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星艦奇航記銀河飛龍第四季(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Season Four)-羅慕蘭的陰謀




本季開頭Borg人被擊退後就足足消失了一季,好沒後勁的種族,遭遇挫敗後就龜起來這麼久。本季同樣有很多精彩的故事登場,而且各種面向都有,不再讓Data專美於前。此外,本季的重點其實是羅慕蘭的陰謀,從之前陸續出現羅慕蘭相關的劇情中逐漸衍生出來,在本季最後終於要揭開羅慕蘭的大陰謀了。

Vol.01: The Best of Both Worlds: Part II。這集總算讓Riker等到當艦長的機會了,雖然和Guinan煞有其事地討論了怎麼當一個艦長,也包含之前和Shelby爭論再往上一步的野心,總總看來都覺得Riker準備好要接手進取號了,至少會接手個一段時間吧~卻沒料到,Riker從和Guinan的對話中學到的不是放下Picard,去走自己的艦長路,而是利用這個方式策畫了營救Picard的計謀,並且透過Picard現在作為一個Borg的事實,從中尋求突破Borg威脅的機會。當解決掉這次的危機後,Riker又迎回了Picard當艦長,難怪Riker會當了萬年大副啊~

Vol.02: Family。在遭遇了重大挫敗之後,家永遠是最好的療傷之處啊~這集總共有三條線,Picard、Worf和Wesley,講的都是同一件事,家。說真的,這三條線都寫得很棒,Picard離開家加入艦隊一去就是20年沒回去過,這一次回家他發現他需要的東西很簡單,其實就是一個可以聽他傾訴的對象。他從未預料過他會遭遇到這麼徹底的屈辱,完全沒有反抗能力,奪走了他苦心建立起來的一切,他的完美無法容許自己有過這樣的失敗,回到家人的身邊他找到了幫助他重新站起來的方法,讓他懂得如何和失敗共處。而Worf這邊則是和人類父母的重聚,其實Worf很掙扎,作一個克林貢人,他希望無時無刻地像一個真正的克林貢人,但其實他心一直向著人類父母這邊,期盼著像一個人類般和他的人類父母在一起,這是一種無法說出口的願望,但是Worf的父母了解他,因此在他選擇成為被克林貢驅逐的人之後,就毫不猶疑地來到他身邊。他們或許不清楚克林貢人的榮譽,但他們很清楚要在站在誰身邊。而Wesley這邊則是拿到了父親在18年前留給他的訊息,其實訊息內容出乎意外地簡單,但卻又如此地真實,我們都嚮往著天空、夢想,但當飛上天空追逐夢想的時候,卻又忍不住回頭仰望星空,尋找那一顆屬於自己的星星,那個稱之為家的地方,不論去到哪裡,家的連結永遠都不會斷的。生生不息、繁榮昌盛。

Vol.03: Brothers。或許那對小兄弟的危機不是很重要吧~本集的故事又把Data的兄弟Lore帶回來了,其實,Lore作為第一個正電子人,本來應該是受到相當重視的,但是因為一些陰錯陽差的問題,使得Lore處處感到倍受不平等的待遇,明明是兄弟,為何連最起碼的平等對待都沒有,每個人關心的焦點都是Data,這讓Lore心裡其實有點想要報復這樣的不平等。但是,又回過來說,兄弟之間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過去的,不管有什麼誤會都能化解的。看著Lore如此地對這一切不滿,本來也覺得或許Soong博士可以幫助Lore的,但是結果卻沒有,已經發生的錯誤是無法彌補的,Data和Lore之間真有冰釋前嫌的可能嗎?

Vol.04: Suddenly Human。這集有點像是另一個Worf的故事。這選擇確實困難,尋回根固然很重要,但也不能忘記現在所擁有的,這似乎也在說明過去發生的畢竟已過去了,有權力去知道過去發生的事,但也有權力選擇不去知道,這都端看當事人的選擇,因為他才是實際生活在其中的人,就算他願意選擇不幸福,那也是他的自由,尊重並不干涉他人的權力不就是聯邦的最高指導原則嗎?

