset談論開槍的經驗。Mills提到他只開過一次槍,當場射殺了一名嫌犯。他應該記得嫌犯的名字,可在這時卻偏偏想不起來。

原本車外是一片陰暗的大雨景像,在剛好提到Mills試圖想起嫌犯名字時,正好有一道刺眼的陽光射入,此時的景像宛如因殺人(不論理由為何)而背負了罪惡感。Mills因為罪惡感而對遺忘嫌犯名字的自己感到惱怒不已。這樣的景象有種懺悔,或是告解(向Somerset)的感覺,也因此有了這道鮮見的陽光,對比了Mills此時的作為而帶來的陽光,與這個城市一直以來的冷漠而形成的晦暗天空,是多麼地不同。

而Somerset在稍後與Tracy的一席談話,Somerset對Tracy說...
"If you don't keep the baby – I mean, if that's your decision – don't ever tell him that you were pregnant. But if you choose to have this baby, you spoil that kid every chance you get."
(如果妳不想留下小孩,我意思是,如果那是妳的決定,那就別告訴他妳懷孕的事情。但是,如果妳想要留下,那妳必須盡量給予孩子任何可能的機會。)

這句話多少反映了Somerset在這個城市學習到的冷漠。其實,Somerset只是把問題拋回給了Tracy,而且要求Tracy獨自承擔,無法與Mills分享這個決定,就像Somerset當年做的決定一樣。獨自一人決定了一切,然後獨自一人過了剩下的人生。Somerset的建議其實就是要Tracy像他一樣,因為他知道如果告訴Mills,Mills一定會想要孩子,他才不會管這個城市是多麼腐敗。可是這樣的勇氣,Tracy並沒有,對Tracy來說,Mills可以左右她的決定,但Tracy卻恐懼這個城市的黑暗將會是她孩子的未來。

或許,John Doe看透的不只是這個城市和Mills而已,還有Somerset。所以他才敢在最後的工作中挑選了Mills和Somerset,而不是只有Mills。

Somerset一直用一種局外人的身分居住在這個城市裡,這個城市裡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他只是碰巧因為工作而待在這裡,等退休的時間到了,他就會離開,這一切與他本不相關。就像這句話...
"The first thing they teach women at rape preventions is never cry for "help". Always yell "fire."
(他們教女性在遇到襲擊時的第一件事就是絕對不要喊"救命",一定要喊"失火"。)"。

雖然Somerset會好心提點圖書館警衛,他們正身處在整個城市最多智慧的收藏地,怎麼可以容許自己整夜打牌聊天,而沒有想要至少拿本書來看看。

但是,在踏進圖書館前沒多久的Somerset剛在計程車上目睹了一樁街頭犯罪,而他只是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他沒有因為他的警察身分而挺身而出。不知是裝做沒看到,還是就像其他人一樣,他下班了,所以這一切與他無關,反正長官也沒有把這件案子派給他。他只是靜靜地告訴司機,他想...
"Far away from here."
(遠遠地離開這裡。)

其實Somerset與其他人並沒有不同,都是造成這個城市如此冷漠的一份子。Somerset有多久沒有聽到有人喊"Help"了?有多久沒去注意到其實是自己假裝沒聽見"Help",直到John Doe必需用這樣的方式把"Help"寫出來,才能不僅僅只是拍拍Somerset的肩膀,而是真正地對Somerset當頭棒喝。

然而,即使感覺到了也不一定足以喚醒Somerset和其他人,這件事必須要進行到底才能真正地讓這個城市醒悟,為此,John Doe願意背負起所有的罪和讓自己成為整個計劃的一環,藉由Mills來敲醒Somerset。

另一個懺悔的場所。這裡的陽光熾熱到彷彿可以灼傷人,與Mills的場景完全不同,這是為Somerset準備的,也是以Somerset來代表整個城市所準備的。Somerset因為富有智慧,沉著穩重,與這個城市中的其他耽溺於各種混亂的人們不同。然而卻也正因為Somerset的智慧,更讓Somerset的冷漠更顯得冰冷,因為Somerset看得見冷漠、摸得到冷漠,更知道正是因為冷漠才造成這個結果,但他卻選擇了自我催眠,說服自己這一切他無能為力,所以他不想、也不願插手。

