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2日 星期四

星艦奇航記銀河飛龍第二季(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Season Two)-些許小調整和小進化

第二季部份角色的定位作了些許調整,像是Worf改穿黃衣以符合他的安全官職務。前任的輪機長Miles O'Brien則被調去管傳送室,輪機長改由Geordi La Forge,並且由紅衣變成黃衣。醫官Beverly Crusher則離開進取號,改由Katherine Pulaski接任。而Wesley則正式成為進取號少尉,不再是見習軍官了。


基本上,第二季比較有戲的還是Data,這角色實在有太多內涵可供探索了,相對的,其他次要角色能爭取到一集作主角的機會就不錯了。 

另一件事就是第二季略為調整部分角色定位,影響到這些角色在故事裡面的位置,也連帶影響到這些角色能發揮的機會和空間,但是仍在艦橋上的角色還是擁有比較多戲份。不過像是Wesley反而比較可惜,雖然讓他來到艦橋成為正式角色,但其實他的戲分反而變弱,角色的可探索性和魅力反而不如過去見習生時期的天才少年般有意思。

第一季提到的寄生在人類軀幹的寄生蟲的伏筆在第二季完全沒有出現,不知道這個伏筆在之後還有沒有機會浮出水面,特別是第二季已正式把Borg搬上檯面,要將之作為星聯未來的主要對手的狀況下。

另一個要提的就是串場的美女,居然連瓦肯美女(S2-06)都登場了,此外還有只在傳送室短暫露面的美女傳送工程師(S2-04)和Wesley的初戀對象(S2-10)。雖然TNG不像TOS那樣幾乎每集都有,但TNG的美女素質一點都不會輸給TOS的喔~

Vol.01: The Child。這是一段友善的相遇,一個純能量生命體偶然遇上了進取號,決心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來了解這群和他不一樣的生命,就是親身體會一遍從出生到死亡的過程。本集也宣告了前任醫官離開進取號,還有部分的成員服裝顏色改變了。話說,懷上外星生命也不全然是壞事,不是每一個外星生命都像異形那樣恐怖啊。

Vol.02: Where Silence Has Lease。有見過小白鼠看到不知道的東西,然後就主動靠過去,好奇著這是什麼,然後在過於接近之後就中了陷阱,自此逃不出這個陷阱,落入了撒網人的遊戲之中,用一個又一個的誘惑來挑動著小白鼠的好奇心,看看這小白鼠在不同的狀況中會作出甚麼樣的反應。是的,從來沒有想過人類也會是隻小白鼠,當人類遇到比自己更高等的生命存在時,請記著,好奇心能殺死一隻貓,有九命的貓都逃不過好奇心的誘惑,只有一命的人類又何嘗能躲過好奇心的死亡陷阱。但話又說回來,人類的進步不也是建立在好奇心上嗎?這是不是表明了人類其實都一直走在名為好奇心的鋼索上,稍一不慎,就是落入了無底黑洞之中。

Vol.03: Elementary, Dear Data。又是全像甲板出問題了。這集在探討的是另一種智慧生命的誕生。進取號在一次任務中的空檔,Geordi和Data進入全像甲板玩起了福爾摩斯遊戲,但是因為Data已經熟記了福爾摩斯所有的故事,所以Data總是在故事一開始就點破謎題,讓遊戲的樂趣還未來到就結束了。為了挑戰Data的獨力推理能力,也就是創造一個原創的福爾摩斯故事,一個Data不知道、也沒看過的故事,讓Data來挑戰謎題,同時Geordi還加強了一個要件,就是要創造一個角色,這個角色要足以打敗Data。這讓電腦選擇了莫里亞提教授作為原形,提供了這個角色遠超過他該知道的一切,讓這個角色不僅僅知道19世紀的知識,還獲得了等同於Data24世紀知識,讓這個角色突然成了超越全像甲板能控制的虛擬角色,並且從這些知識中學習到了更多虛擬角色不可能,也不該知道的一切,更讓他感知到了生命和自我意識的存在,而希望自己不再只是一個虛擬角色,能獲得真正的生命,走出全像甲板,如同一個正常的人類。一個意外的命令創造了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全新生命。可惜的是,當前這個時代尚無法讓虛擬角色能在脫離全像甲板的空間後還能繼續永久存在,因此Picard艦長只能承諾會保存當前的莫里亞提教授的程式紀錄,直到全像甲板的技術獲得突破的那一天到來,真正的莫里亞提教授就能得到真正的生命,能自由地到任何地方,而不受到全像甲板的限制。

Vol.04: The Outrageous Okona。進取號意外捲入了一個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混亂之中,而這位歐康納船長還順道帶給了Data一個難題,幽默感。一個Data怎樣也很難體會到有趣之處的難題。總之不是什麼大麻煩,但Data總是過於認真地看待幽默,讓幽默變得很無趣。至於那個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問題,不過就是小倆口想為自己搞出來的麻煩找藉口開脫而無中生有的問題罷了,一但面對面,開誠佈公一談就都全曝光了,幸好事情也朝向好的結果發展。

Vol.05: Loud As A Whisper。當雙方在爭吵時,聽見的是表面上的語言,還是更深層的思想。所謂的衝突都是建立在不理解的基礎上,當雙方無法理解彼此時,就會產生很多磨擦,而磨擦最終就會累積成更大的對立,進而引發戰爭。要解決這個問題,首先就要找出雙方都能認可的溝通方式和共同的價值觀。不管雙方的文化、人種、語言上的差異有多少,一定會有可以作為雙方溝通基礎的橋樑存在。這次透過一個特殊的仲裁者Riva來呈現這件事,當Riva失去轉譯者之後,失去與雙方直接溝通的管道,但是他還有手語,利用教會交戰雙方手語讓雙方透過這次機會建立起一個雙方都能認可,且可以有效地表達雙方想法的溝通方式,也就是建立一個雙方都能理解的共通語言,藉由此來讓雙方了解彼此,讓沿續1500年的戰爭畫下句點。

