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日 星期日

突變第三型(The Thing)-誰去過那裏?

不知道為什麼,其實有點同情這位流落異鄉的外星人。


突變第三型久聞其名卻遲遲未能一睹的經典電影。這次意外收到一張德版鐵盒,算是一償宿願了。

雖然,在欣賞本片之前就已經耳聞過不少本片的故事內容,但真的實際觀賞後才發現跟預料中的發展不太一樣。首先,最令人佩服的就是片中的雪橇犬的演出,特別是那隻在片頭遭挪威人追殺的雪橇犬,那隻狗在被關進狗籠之前,在美國的營地中四處走動、觀望,平時裝的一副乖乖狗的樣子,但在沒人注意的時候又會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真是厲害。

第二,本片的劇情發展處處都留下疑點,有些事情的原因或後續發展並沒有交代,像是在狗籠中脫逃的外星人最後去哪裡?是不是後來跑去攻擊被單獨隔離的Blair醫生?還有,為什麼被模仿成Vance Norris的外星人會突然陷入像是心臟病發的樣子?模仿會連心臟病的毛病都模仿的這麼徹底嗎?當然,最要命的還是先是不見人影,在大爆炸之後才冒出來的Childs,這傢伙到底去了哪裡?還有做了甚麼?以及他到底是誰?

本片處處都留下這種未解的疑惑,使得在看完之後卻沒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反而受到這些越想越不對勁的事情所影響,似乎到處仍是鬼影幢幢,甚至連MacReady有幾分還是人類都不是很確定了。因為,誰曉得被模擬後的自己會是甚麼感覺,搞不好在外星人從體內現身之前,其實跟原本的自己沒有甚麼兩樣,所以才能擁有原本的記憶和人格,能順利地融入人類群體之中,而不漏任何破綻。

恐慌感是本片營造的氣氛中最主要的一個,但卻不是浮現在表現上的恐慌,而是潛藏在每一個角色的內心中。像是最初被恐慌感征服的Blair醫生,只因為對自己推算出來的結果感到恐懼,進而對未來感到絕望,而採取了極端的作為。或是Fuchs因為Blair醫生的怪異作為而私底下向MacReady警告的作為。

每個人自從得知了外星人可以模仿接觸到的任何生物後,都在無端地猜測誰已經變成了外星人。當MacReady提出用血液測試時,有些人甚至也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也已經變成外星人而不自知。

本來在營地中,MacReady是最受眾人敬重的一位,特別是血庫保存的血液樣本遭到破壞後,MacReady很自然地就成為眾人的領導。但是,當印有MacReady名字的襯衫殘骸被其他人發現時,MacReady連辯解的機會都沒有就要面對眾人的圍剿,連MacReady自己也沒想到自己也有非要用武力才能自保的時候。

對未知的恐慌引起了許多無端的指控與猜測,很有趣的是外星人是如此地熟悉人類的信任感是這麼地脆弱不堪,一旦面臨生死關頭,很容易就將槍口轉向其他人,不用費什麼力氣,只是適時地散布謠言、弄些假證據、煽動人們的恐懼。很快地,人們的恐慌感就會把他們推向崩潰的境地,為了毫無證據和說服力的猜測而逕自施行審判。

這樣說來,把外星人拿掉,把眾人恐慌的目標換成其他的東西,像是惡魔、間諜、女巫、異教徒、同性戀者、叛國賊、異端思想等等,在歷史上不是也經常地一再發生在毫無證據的狀況下就將許多的無辜者入罪、審判、公開處死的人類劣跡嗎?

像是外星人模仿George Bennings到一半、尚未完成的這一幕,眾人圍繞在周圍,對他施以火刑。

固然,George Bennings那改變到一半的外貌已經讓他已被外星人侵入的事實無法狡辯,但回想起他被MacReady追上的那一刻,張開嘴似乎想說些甚麼時,是不是在還沒來得及知道他想說些甚麼的時候就對他處刑了。

而在關押Blair醫生的小屋地底下發現的那艘縮小版的飛碟時,會不會其實外星人只是想要回家而已?然而,此地的人們並不太友善。當然,以本片的劇情來說,還未能得知挪威人到底遇到了甚麼事。外星人也許跟人類一樣,只是在求自保,只為了能夠活著回家。

也許,從片頭的雪橇犬被直升機追殺的這一幕就是在說明,被恐慌包圍的我們除了自己,其他以外的都再也無法信任,就像是把自己困在杳無人跡的荒野一樣,徹底地孤絕起來才是能夠讓自己安心的辦法。


而在本片最末僅存的Childs和MacReady,彼此的心裡是不是也正在這麼想著?在南極的冰天雪地之中,最危險的不是惡劣的天候和孤立無援,最危險的其實是眼前的這個東西,The Thing。即使沒有證據,但寧願把他當作它。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