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1日 星期一

星艦奇航記銀河飛龍第三季(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Season Third)-Borg來襲!

第三季的故事品質真是令人驚艷。


經過兩季的步調調整,第三季已經讓TNG這個系列走向穩定,並且可以往更高、更多、更深遠的方向進一步探索,讓TNG展現出一個穩固且成熟的系列脈絡。另一方面,第三季給予主要角色的戲份相對較為平均一些,不會像前兩季那樣,Data佔去了大多數的戲分。不過,有關Data的故事仍然是相當地出色,幾乎是全季中最出色的幾集之一。

Vol.01: Evolution。Dr. Beverly Crusher回歸了,第三季第一集的主題是揠苗助長,從兩個層面來表現。第一是Crusher母子之間的互動,因為Dr. Beverly Crusher離開整整一季,在這段時間,Wesley改變不少、成熟不少,可以說Wesley成熟的太快,超出這個年齡所應該表現出來的太多,承擔了太多重任,因此Dr. Beverly有點擔心Wesley會因此而被過重的責任給壓垮。另一個層面是機械智慧生命的誕生與發現,快速進化的機械生命和進取號的任務發生衝突,急於追求百年難得一見宇宙奇景的探測的Dr. Paul Stubbs為了求好心切,讓雙方差點爆發滅絕戰爭。不過兩件事都因為開誠佈公的講開了,取得了雙方都能接受的結果,和平收場。簡單說,不管事情多麼重要,都不要給予自己過於沉重的壓力,為了求好心切,讓背負在己身的責任超出自己的能耐太多,以至於使自己走的太過極端而讓事情變得無法收拾,一敗塗地。

Vol.02: The Ensigns of Command。Data的表演和理性與感性的平衡。沒有辦法表達感情的Data面對了一個難關,他必須動之以情來說動意志堅決的居民撤離危險之地,而且Data得不到進取號上其他人的幫助,他必須自己去理解和找到辦法來作到這件事,即使是適當地說點小謊,不那麼誠實,稍稍誇張一點也行,只要把任務完成即可。另一方面,Sheliak是一支自視甚高的種族,為了讓星聯沒有模糊空間可以討價還價,因此以極為詳細的方式訂立了雙方的條約來仲裁一切爭端。在處處徵求唯一事實的Sheliak的面前,Picard終於在條約中找到了一絲機會為星聯爭取到了足夠的籌碼,利用絕對理性的條約內容整倒過於重視事實理性的Sheliak。兩邊的任務正好是有趣的相反對比。

Vol.03: The Survivors。過於仁慈真的對嗎?一個高階的生命體,擁有驚人的力量,可以創造出任何物體,甚至是永生都辦得到。不過,他為了堅守自己的仁慈,沒有適時地作出正確的選擇,讓事態往更糟的方向發展,導致了無法挽回的慘劇。以一萬一千人的死亡換取五百億人,一整個種族的滅絕。擁有力量之人沒有在適當的時機作出該作的事,反倒讓自己的力量爆發,發洩了仇恨。但是,面對這樣的存在,人類又有甚麼樣的能力和立場去評斷他。畢竟他是遠高於人類的存在,一個Douwd人。

Vol.04: Who Watches the Watchers。很有啟發性的一集,重點就是在探討理性的重要性。即使是一個類似瓦肯人般理性的種族,在早期發展時,也會受限於知識上的貧乏而對不可知的一切產生過度迷信的問題,而且也同樣會因為情感上的薄弱而在迷信上更加地沉迷,從而導致一個往黑暗時代發展的歷史。而要破除迷信,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們親眼見到真相,真正地去理解到沒有什麼無所不能的神仙存在,有的只是文化科技發展水平不同的兩個種族,沒有誰是凌駕於誰的,因為彼此都是凡人,沒有人該是作主人或是作奴隸的。

Vol.05: The Bonding。這次是討論如何從親人死亡的悲傷走出來的故事,特別是再度挖開Wesley和Picard之間的過去,在TNG首播時就曾提到過Wesley的父親死於Picard領導的一次星際任務中,這曾在他們兩人之間留下了一道鴻溝,這次則是另一次遭到傷亡的外勤任務,領導者是Worf。同樣的,相同的悲劇再度出現之時,Wesley也不免又再度想起過去的情景,但是他能從悲傷中走出來,就代表著他可以以過來人的身分向Jeremy分享這一切,幫他一把。然後,應該是第一個地球人和克林貢人結拜成兄弟吧~Jeremy以後一定很罩得住,因為他有一個克林貢人當他的拜把哥哥。