Vol.05: Remember Me。假如有一天…如果真有那一天…一個幾可亂真的虛構世界,唯一不同的是,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正在消失,而你是唯一能感受到這一切的人,你會認為是自己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真有古怪?這集完全是Dr. Beverly的個人秀,而且還展現了她其實還挺有能力獨自解決危機的,跟平常專注在醫療和人道上的她不同。這集也挺有早期科幻影集的色彩,一個奇怪的現象正在發生,和一個神祕未知的漩渦,直到故事後段才揭示這一切的謎底,也挺有X檔案的味道。

Vol.06: Legacy。看似Yar的妹妹的故事,其實最後又轉回到了Data身上,真好命的Data,居然讓姊妹倆都對他有好感了。雖然故事談到了Yar的出生地,一個混亂的世界,以及一場計中計的陰謀詭計,但故事最終還是在探討Data的情感,這一次談的是信任和背叛。Yar的妹妹出現讓船員因為移情作用而預先對其抱持了好感,即便作了該作的預防工作和設想,但最終所有人仍然被這個感情擺了一道。而其中又以Data的反應最為有趣,Data在感受到背叛之時,又再次出現了那個表情,他只是一個Android,所以他不會因為信任遭到背叛而受到傷害,但是Data又對他和Ishara之間的友誼抱持疑問,那麼Data到底有沒有感受到情感?

Vol.07: Reunion。Worf居然有兒子了,這集的故事延續著前次Worf的父親被抹黑,然後Worf繼續承擔父親被抹黑的家族恥辱的後續發展。克林貢帝國已經搖搖欲墜了,最高領導遭人下毒即將死去,Picard必須透過選拔下屆最高領導的過程中把兇手找出來,但是在選拔過程中,Worf的伴侶、克林貢派駐聯邦的大使K'Ehleyr卻遭到競逐最高領導之位的Duras殺害。一場陰謀、謀殺、血腥的鬥爭在克林貢最高議會之中蔓延著,而且還再度扯上了與羅幕蘭勾結的可恥之舉,克林貢帝國氣數將盡了嗎?

Vol.08: Future Imperfect。可憐的Riker,連當個艦長都只是場夢而已。一個孤單的人利用類似全像甲板的技術希望能吸引一個人留下當他的同伴,而Riker就被挑上了。外星人的全像甲板實在太強了,連創造一台掃描儀作出真的掃描行為都辦得到。在外星人的幻境哩,Riker在七年後成了進取號的艦長,並接掌了艦長職務長達九年。等於說,如果TNG演到第十一季的話,Riker就能當上艦長了。此外,這個16年後的世界還頗逼真的,許多事情的發展其實並不意外,除了和羅幕蘭的和平,這個設定的契機實在不像羅幕蘭這種陰險的種族會因此而接受和平的理由,總覺得羅幕蘭如果沒有像克林貢那樣經歷過一次嚴重的內戰或是災難,應該很難願意伸出橄欖枝的,就像星戰啟示錄那樣遭遇到政變,整個帝國的領導層都換了腦袋才有可能吧。

Vol.09: Final Mission。挑戰好幾次星艦學院的Wesley總算如願要入學了,但在入學前一定要跟Picard來一場難忘的冒險,將兩人的情誼締結的更加緊密。其實這集大致上就是進取號同時面對兩場危機,一場危機其實說不上什麼大麻煩,只是需要花時間處理,但偏偏時間卻是另一個危機最需要的,Picard和Wesley迫降在一個沙漠星球,不僅遇難還缺水。更糟的是,礦工艦長魯莽地挑戰泉水的防衛系統,導致Picard為了救Wesley而受到重傷,生命危在旦夕。在這邊的危機急需救援的情況下,偏偏進取號就卡在一個需要花時間處理的問題上。幸好Wesley穩住了局面,沒有驚慌失措,而是耐心地分析防衛系統的弱點,一步一步地攻破防衛系統取得泉水,藉著水保住了他和Picard的生命,支撐到進取號來援。充分地展現了一個合格的星艦船員該有的勇氣與智慧等良好的品德。話說,Picard居然說星艦學院最聰明的人其實是個園丁(Boothby)!?看來學院裡臥虎藏龍啊~

