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1日 星期日

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選擇成為壞人或是墮落成為壞人的差別

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嚴格來說,TDK和TDKR比較像是一個系列,從TDK開始,諾蘭的蝙蝠俠世界遠離了奇幻世界,更加地靠近現實世界,可以注意到在開戰時刻中出現過的奈何島和高架鐵路等大型虛構佈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實景拍攝,而且在實景拍攝時還動用了難以駕馭IMAX攝影機,諾蘭似乎想要在真實世界的城市中拍出些甚麼東西。

還有一個值得一提的就是電影色調,在開戰時刻採用的是黃褐色的質感且帶有鮮明的奇幻感,為的就是突出蝙蝠俠來去無蹤的神秘感,藉此來造成蝙蝠俠要帶給罪犯的恐懼效果。而黑暗騎士從一開場就打破了前作所締造的質感,改走清楚明亮的藍黑色。除了抽離奇幻色彩之外,更把蝙蝠俠那神出鬼沒的效果作相當程度的減弱。

開幕戲是小丑夥同五名同伴搶劫銀行的戲,這場開幕戲有三點需要注意。首先是電影色調很現代感,如果不特意提醒的話,開場這幕戲很容易會看作是現代警匪片,因為完全找不到超級英雄電影的奇幻色彩,更不用說小丑的妝沒有過於誇張的卡通效果,而是詭異不和諧的裝扮。而且小丑在開幕戲所穿的服裝還是一般的西服,一直到小丑再度出場,現身在大白天聚在一起作心理治療的黑幫老大面前時,才換上了經典的紫色西裝。



其次是IMAX的使用,雖然說開幕戲是很重要的,但一般來說,對於其他導演如果要在電影中使用IMAX的話,幾乎都會選擇用在重頭大戲上,也就是劇中會出現的大型動作場面。可是,以黑暗騎士的開幕戲來說,這場開幕戲除了一開始的大樓間滑降較有動作感之外,銀行中的搶戲其實沒有多少動作戲的表現,更多的是用文戲來突顯戲劇張力,而非靠動作戲來刺激感官。

反倒是動作戲更加豐富精彩的蝙蝠俠這邊的開場戲沒有用IMAX拍攝。



第三則是大反派的介紹,這場銀行搶劫的戲碼不只是表現小丑的膽大妄為和對人性透徹的理解和利用而已,更主要的是表現出一種沒道理的破壞,而且這種沒道理的破壞是對所有人一概平等的,不管是好人、壞人、善良市民、無賴流氓、黑道份子,在小丑的眼中都是一樣的,都是用來滋養混亂的鮮血。

回顧開戰時刻的超級英雄史詩創作的要素:真實感、史詩感、故事主題這三項,就可以發現黑暗騎士想要進一步成就甚麼樣的目標了。


黑暗騎士想要造成更強的真實感,所以捨棄了開戰時刻的奇幻色彩,完全以實景拍攝整部電影,而且所有的故事都是發生在高譚市內,甚至遠征到香港的行動也會發現那不過是高譚市的視覺延伸而已,仍然以表現出一個現代都市的戲碼為主。忽略掉偉恩大樓的話,其實不容易分辨上下兩張圖一個是高譚市、一個是香港。



而且能實際現場拍攝就採取現場拍攝,避免採用攝影棚搭景拍攝,除非是實景拍攝辦不到或是拍攝工作有困難才會採用實景和攝影棚特技的後製特效處理。例如:在香港的跳樓滑行動作戲就是採用部分實景、部分攝影棚特效後製,然後再組合起來的作法,總之就是盡可能地保持呈現出來的都是實景拍攝的感覺。(PS:這段動作戲確實有嘗試真實特技的表現方式,只是最後香港政府不同意在市區內進行這麼危險的特技拍攝。)



可是,一旦完全採取了實景拍攝,而且故事又幾乎都發生在現代都會中,就會發生視覺上的遼闊感不足的問題,因為少了遠赴壯觀外景地的鏡頭,而現代城市的拍攝又多集中在區域上,而沒有全景式鳥瞰的視角。在開戰時刻,壯觀的外景地和高譚市的鳥瞰鏡頭(這個鳥瞰鏡頭完全是用特效組合幾個真實城市再加上虛構的景貌產生的)拉大了故事的格局,而黑暗騎士卻缺少了這樣的橋段來塑造故事的壯觀樣貌。