Vol.06: Booby Trap。完美的科技陷阱,當你越想要計算的越完美、越快速,就越容易陷入這樣一個簡單的陷阱,讓更快、更強大的力量成為埋葬自己的墓地。這一集難得讓Geordi有艷遇,可惜只是讓本集的主題浮現的提點,Geordi超快就被發卡了。很有意思的就是,Geordi經過完美計算安排的約會程序卻讓他快速被真人發卡,而他一點也不刻意地規畫和依循本性相處的程序卻成了奇妙的成功相處經驗,即使對方是一個虛擬程序的人,更有意思的是,這個程序,也就是Dr. Leah Brahms甚至還可以對Geordi的感情作出回應,Dr. Leah Brahms隨時都陪伴在Geordi身邊,因為她就是Geordi日夜相伴的反物質引擎核心,這是代表Geordi也要跟寇克一樣,走上不歸路嗎?終身只愛一艘船、一具反物質引擎核心?

Vol.07: The Enemy。怎麼覺得這集是在裱Worf?其實這集羅幕蘭的陰謀是什麼顯得不太重要,反正最後也沒有給任何的可能性解答。倒是著重在一個傳統的劇情上,就是互為敵人的雙方依賴著彼此的能力,成為對方的雙眼、對方的手足,互相幫忙逃出生天的故事,這一點其實不難看出來。另一點則是對羅幕蘭人有深仇大恨的Worf,面對著死亡關頭的羅幕蘭人,Worf完全不願意放下個人的私仇來幫助瀕死的羅幕蘭人,寧願眼睜睜地看著羅幕蘭人死去,即便心裡知道救助羅幕蘭人對聯邦的價值有多高也不改變。一來一往,變成Worf的舉動幾乎促成了戰爭,但是Geordi的舉動卻挽救了這場危機,真是奇特的故事編排。因為若是讓Worf作出合適的選擇,其實更有戲才是,讓Geordi來擔此重任反倒沒多大看頭,因為Geordi對羅幕蘭人沒有私怨。就像是邁向未來,選擇讓寇克擔任克林貢和平大使的護衛一樣,這是一個真正的挑戰,這才能真正表現出角色的掙扎。

Vol.08: The Price。一個穩定的蟲洞代表著一個非常具有戰略價值的交通要道,一場關於這個蟲洞的拍賣談判開始了,同時間也是兩個半血的Betazoid人相遇的時刻。其實無關於這個蟲洞最終是否真有價值可言,故事的重點還是放在Betazoid人身上,特別是對於混血的Betazoid人,他們要如何面對這樣的困擾,也就是心靈感應這件事。Betazoid人獨有的心靈感應能力往往會使得自己成為眾人所排斥的對象,這一點在Troi的母親登場時就已經表現的相當清楚,純血的Betazoid人的心靈感應就像一面照妖鏡,把在場的眾人內心醜惡面一絲不露地完全展現出來,這樣的結果對其他人來說當然是相當不愉快的,所以聽到Betazoid自然會讓人想要排斥和遠離。而混血的Betazoid人則是對於這樣的尷尬總是不知所措,自然而然地就會想要隱藏自己的能力,想要讓自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混入團體中,但又在不知不覺中使用心靈感應能力來讓自己獲得優勢,讓自己成為團體中不可或缺的要角。這樣一種矛盾的心理其實是自我欺騙,讓自己活在謊言中,無法以真心去與人交流,而Devinoni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而且他更以這樣的力量來參與蟲洞競標。反之,Troi雖然在情感面上是站在Devinoni這邊的,但是她更清楚理智面的道理,這種騙來騙去的生活不是她喜歡的,她作為一個Betazoid人就是希望以誠實來面對朋友,讓理智來引導她,選擇一個可能比較孤獨但是對自己誠實的答案。回顧到最初,本集剛開始時,Troi就收到了一封母親寄來的信,雖然不知內容,但是一旦跟Troi母親有關,多半就跑不掉Troi內心的抉擇,特別是身為Betazoid人的抉擇,而誠實永遠是最好的答案,有什麼東西的價值比得上誠實呢?