Vol.10: The Loss。難得又看到純科學探索的一集了。這次出現了一個謎樣生物,一個二維的生物,但卻擁有驚人的重力場控制能力。當進取號被這個生物的重力場困住時,Troi的移情能力被暫時地封住了,喪失了感知能力的Troi就像個盲人一樣,失去了與生俱來對週遭一切一直仰賴的知覺,所有的一切變的極不真實,就像所有人都成了平面,沒有深度、沒有色彩。但這只是自己以為所見到的是如此,但其實並不是。在這個平面的世界背後還有其他的東西,只是看不見、摸不著而已。因此,Troi從中悟得了理解這個二維生物的方式,從二維的角度來思索這個生物的需求,幫助進取號脫離了重力場。話說,這是第一次出現宇宙弦的碎片,一個斷裂的二維空間,且擁有強大的重力,如剃刀一般在宇宙間飄移。

Vol.11: Data's Day。Data的一天。這集跟本就是Data的個人影像日誌。對Data來說,了解情感並不困難,但要弄懂情感對人的影響有各式各樣的變化才是最困難的。明明該是開心的事,卻感到生氣。明明是個玩笑,但卻聽來如此地不順耳。這些人類情感中的奇妙變化才是完全以邏輯思考的Data搞不懂的地方。雖然情感是如此地麻煩和複雜,但這也是人生的樂趣,失去了這種微妙的小地方,人就不像人了,而Data或許有一天也能理解這個有趣的小魔法吧~

Vol.12: The Wounded。戰爭就像毒癮,一開始都會排斥和不屑,但當接觸越久之後就漸漸地習慣了戰爭,然後就再也離不開戰爭了,因為你已經徹底被戰爭改變了,你不再是原來的那個自己,那結果改變的是如此自然,連自己都無法察覺自己已經不再是自己了。戰爭來得如此容易,但卻成為永遠的傷痕抹滅不去,成為了沒有戰爭就無法找到自己的孤獨者。J.R.R. 托爾金所描述的魔戒也正是在暗示戰爭的恐怖與傷害,凡是接觸過魔戒的人都無可避免地留下傷痕,永遠無法復元的創傷,只能避居世俗之地,將自己放逐出這個世界,孤獨地終老。雖然星聯不會單方面打破和平,也不會主動挑起戰事,同時也會主動伸出友誼之手,期盼長久和平的降臨,但這並不代表星聯是蠢蛋,對於不懷好意的舉動,星聯仍然會張大眼睛注視著、監看著。

Vol.13: Devil's Due。還以為TNG也跟TOS一樣出現了神話人物。一個自稱Ardra的女人,利用人民根深蒂固的恐懼信仰,透過一場戲法試圖從中獲取不當利益。雖然說,本集其實是在談恐懼的影響力,但整部劇集和最後的法庭戲其實都圍繞在那炫目的戲法要怎麼被破解掉,而沒有多少空間讓恐懼這個主題發展起來,其實挺可惜的。而且最重要的,當Geordi開始調查她的力量來源,而她卻不自覺時,這場幻術就註定是場魔術表演了,因為要是真的惡魔,別說變變眼前的戲法,連人心都能猜測和洞悉,更能展露出無遠弗屆的無窮力量,就像Q那樣無所不能。所以連Geordi都可以偷偷摸她的底時,她就已經被證明了不過是個騙子而已。

Vol.14: Clues。如何由自己設定出一個連自己也解不開的謎題?好奇心真的會殺死一隻貓啊~固然好奇心能讓人類超越自我去追尋謎題的真相,但有些真相還是別碰的好,因為那不是人類能夠應付的領域,為了避開這樣的危險,與其給予威嚇,不如消滅好奇心會更有效,只要讓人類對此喪失了興趣,也就不會再度踏足此地了。

