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榮譽學生(The Honourable Schoolboy)-為了忠誠選擇背叛和為了背叛選擇忠誠

被別人出賣是一回事,出賣自己又是另一回事。


與其說,榮譽學生是間諜小說,不如說是諷刺小說。故事接續鍋匠而來,史邁利接手圓場後,首要工作就是消除海頓在圓場中留下的深刻破壞,特別是海頓的痕跡,就像是抹消舊情人的背叛一樣,海頓就像是圓場的恥辱,不堪回首。

史邁利重新啟用了康妮和迪沙理斯,恢復了遭海頓流放的無辜者,並且將整個圓場翻天覆地一翻,徹底消除海頓的可能還留存其中的眼線。史邁利意圖重振圓場聲勢的方式就是針對頭號大敵卡拉的一場反制行動。利用海頓遺留的資訊,從中反推敲出卡拉的軟肋在哪裡,對卡拉行使一次重大打擊,向表親證明圓場復活了。

然而,事情總是沒這麼簡單。情報行動的根源是來自政治,圓場的挫敗影響最大的層面反而不是情報戰上的失敗,反而是政治談判上的弱勢。過去,圓場與表親因為有著共同敵人,因此行使了戰略上的合作分工,彼此共享利益和資訊。

但是,海頓的背叛讓圓場與表親的合作出現了問題,不只是圓場可能因此無意中出賣了表親而已,而是過去的平等合作立場發生了改變。對表親而言,情報行動上的損失固然很糟糕,但是圓場的挫敗其實才真正是給了表親一個嚐到大甜頭的機會。

過去的平等合作如今已經改變了,圓場不再有足夠的立場要求對等,而是成為了表親指使下的工具,這一點,白廳清楚,史邁利也清楚。所以,對史邁利而言,他嘗試重振圓場的努力註定到頭來是一場空,註定要被政客給賣給表親,作為白廳對表親示好的舉動,以換取更大的政治合作機會。

所以說,山姆柯林斯積極走訪白廳和馬鐵婁之間的事情,積極參與到東南亞的行動之中,而史邁利卻不露聲色,縱然彼得幾乎要用喊的,告訴史邁利這場行動有陰謀在內,史邁利也只能大聲喝止彼得,不得有所質疑,因為這一切早就是白廳與表親的共識,而現在留給圓場和史邁利的工作其實是白廳給與史邁利最後的尊重,讓他至少還有時間去作一些表現,讓他多少能夠對卡拉作出一些反擊。

史邁利從一開始就不得不接受這樣的選擇,因為他愛這個國家,因此,他和圓場都必須服從來自白廳的命令,即使這個命令是要他背叛康妮和迪沙理斯和其他在這段時間與他一同奮鬥的圓場工作人員。還有,威斯特貝。

本書的主角,威斯特貝就像是史邁利未曾受到政治陰謀汙染的那一面,單純地追求活著的感覺,也就是為國效忠,純粹的情感。威斯特貝就像是一個飄泊的孤獨旅行者,他渴望著被需要的感受,特別是被國家需要。這樣的強烈感情雖然影響到他作情報員的專業和穩定,可是卻吸引了史邁利,這是一種嗅到同好的感覺。

因此,威斯特貝長年都只能作一個業餘的情報員為圓場工作。這一次的圓場動盪,讓圓場嚴重損失了不少駐外情報員和情報網。這給了威斯特貝一個機會,去作一個真正的為國報效的工作。就像是正式球員全數帶傷退場,後備球員頂替上陣一樣。

然而,啟用威斯特貝卻也反應了他的問題,同樣也是情感。威斯特貝遇到了麗澤。情報員或許不該把個人情感帶入工作之中,就像老庫洛對待他的小戰艦一樣,那些感情都是偽裝出來的,但卻是小戰艦願意為老庫洛出生入死的賣命所必要的。在情報世界裡,感情是武器,不是人性。

但話又說回來了,作一個間諜,為的也是報效國家,卻為此失去了自己的人性,值得嗎?會不會在這條路上走得越遠就越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像個人,因為連自己的真實感情都不知道在哪裡了。就像史邁利的婚姻一樣,他只敢遠遠看著安恩,相信著自己仍愛著安恩,但是對安恩卻有著數都數不完的謊言,安恩的外遇真的都是安恩的錯誤嗎?

或許,勒卡雷就是想用對婚姻的忠誠、對妻子的愛來比喻對國家的忠誠與愛,史邁利看著他那美麗的妻子,他仍愛著她,但卻無法走進他們曾有過的生活,史邁利在圓場效忠的越久,他們過去的甜蜜歲月離他們越來越遠,安恩的背叛對史邁利是個傷害,但安恩其實只是選擇了對她更有意義的答案,就像當初和海頓的一段情一樣。

情報員對白廳的選擇總是無奈,但他們只能選擇默默承受與保持忠誠,即使被背叛也一樣,無奈。

然而,威斯特貝卻沒有選擇白廳,他面對被需要的感覺、對國家的愛和對麗澤的感情,他嘗試著選擇一個能保有他擁有的人性的可能。他忠於自己的感覺,在那個七零年代的東南亞的混亂局勢之中,他或許只是覺得仍然像個人活著其實感覺還不錯吧。

而史邁利沉默的背叛圓場的人們、沉默的讓表親去處理掉威斯特貝,沉默地選擇接受早已知道的白廳的選擇,比起海頓的背叛,白廳的背叛其實對史邁利傷的更重,只因為史邁利仍相信他還愛著白廳,還愛著安恩,他沒辦法像威斯特貝那樣,為愛而死。所以他仍會在這條路上繼續前行,直到他被自己殺死為止,死在無窮無盡的矛盾之中,而這就是間諜的宿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