Vol.09: The Vengeance Factor。沒有想到仇恨可以延續超過半世紀這麼久,仇恨可以讓一個人願意犧牲所有的一切來達成復仇。在仇恨的戰爭中,一群人逃離了這個無止盡的復仇,成為流浪者,這群人雖然不再像過去那樣為了復仇而大開殺戒,但卻為了自由而四處流浪和掠奪。但是,沒有想到,這群人過去結下的仇恨在超過半世紀後仍然有人在追殺他們,就像是過去陰魂不散的鬼魂一樣,復仇似乎沒有盡頭,一點一滴在吞食著他們的生命。而似乎要等到察覺仇恨的力量居然可以到達這樣的程度時,雙方才會感到仇恨是多麼可怕的事情,才會懂得珍惜和平與理性的社會。

Vol.10: The Defector。羅慕蘭的叛逃者。這一集的故事很難得是一則比較純軍事策略面的劇情,從聯邦和羅慕蘭雙方表現出一種靜態的恐怖平衡,羅慕蘭有野心,但是不願當第一個開槍的,聯邦對羅慕蘭忌憚,一直想處理這個心腹大患,一個羅慕蘭叛逃者成為了這場幾乎成為戰爭的導火線。羅慕蘭判逃者的想法其實就是一個屠夫突然有一天良心發現,不希望他的孩子活在一個戰爭的世界中,所以決定要終止雙邊這種僵局,更要避免雙邊進一步擴大衝突,因此他一獲報羅慕蘭的侵略計畫就決定當個叛逃者來阻止這一切,卻沒料到,這一切都是在羅慕蘭高層的算計中,叛逃者本想阻止戰爭卻成了戰爭的導火線。雖然聯邦援軍來不及趕赴現場,幸虧,進取號向來與克林貢有著不錯的互動,因此在最終關頭藉著克林貢人的武力,暫時嚇阻了羅慕蘭的野心。只是叛逃者此行不但未能實現原本的計畫,反倒讓自己成了戰爭的導火線,且再也回不去羅慕蘭,永遠地和家人分隔兩地。

Vol.11: The Hunted。自由的價值是至高無上的。在動亂的時代,號召志願者將之改造成超級士兵,戰爭結束了,用不到這些人卻又不願意將他們回復原狀,想把他們當作一種保險,以應付未來還是有可能用上的機會,因此將這些人放在某個軍事重地。雖然他們衣食無缺、生活舒適,但是他們永遠失去了自由,永遠和原本的生活隔離。但是一般老百姓卻還是需要這些人的力量但卻又不希望他們進入自己的生活,以一種多數決的暴力強逼他們成為一條狗,即使吃好住好,但還是一條沒有自由的狗。而這是Angosia的人民和政府的挑戰,他們必須正視這個問題,真正地平等對待每一個人,讓每一個人不分身分階級都能享有相同的基本權利,只有過了這一關,聯邦的大門才會對Angosia打開。還有,本集飾演Prime Minister Nayrok的是James Cromwell,而James Cromwell在之後的電影版戰鬥巡航又飾演發明曲速引擎的Zefram Cochrane博士,真是有趣的巧合。

Vol.12: The High Ground。這集談恐怖主義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雙方都不願意互退一步,人多的不願意聽聽人少的想法,人少的總認為自己是被壓迫者,見到什麼都覺得有被害妄想,人多的又更不願意去傾聽人少的看法,用人多的優勢去逼迫人少的一方接受人多的決定,使得人少的一方只能採取激進的作法來讓人多的一方注意人少的一方的訴求。然後,雙方就圍繞在越來越多的血腥、暴力衝突中,關係變得越來越差,最後連第三方的無辜者都要被拖進來,一副除非贏得戰爭,否則所有人都要跟他一起陪葬的態度。理性?對陷入恐怖主義的報復和反報復的雙方,大概只有殺到其中一方沒有人為止才會知道這種互相殺來殺去的過程是有多麼沒有意義的。