Vol.15: First Contact。好有科學教育意義的一集,這才是我們踏足宇宙的目地和理想。這集從相反的角度來看現在的自己,當我們已經成為宇宙居民時,我們會怎麼看待過去的自己?最高指導原則和渴望與新的宇宙居民結交友誼的心情交織在一起,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同樣的,對方也是有一樣的心情,有人害怕踏足未知的世界,也有人渴望探索那無邊際的遼闊星空與數千光年之外的友誼。固執的人們未必都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這個尚未準備好接受這一切的世界,與其冒進地科學探索,更重要的教育和人文,只有當人們的心裡作好了準備,飛向曲速時代的機會才會真正地來臨。話說,那位主導曲速科技發展的科學部長Mirasta Yale宛如Contact的Ellie,自小就渴望那遙遠的星星,期盼著在星際間旅行,知道我們在這個宇宙中並不孤獨,然後Mirasta Yale終於如願以償地成為進取號上第一位來自Malcor III的乘客。

Vol.16: Galaxy's Child。可憐的Geordi,上次只能跟全息圖像談戀愛,這次終於見到真人,可惜對方卻結婚了。這次的危機其實就是Booby Trap翻板,一樣用硬來的是無法解決問題,特別是這次面對的還是新型態生命,已經因為失手誤殺了母親,實在不想再錯手殺了小孩。雖然雙方因為在專業上的默契而解開了誤會,但最後的現實還是給了Geordi一個孤獨的身影。

Vol.17: Night Terrors。強烈建議星聯要給每一艘星艦配置一台Android。遇到這種危機只有對此免疫的Data才能正常工作,如果沒了Data,進取號大概也難逃幻覺的毒手了。話說,裂口對面的外星人就不能用正常一點的方式求救嗎?一定要用這種危險性這麼大的心靈感應方式來呼救,結果救兵還沒搞懂怎麼回事就先被外星人的心靈感應給整死了,相比起來,會吞噬能量的Tyken裂口還比較沒這麼危險。220星站人員一定很驚訝,進取號居然是靠Data一人返航的。本集探討的是REM睡眠對人類活動的影響,比起全面啟動在夢中的冒險,本集探討如果失去REM睡眠,人類將會喪失正常判斷事物的知覺,變得易躁易怒,最後受到幻覺的支配。可以回想,當人在精神極度緊繃且疲勞、睡眠不足或品質不佳時,會變得對週遭事物過於敏感,且情緒極度不穩定,易衝動和失控。所以,人還是要早睡早起保持心情愉快,維持良好的生活品質才能擁有健康和充沛的身心。

Vol.18: Identity Crisis。這集有點像是科幻恐怖片的感覺,五年前的一個調查任務,調查一個前哨站所有成員無故失蹤的事件,此次調查無疾而終,但卻在五年後,所有參與調查的成員也開始發生異常。成員劫持了太空梭返回當初的調查地後,也像當初的前哨站成員一樣都消失了。整個故事宛如金字塔探險隊的故事一樣,曾涉足該地的人都在數年後失蹤,就如同遭到詛咒一樣。這是一種生存在該星球上的神祕生物,這種生物沒有智慧,十分膽小,憑藉著獨一無二的環境擬態能力和阻絕生命訊息的皮膚層,成為潛伏在此星球上的隱形生物。此膽小的生物卻依賴著將後代寄宿在其他生物的體內將之轉化成與他們相同的基因生物來完成後代繁殖的工作。最膽小的生物用最具侵略性的方式將其他生物轉變成與他們相同的存在來消滅異己的威脅,直到這個星球上的生物只剩下一種為止。