這時候就需要IMAX來拓展視覺上的不足,利用IMAX的特性,除了主要的動作戲之外,片中出現的城市上空拍攝鏡頭也幾乎都採用了IMAX來拍攝。為的就是拓展觀眾的視覺震撼感,從中產生景觀壯大的感受。而且IMAX還能與電影採取的明亮色調相得益彰,更加地把視覺上的清晰和遼闊發揮到極致。

最後則是故事主題。若說開戰時刻是布魯斯偉恩終於找到如何掌握憤怒的力量來將恐懼散布到罪犯身上的方法,那麼小丑則是把恐懼平等地灑向所有人,不分好壞。

在開戰時刻中,忍者大師使用精煉過的藍花萃取物,將之施放到高譚市的自來水管道中,透過微波發射器讓全市的水蒸發成水氣,讓整個高譚市的人都吸入有毒的氣體,然後陷入恐懼的幻覺之中,讓整個城市毀滅。

在黑暗騎士,小丑作的事跟忍者大師是一樣的,只不過小丑不需要藍花的協助,他洞悉人性的脆弱之處,挑動人性的矛盾和利益衝突,在人性的裂縫之中灑入恐懼的種子,吸取鮮血來滋養恐懼,當內在的恐懼漲大到無法控制的時候,高譚市就能陷入混亂而毀滅了。

同樣的,小丑的行事也跟忍者大師一樣分為對整個城市和對布魯斯偉恩兩項。不過,在開戰時刻中,忍者大師對布魯斯偉恩的挑戰只有點到為止,主要就是在湯馬斯偉恩身上,也就是忍者大師的計謀曾因湯馬斯偉恩而受阻過,然後又因布魯斯偉恩最後的反叛而損失根據地的新仇舊恨罷了。

可以說,本來在布魯斯偉恩和忍者大師之間可以描寫得更多一點亦父亦子之間的愛恨情仇,但開戰時刻卻輕描淡寫的帶了過去,大概和阿福的角色定位有所衝突,所以那種父子反目的效果就顯得相當清淡。



在黑暗騎士中,小丑針對布魯斯偉恩的挑戰就相當明顯強烈,其中又特別針對布魯斯偉恩的希望而來。還記得開戰時刻最後,瑞秋對布魯斯所說的話,只要布魯斯不再需要蝙蝠俠,瑞秋就會跟他在一起。但問題是,布魯斯沒辦法捨棄蝙蝠俠,那是他在失落七年之後終於找到的生存目標,可是布魯斯又需要瑞秋,所以他開始有了期望,期待出現一個人來代替他成為蝙蝠俠,讓蝙蝠俠一樣存在,或是以另一種方式存在,讓他可以離開蝙蝠俠回到瑞秋身邊,而這個期待就是哈維丹特。



可是這個期待卻是以一種極諷刺的樣貌出現,他的期待不僅取代了蝙蝠俠,也取代了布魯斯偉恩,同時可以陪伴在瑞秋的身邊又可以成為希望的象徵,那麼布魯斯偉恩還剩下甚麼?他被逼急了,他被逼得想要趕緊卸下面具,告訴瑞秋他不再需要蝙蝠俠了,現在高譚市已經有另一個蝙蝠俠可以二十四小時存在,而不是只能在半夜行動而已,而且還可以光明正大的用體制內的手段打擊犯罪,而不是像他這樣偷偷摸摸用非法的行為打擊犯罪。


布魯斯偉恩為了急著回到瑞秋的身邊,因此急著把哈維丹特推向一個過快的高度,急著把哈維丹特變成新的英雄,讓布魯斯偉恩可以趕快從城市守護者的位置上退休。但,真的太急了。哈維丹特不是布魯斯偉恩,他遠還沒有作好準備像布魯斯偉恩這樣可以承擔一切的風險去守護城市,而小丑看出了這一點。

開戰時刻,忍者大師從父親這個角度和布魯斯偉恩發生衝突。黑暗騎士,小丑從愛情這個角度和布魯斯偉恩發生衝突。從對超級英雄的內在衝突的描寫上來看,黑暗騎士的描寫比開戰時刻充分且豐富有層次許多。