Vol.13: Déjà Q。這集實在是超好笑的,因為Q被處罰趕出連續體變成一般的人類了,因為Q是第一次當一個人類,所以對於當一個人類該有甚麼樣的常識是非常陌生的,所以看著Q從頭認識當一個人類是非常好玩的。不過,這集故事又是Data大出風頭。故事主旨是人性。當Q變成一個人類時,其實他只是擁有人類的外觀,但是卻一點也不像一個人類,沒有半點人類的特質,尤其是好的那一面。相反的,過去Q曾誘惑過去變成一個真正的人類的Data,卻反而又再度展現了人性美好的一面。而Q在落難時在處處遭到為難之際,唯有Data對他伸出援手,而且是無私的,這讓Q在重獲能力之後大受感動,也因此對Data非常地感謝。其實,Q變成怎樣倒是無所謂,反正連續體不會這麼簡單就這樣放過Q,但是面對此時的Q的Data才是真正有意思的,Data雖然是一個仿生人,但是他對所有智慧生命一概平等看待,無私的對待他們,完全不會受到過去關係好壞的影響,真正地展現了人性最為崇高的一面。

Vol.14: A Matter of Perspective。難得又見法庭戲,不只如此,這集開頭還有少見的美女船員側裸鏡頭。法庭戲自初代以來就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劇集,因為在法庭戲中可以看見更多的,用智慧來解決困難的本領。本次法庭戲有另一個有趣的點,就是利用全像甲板重現案發現場的特色,這一功能其實就是法庭上詰問證人的過程,利用全像甲板讓每一個證人都能把他記憶中的事實讓每一個人客觀地查看,這比起透過語言描述讓每一個人自行再度建立一次自己的記憶來得客觀。因為不管證人多麼努力想要保持客觀來陳述事實,但所謂的事實陳述其實都是每一個人記憶中的真相,所以真相可以很多個,但事實只會有一個。既然如此,那要其他人透過每一個真相再去建立自己的真相,然後從中試圖拼湊出事實的一角就顯得相當地困難。與其如此,不如讓一切由科學來說話,一切的真相都將在0與1面前無所遁形。科學的精確可以達到0.0012秒的誤差,而人的認知可能連0.1秒的誤差都辦不到。

Vol.15: Yesterday's Enterprise。非常精彩的一集,最重要的是讓Yar中尉再登場,讓她能在另一個時間裡真正地為榮譽而死,而且這一切還透過E-C失落的歷史篇章來完成。如果能死而復生,你會選擇光榮地戰死還是盡可能地苟活然後又毫無意義地死去?E-C的故事發生在22年前,算是後寇克時代,船員制服與寇克時代相似,只是E-C沒有機會有一個像寇克的E那樣輝煌的偉大旅程,而是在一個羅慕蘭陷阱中遭到擊落消失在歷史中。這一集也是給E-C一個篇章,講述E-C短暫英勇的戰鬥其實不會輸給其他故事,因為他們的犧牲換來了聯邦穩定長久的和平,讓聯邦與克林貢結盟,讓聯邦與羅慕蘭簽定停火協議,讓聯邦能有充足的時間和空間來準備與博格人的戰鬥。

Vol.16: The Offspring。非常溫馨的一集,Data成為一個父親。這不只是他想要延續Soong的正子人研究而已,也是他想要延續他這個種族的存續,而且他也是這個種族的最後一人,不想要因為他發生了什麼意外而讓這個獨特的種族永遠地消失。所以這一次,Data複製了一個自己,創造了一個新的獨立個體,一個女兒。而且這一次,Data又再度用他那獨特純粹的觀點再度提醒了我們,作為父母對子女的感情其實是非常地直接純粹的。為了說服前來帶走他的女兒Lal的Haftel上將,他發表了一席直率的心理話,直接到令人無法忽視。相信Data把Lal帶來這個世界不只是讓Lal學會了感受和愛,更也是讓Data,這個永遠也無法成為人類的小木偶,在一次又一次地自我超越的努力中,留下了最棒的記憶和經歷。

Vol.17: Sins of the Father。這次雖然是軍官交換計畫的後續,但其實不像Riker那次著重在適應對方的習俗和文化,反倒是著重在Worf的家族和榮譽上,最重要的是Worf居然還有個弟弟!而且官階比他大上兩級!這集故事其實挺悲哀的,雖然透過Worf替父親洗刷罪名而再度突顯與強調Worf的克林貢血統,以及他如何適應聯邦和克林貢兩種不同的生活方式,最後為了克林貢帝國的榮譽而放棄了自己家族的榮譽和自己的名譽。這方面反而暴露了克林貢帝國已經不若以往那般是為了榮譽可以放棄一切的事實,克林貢帝國為了維持自身的實力,如果榮譽會動搖到帝國的存續,現在的帝國議會會放棄榮譽轉而擁抱穩定,這已經不像克林貢人了,克林貢人的榮譽已經不再是至高無上的,榮譽若是會動搖國本,那麼榮譽也可以放棄,這是克林貢人的悲哀,而為了維持克林貢表面上的榮譽而犧牲自己的Worf反而更像是為了更大的榮譽而放棄小我,讓被放逐的Worf真正地擁有了榮譽。