Vol.19: The Nth Degree。這集真有趣,Mr. Barclay回來了,而且這一次帶來了一個非常棒的任務,替星際聯邦引薦外星人,邀請進取號到Cytherians的世界作客。本來以為這次Mr. Barclay突然聰明五倍,所有大腦潛能被大幅開發後會成為另一個危險的超人類,特別是當Mr. Barclay因為進取號上的電腦運算速度不足以阻止Argus陣列上的電腦超載而引發的反應爐連鎖爆炸的危機時,Mr. Barclay利用全像甲板建立了一個人機神經界面的系統,讓進取號的電腦直接透過他的大腦計算,阻止了反應爐爆炸的危險,但卻也讓Mr. Barclay和進取號的電腦融為一體,無法分離,宛如攻殼機動隊的素子和魁儡師的結合一樣,人和機械融合成一體了。更要命的是,Mr. Barclay以他超常的智慧利用曲速引擎創造了一個前所未見的子空間航行方式,突破了星艦曲速航行的極限速度,短短數秒就橫越了三十萬光年的距離,來到了Cytherians人所居住的星系。然後一切謎題才解開,原來發生在Mr. Barclay身上的怪事都是因為Cytherians人的邀請函,Cytherians把Mr. Barclay變成了一個強制啟動的邀請系統,Mr. barclay不只是變的更聰明、更先進而已,更是變成了Cytherians人發給其他星際居民的地圖,指引著他們來到Cytherians的世界,與Cytherians來一場智慧與文明的交流。不曉得與Cytherians人的這場交流能帶給星聯在未來去對抗Borg人多少幫助?而Mr. Barclay似乎也在這段驚奇的旅程中發生了一些改變,他又往前再多踏出了一步。

Vol.20: Qpid。Picard和Vash又聚在一起,完成先前未完的緣份,但其實主要是Picard可以大方地承認這段感情,而不用特意在船員面前偽裝起來。而且這次居然是Q出面當月老,因為上次欠的人情債還沒還,所以這次Q決定來幫Picard推一把,讓Picard知道他不擅長處理的感情事對他其實是有潛在的危險,而且最重要的是,讓Picard知道感情事其實沒這麼困難,好好地面對一次就能知道感情事其實也是可以成為力量的。不過,最後Q仍不改其本性,因為Vash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女人,幾乎是Q遇過最有趣的人,因此就被Q邀請成為探索銀河系的夥伴了。

Vol.21: The Drumhead。或許長年生活在懷疑別人的日子裡,不知不覺中就習慣了這種感覺,懷疑別人成了一種直覺。在人類的歷史中幾乎少不了的故事就是獵女巫、控訴異己這類的公眾暴力審判,仗著權勢地位和人數上的優勢,指責任何人莫須有的罪名,要求他為不該由他負責的事情背上刑罰,只因為他有那麼一點點不同,只因為他有可被質疑的理由。公正的價值不是在於抓到幾個叛徒,而是維護唯一的真實,不捏造真相、虛構事實、踐踏自由的真諦。只有真正尊重他人的自由時,才是自由的真理。