在開戰時刻,布魯斯因為恐懼讓父母送命(其中特別又強調父親),而忍者大師則教會他控制憤怒並進而掌握恐懼,但最後的決戰卻沒有在恐懼這個點上讓兩人發生精彩的衝突和昇華。但在黑暗騎士中,克里斯多福諾蘭改進了這個缺點,讓恐懼更加地深入到劇本和角色之中,讓恐懼帶領著角色行動,並讓角色從恐懼中成長、蛻變。


而選擇小丑作為恐懼的代言人則是一個意外又絕妙的答案。意外的是開戰時刻本無續集的計劃,但卻選擇了小丑作為故事結尾的延伸想像。絕妙的是小丑這個角色的確是恐懼的最佳代言人。

布魯斯因為看到了哈維和瑞秋的關係,而且哈維的白騎士特質完全讓蝙蝠俠失去了著力點,布魯斯害怕失去瑞秋、恐懼著瑞秋最後會選擇了哈維而離開他。所以布魯斯急著把哈維送上城市守護者的寶座,但最後的結果是哈維還沒準備好承擔這個責任,哈維不像布魯斯受過忍者大師的訓練,掌握了憤怒和與恐懼共存的能力,所以哈維重重地摔落下來,徹底被絕望淹沒。




哈維會墮落而布魯斯卻沒墮落,除了布魯斯曾被瑞秋打醒之外,還有一個主要的關鍵就是阿福。因為有阿福的永不放棄,所以布魯斯才可以在正邪之間游走而不墮落,而哈維正是缺了這樣一個永不放棄的朋友的守護,當他面對巨大的痛苦時,沒有人能伸手拉他一把,所以才給了小丑可趁之機。

黑暗騎士比開戰時刻更加強了布魯斯偉恩的內在危機,並且和反派對城市的挑戰結合的更好、更完整,最後更讓布魯斯偉恩在內在危機援救上的失敗而從中領悟到他原本的責任、他的人生目標和存在意義。當他同時失去了瑞秋和白騎士的時候,他仍然可以在巨大的悲傷和痛苦中繼續奮戰,而這就是他和哈維不同的地方。


不管遭遇甚麼樣的困難,不管遭遇到如何誤解,堅守信念作出正確的選擇,持續朝著理想努力。在黑暗之中,唯有他能見到真實,也唯有他能阻止壞人的計劃,但是當他做出行動之時將會遭到誤解,變成人們眼中的壞人的時候,他仍然義無反顧地去做,只因為這是對的,不是因為這樣做會成為英雄或是壞人,而是因為這樣做是對的。

Alfred Pennyworth: Endure, Master Wayne. Take it. They'll hate you for it, but that's the point of Batman, he can be the outcast. He can make the choice that no one else can make, the right choice.
「忍耐,偉恩少爺。承受他。人們將會恨你,但這才是蝙蝠俠存在的意義,他可以離經叛道。他可以做出沒人能夠做的選擇,那唯一正確的選擇。」

You either die a hero or you live long enough to see yourself become the villain.
「你可以像個英雄般死去,或是活得夠久看到自己變成壞人。」

這句話不僅是說給哈維聽的,也是說給布魯斯聽的。


英雄或是壞人由誰來決定?

重點是,你是不是仍堅守著原本的信念,若是信念不變,那麼外在的英雄形象即便死去了也無所謂,若是信念已改變了,那像個英雄般死去又有甚麼意義?

羅馬共和國的最後一個執政官凱薩,他的壞人形象是因為他是一個暴君而得到的?還是因為他最後成了一個獨裁者而得到的?他是否喪失了他的信念?凱薩為羅馬成就了許多偉大的事業,更替日後的帝國時期奠定了更為堅實的基礎,凱薩是英雄還是壞人?

Well today I found out what Batman can't do. He can't endure this.
「今天我發現了蝙蝠俠的弱點,他不能忍受被痛恨。」

現在,布魯斯偉恩可以承受這一切,堅守信念,只為理想而生。

若說開戰時刻是一則講述超級英雄誕生的奇幻史詩,那麼黑暗騎士則是一則現代羅馬城的英雄史詩。

The Joker: I like this job - I like i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