Vol.18: Allegiance。就算有好奇心,但最起碼的尊重還是要有的,特別對方也是智慧生命,而不是小白鼠。這一次出現了一個以心靈感應連結的種族,這個種族就像是博格人,只是沒有皇后。每一個人都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個螺絲,而且彼此之間沒有區別,所以他們對有著各種不同身分區別的種族感到興趣,想要進一步理解這種上對下、命令與服從的組織,他們對這樣的群體十分感興趣。不過,他們雖然有著好奇心和旺盛的求知慾,但是卻缺乏尊重,不明白他們面對的也是一個智慧生命,因此就隨意地將之當作小白鼠,隨意地抓來囚禁和進行實驗,一點基本的尊重都沒有。所以,當實驗結束之後,Picard就地幫他們上了一課,教會他們什麼是尊重,特別是對待另一個智慧生命時,禮貌是非常重要的。

Vol.19: Captain's Holiday。Picard艦長和美女盜賊的大冒險。好難得可以看到這麼一集,Picard變成印地安納瓊斯,和美女盜賊一同尋找一個來自未來的武器。雖然Picard是去休假的,但對他來說,或許一個刺激冒險的旅程更適合他放鬆心情吧~

Vol.20: Tin Man。兩個孤獨的靈魂在經過數千、數萬光年的旅行之後,終於相遇了。這集的故事其實有點命中註定的感覺,兩個不同的物種,但是有著相似的強大心靈感應能力,在經過許多時間和距離的分隔之後,命運將他們終於聚在一起,他們孤獨的生命和靈魂結合在一起,完美了彼此,完整了自己。

Vol.21: Hollow Pursuits。這集是故意的嗎?因為前面有太多集都有用到神奇的全像甲板來解決困難,很多匪夷所思的問題或是想像不到的狀況,都能用全像甲板來處理,全像甲板實在是神到極點了。所以這集首次用了一位初登場的角色擔任主角,就是要來反轉一下全像甲板,呈現出全像甲板的危險之處。正因為全像甲板如此地功能強大,所以就會有一些自制力不夠的人把全像甲板當作一個會上癮的娛樂沉溺其中,嚴重到會讓某些人遺忘了真實世界,幾乎無法逃離全像甲板創造出來的完美之中。所以這集從這方面呈現出全像甲板的潛在性危險是有可能造成一個船艦的危機,除非可以正視全像甲板,懂得適時地從中脫離,回到現實世界之中,完成該完成的工作,讓真實的生活和虛擬的幻想取得一個良好的平衡。話說,這位Reginald Barclay不會只出現這麼一次吧~

Vol.22: The Most Toys。非常意味深長的一集。這集探討Data的自我存在和道德困境,當他受制於人時,他可以選擇寧可自我毀滅也不屈服於人,但當他為了保護其他無辜者時,卻選擇了屈服。當他遇到無意義的殺戮時會感到憤怒,但當他離開了那個景像,他又回到了他的程序設定,不傷害任何智慧生命的原則。但當他被詰問對這結果是否感到任何愉快的感受時,他卻又全盤否認。其實這一切不正是表明了Data是擁有情感的,只是他不自覺,他一直以為自己是沒有情感的Android,但其實他擁有的情感比任何人都還要來得單純、直接,再加上程序設定給他的對智慧生命的尊重,他的表現超越了一般人類的標準。他對於自己沒有私慾,但對於他人永遠懂得付出,而且不求回報。但他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在作的事其實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已經是非常困難的道德要求了。