Vol.22: Half a Life。這集真是有夠沉重的,沉重到連Deanna那過於活潑的母親Lwaxana都應付不來。本來以為這集會跟以前一樣,凡是有Lwaxana的地方都會是一片歡樂和一團混亂,然後最後又被Lwaxana的Betazoid人的心靈感應能力給玩弄在手掌心。但結果卻沒有,Lwaxana和Timicin就一對晚了二十年才相見的情侶,但一見面就要面臨死別。死別的理由卻是Kaelon II上的獨有文化,因為Kaelon II的太陽日漸衰弱,不到半個世紀後就要死亡。衰弱的太陽已經無法再供應足夠的能量給予Kaelon II上的生物使用,所以為了保持Kaelon II的資源能留給新生代,因此對超過六十歲Kaelon人實施解決之道,讓他們在渡過六十歲生日後自我了斷,將星球上所剩不多的資源留給他們的孩子。而正因為Kaelon II的太陽正在死亡,所以Timicin著手研究如何拯救他們的太陽,好保護他們的家鄉,讓他們的孩子能世世代代繼續以Kaelon II為家,作一個有根的Kaelon人。Kaelon II對Kaelon人來說很重要,因為這是他們的根、他們的家,所以拯救Kaelon II的太陽也十分重要。但像Timicin這樣年滿六十歲的人,就像Kaelon II的太陽,生命光輝即將走到盡頭,但卻無法否認他的光芒就是這個家的燈塔,失去了燈塔就像失去了太陽,當資源越來越少的時候,Kaelon II會要求解決之道變成五十歲?四十歲嗎?當這個時候來臨時,Kaelon II的下一代還能從他們的上一代獲得到多少關於Kaelon II的記憶、文化、傳統和所有身為Kaelon人有關的一切。這些將會隨著時間漸漸淡薄,就像逐漸黯淡的太陽一樣,衰老不是造成這個種族死亡的原因,遺忘才是這個種族死亡的原因,再也沒有人知道這個種族曾經的模樣,即便是曾經生活在Kaelon II上的Kaelon人。

Vol.23: The Host。好殘酷的真愛考驗。難得Beverly可以和Troi一樣來一場異星戀,結果對方卻是一個特殊複合生命體,由寄生物和宿主結合而成,真正的主人是寄生物。這場考驗先是宿主死亡,寄生物暫時轉移到Riker身上,而Beverly卻必須看著眼前熟悉的朋友,卻又不得不接受現在他其實是Odan。當好不容易撐過,能夠接受Odan其實是個醜陋的寄生物,而眼前的Riker跟過去的Odan是同一個靈魂時,下一個替換的宿主送到了,但卻是個女的。這一連串的震撼就如同海馬的故事,當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我們還會彼此相愛嗎?

Vol.24: The Mind's Eye。懸疑性很強的一集,羅慕蘭又在搞鬼了,為了撿拾漁翁之利,因此對Geordi實施了洗腦術,並且配合潛藏在克林貢的好戰份子,聯合三方促成一場陰謀,意圖挑起星聯和克林貢的戰爭,粉碎星聯繼續擴張的實力。這集其實對羅慕蘭的意圖並不意外,只是對自始至終仍不現身的羅慕蘭詭計的幕後主使者比較好奇。有意思的是,克林貢帝國衰落至此到不得不與星聯結盟時,克林貢內的反對分子仍然層出不窮,而且一些反對者偏偏都是表面上看似贊同的人,倒是那些一天到晚喊打的,反而不會私底下搞鬼。顯然要識別是不是真正的克林貢人就是看他有沒有把心裡的不滿直接表現出來,直來直往才是戰士本色。而那些假意友好,但私底下卻在搞鬼的早就背棄了克林貢的戰士精神,也難怪會跟愛玩弄陰謀詭計的羅慕蘭結盟了。

Vol.25: In Theory。Data談戀愛?好吧~或許這個結局一點也不意外,Data這種表露真實感情的特色註定他很難在感情生活中發出自我的真實一面。人類的感情就像無從探知何時何地會出現的暗物質一樣,一旦來到,原本的一切就不再存在,變換成另一種物質,但又會匆匆溜走,不知不覺就又變回原本的自己,完全不能明白為什麼當初會是這樣的感覺。人類的情感複雜、善變大概是Data永遠也弄不懂的宇宙奧秘吧~

Vol.26: Redemption。又在最後一集玩上下集遊戲了,上次這樣玩應該拉抬了下一季不少收視率吧~這集故事延續Worf的家族榮譽和克林貢帝國內部的問題,也就是Duras家族和羅慕蘭勾結的問題,而且這個羅慕蘭的幕後主使者(看起來很像Yar)居然是對Geordi洗腦的那集有關,看來羅慕蘭祭出了殺手澗,試圖從克林貢帝國內部分化與星聯的不穩固連盟,挑起克林貢和星聯的矛盾和衝突,扭轉整個局勢的平衡,好有政治遊戲的一集。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