Somerset: We're talking about everyday life here.
(我們在談論的是每一天在此的生活。)

可是,那些混亂不該是理所當然地就習慣它們存在於我們的周遭才對。

然而,我們可以因為習慣了不對的事情天天發生在身邊而讓不對的事情因此變成對的嗎?我們可以因為每天都生活在犯罪之中,而讓自己的犯罪也因此有藉口變得是對的嗎?

John Doe: Only in a world this shitty could you even try to say these were innocent people and keep a straight face. 
(只有在這個低劣的世界,你才能面不改色地說那些人是無辜的。)

這也包含Somerset在內...

那麼,除了Somerset,又有誰是最適合來告訴Mills這個世界原來是如此的糟糕,完全不像是Somerset口中所說的,這不過是生活的一部分。

Somerset此時在做的不只是阻止Mills鑄下大錯而已。他真正想要挽救的是自己一直以來的冷漠,正是因為他的冷漠才會把Mills逼到這樣的絕境,才會讓John Doe有機可趁,才會讓這個城市變成這樣。他沒有善用他的智慧和經驗去引導Mills,他在求的是給予他自己一個機會,讓他能夠來得及挽回,他希望、懇求、懺悔。

但是,John Doe不會給Somerset任何機會,這一擊必需狠狠地打下去,才能打碎Somerset那已經冰凍數十年的冷漠。特別是當John Doe提起Mills那未出世的孩子時,Somerset焦急且憤怒,他已經快要抓不住Mills的雙手了。

懺悔吧~Somerset,還有整個城市。這裡並不是因為你的懺悔而溫暖的陽光,這裡其實是如同地獄般灼熱的陽光。只有當你來到此地時,才能真正驚覺你才是鑄下大錯的那個人。

而John Doe完成了如此重大的使命,他應該並不期待著能去到天堂,或許去到地獄的機會還比較大。但他並不後悔,因為他為這個世界留下了非常重要的事物,他提醒了人們,原罪並不是我們沉淪的理由,冷漠才是,只有冷漠才能讓我們活在地獄裡。

是我們選擇了冷漠,是我們自己選擇了活在地獄般的世界。

Long is the way, and hard, that out of hell leads up to light.-Paradise Lost Book II Lines 432-33.
(路途漫長而艱辛,然地獄的盡頭必定有光明。-失樂園 第二卷 行432-33)

人生來就有傲慢(Pride)、嫉妒(Envy)、憤怒(Wrath)、怠惰(Sloth)、貪婪(Greed)、暴食(Gluttony)和色慾(Lust),七個原罪。可以說,人之所以為人正是因為有原罪,正因為背負了原罪,所以人才會有積極往上的企圖心,想要成就更美好的自己,不是因為原本的自己是美好的,而是想要讓自己脫離被原罪束縛的宿命,從而邁向光明,遠離地獄。

可是,會有人選擇,因為原罪是不可避免,所以無論做甚麼努力都是徒勞無功,因此不如不做任何努力,冷漠看待自己和其他人的原罪,從而讓原罪成為理所當然的,正確的事情。

沒錯,我們難免都會被原罪困住而無法做出正確的選擇。但這是因為我們是人,是人就不可能否認原罪,但也不代表我們一定無法超越原罪的束縛,只要不再冷漠。擁有智慧的人能夠適時地伸出援手,拉拔一下其他落後的人,然後受到幫助的人也能夠繼續拉拔更多的人,地獄的盡頭似乎就不是這麼遙遠了。

William Somerset: Around. I'll be around.

Ernest Hemingway once wrote, "The world is a fine place and worth fighting for." I agree with the second part.

這個世界如此美好,值得為它奮戰。然而事實是,這個世界要經過奮戰才能變得美好。而Somerset為此奮戰過了嗎?至少現在開始還不算晚...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