Vol.23: Sarek。本來以為史巴克他爸出場應該會跟Data很有戲,試想瓦肯人跟Android比邏輯誰會贏?不過,這集的主角是Picard,Sarek到了202歲已經是瓦肯人的人瑞,卻還要為了聯邦東奔西跑地四處打理週邊鄰居的關係,可見聯邦多麼欠缺人才。其實這集的主題又是在談瓦肯人的邏輯,當邏輯習慣成自然的時候,情感無意中的流瀉會不會因此而被忘記、無視了?這裡講的除了Sarek生病而喪失情感控制能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Sarek壓抑自己的情感太久了,以至於情感在無意間流瀉而出而不自知。而面對當前聯邦最為重要的任務,也是Sarek一生外交征戰生涯的最佳句點,Picard替Sarek扛起了情感的負擔,代替Sarek承受壓抑過久的情感的摧殘。這是否也是在說瓦肯人的悲哀?因為社會文化不容許,因此每一個瓦肯人都只好將內心胸湧的情慾壓抑、埋藏起來,沒辦法像他被放逐的長子Sybok那樣解放了自我的情感,情感成為每一個瓦肯人永遠的負擔和永恆的枷鎖,瓦肯的邏輯似乎沒有幫助到瓦肯人逃離情感的捉弄,只是將之掩藏起來,任其在心中成為一個怪獸而已。

Vol.24: Ménage à Troi。又是Troi的母親登場,這次她的對手是銀河中惡名昭彰、唯利是圖的Ferengi,而且她居然被Ferengi人給愛上了。本來,Lwaxana處心積慮地想撮合Deanna和Riker,但是被不解風情的Ferengi艦長Tog給纏上了,還將他們三人抓住當作人質,藉此來要脅Lwaxana服從Tog,為Tog的利益使用心靈感應能力,還有就是當Tog的愛人。Lwaxana即使在Deanna面前看來就像是個多管閒事的母親,但在Deanna身處險境的時候,Lwaxana就展現出了她作為一個母親的勇氣和責任,力保Deanna脫離險境。這一連串由Ferengi搞出來的混亂,最後藉由Picard的臨場激情演出獲得完美的結局,這段演出或許才是本集的目地吧~讓Lwaxana苦追Picard多次而未果的她能聽到Picard為了營救她而演出這麼一段感人肺腑的情詩大會串。本集的支線則是終於安排Wesley由見習少尉正式升任為正式少尉,多少也是為了補償他為了任務而錯過了學院入學考的補償吧~畢竟以他的能力,早就夠格當上正式軍官,就是欠一張學院頒發的正式畢業證書而已。

Vol.25: Transfigurations。親眼見證一個高等智慧生命的誕生。這集相當有X戰警的味道,探討一個種族中如果出現了變異者,他正在經歷一個前所未見的轉變,從物質生命快速進化成能量生命,那麼該物種的其他人會如何看待他?大多數的狀況都會將之視作威脅,害怕被更有力的種族統治、奴役,因此編造了謊言,將這種變異稱作是危害,不即時消滅將會為整個世界帶來毀滅性的災難,因此追殺任何一個可能是變異者的人。但事實上,變異的人卻不見得如此,當他們成為另一種型態的生命時,他們的價值觀也改變了,他們即將成為一個新的智慧生命的創始者,將要創造一個全新的物種,因此,過去的價值觀對他們來說沒有意義,他們看見的是更遙遠的世界。當你可以自由地來去宇宙空間,沒有物質肉體的限制時,是否還會去在意那些禁錮在肉體下的狹隘思想?當然,美好寬大的美德仍然是不變的價值,特別是在變異時透過這樣的幫助而獲得了新生命,聯邦的友誼之手總是會因此結交到友善的盟友。話說,變異完成的John Doe看起來還真像金色版的曼哈頓博士。

Vol.26: The Best of Both Worlds。足足隔了31集,Borg終於現身來完成對聯邦同化。這一集可說是殺氣騰騰,一開場就是Borg滿懷惡意的侵犯行為,再加上Borg獨特的高技術,即便讓聯邦提前準備了應對手段,仍然措手不及。這集的Borg有一個很明確的目地存在,不單單是侵略和同化而已,Borg明確指明要Picard,而且對Picard實行了有限度的同化,這令人挺好奇Borg的用意,而且這點也被安排到下一季的故事中,看來第四季會是聯邦和Borg的正式開戰了。本集的支線是萬年副艦長Riker,怎麼會有人甘願當副艦長這麼地久,而且不願意接受升職。這集就是在考驗Riker是否願意跳出來擔當一艦之長的任務,而非永遠擔任優秀艦長底下的最優秀軍官,或許第四季會安排Riker暫代沒有Picard指揮的進取號,這會讓Riker搞清楚一些事情,然後大概就會知道Riker怎麼會變成演到電影版最後一集都還是副艦長吧。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