Vol.06: The Schizoid Man。又是那個著名的選擇題。只能選擇拯救一邊時,你要救一千人還是一個人,即便那個人十分地重要,特別是對星聯而言。接著問題是,如果要拯救這個很重要的人需要犧牲一個人時,值不值得?而且這個被犧牲的人還是一個人造人,也就是Data。一個很重要的人和一個人造人放在天秤上比較時,誰才是可以被留下來的?但是別忘了,人類在宇宙中是如此的渺小,渺小到沒有權力去決定誰活誰死,僅憑人類那貧乏的智慧是不能決定人造人一定比人類無價值的,畢竟誰又能知道在這廣大的宇宙空間中是否有另一個智慧文明是以人造人的形態存在的,也就是說,僅憑人類那渺小的價值觀跟本就不足以自命為上帝來評斷其他存在的生命形式的未來。謙虛啊~永遠要懂得謙虛啊~人類。

Vol.07: Unnatural Selection。人類再度妄圖通過基因改造創造新人類而為自己帶來滅頂之災,在過去的戰亂年代,人類就已經用基因改造製造了如可汗這般恐怖且令人敬畏的征服者,差點就因此終結了人類的歷史。現在人類又意圖通過基改造來創造擁有完美肉體和驚人的精神力量的新人類,卻沒料到這些新人類的完美肉體,不受病毒侵犯的免疫系統,居然會因為改變了病毒的基因而創造了全新的疾病,而且這個疾病對人類是非常致命的,且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療。這個疾病並不是病毒引起的,而是原始的基因遭到竄改,而讓控制衰老的基因失去作用了。在TOS 2-12 The Deadly Years也發生過類似的危機,不過那次真的是因為某種病毒,而且探討的是智慧與年齡,與人類的傲慢與自大,最後是靠某種緩速劑加上烈酒來緩和作用,直到疫苗研發出來為止。回過頭來說TNG 2-7,雖然這次面對的危機是來自基因被竄改的狀況,但是一如以往,傳送器又再度發揮那神奇的力量了,只要使用過傳送器,就能用傳送器的紀錄將此人還原成當時的狀態,雖然Kate醫生跟麥考伊一樣討厭傳送器,但Kate醫生居然找不到任何使用過傳送器的紀錄,所以最後想辦法取得了她的原始DNA資料,用她的原始DNA資料作為過濾器,將遭到竄改的DNA序列全數修正回來,解除了快速衰老的症狀,只能說傳送器真是太神了,比任何24世紀的醫學技術或是設備都還要厲害,只要患者有健康時期的紀錄,就能把患者重組回當時建康的狀態,神極了。

Vol.08: A Matter Of Honor。星聯船員交換計畫。這基本上已經是Riker的個人秀了。這次星聯試圖推動一個船員交換計畫,希望能透過船員交換讓不同種族的船艦經驗能被這些交換船員學習與流動,讓星聯中的各種族能夠更了解彼此,也學習彼此之間的優秀之處。這時候進取號來了一個新手交換船員,而Riker則自願到克林貢船艦上當交換船員。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手和一個年輕無經驗的新手在不同的全新環境下都試圖想要求得好表現,讓對方的艦長留下好印象。想當然地,新手一定很容易就搞出麻煩,也很不容易盡快適應新環境,這裡面還順便反應了一個嚴格長官的問題。是的,該新手的直屬長官就是Worf,克林貢人。這可把這位新手給嚇得不知如何是好,老是犯下不該犯的錯,讓Wrof對其嚴格關注中。幸好Crusher少尉以一個過來人的身分對其伸出援手,告訴他不要害怕犯錯,是人就會犯錯,重點在於是把不同船艦的經驗學起來,適應起來,讓交換船員計畫能發揮應有的功用才是正確的,得失心不要太重。相對的,身為老手的Riker就充分發揮了資深軍官的老道之處,不僅順利解決了意料之外的衝突危機,還讓克林貢人對他留下了極為友好的印象,Riker不僅能作一個稱職聯邦軍官,也可以作一個稱職的克林貢人。

Vol.09: The Measure Of A Man。要怎麼定義什麼是人,或者說什麼是智慧生物。TNG也出現了一個法庭戲,這次的主角又是Data,重點是辨明Data到底是什麼?是人?還是機器?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在ST的世界中,其實製造人造人不會是甚麼太困難的事,困難的是創造一個擁有人類特質的人造人,有情緒、有感覺、自我認知和學習、追求自我卓越的渴望。是的,造一個機器人大軍不是問題,造一個有人類特質的機器人才是問題。但在星聯中卻很少能見到機器人部隊,原因其實很簡單,人類還是要依靠自己的雙手來開路才能真正地在旅途中成長和感受到喜樂,而不是派一個機器人軍團四處攻城掠地,這不是星聯成立的宗旨。當然的,Data也不會是星聯的財產,因為Data不是那些機器人軍團的一份子,他是一種全新的生命形態,如果認可Data的獨特性,就不應該將之視為星聯的財產,因為這是將一個智慧生命當作奴隸,假設Data被複製成功,那星聯使役的將是一整個種族,一整個智慧生命的種族會變成星聯的奴隸,而這是星聯成立的宗旨嗎?

Vol.10: The Dauphin。嚴厲的母親、想要擁有自由的女兒和初戀中的Wesley。雖然換成外星人和地球人,但談的東西卻是非常的普遍。父母對子女的嚴厲教導和高度期望,子女渴望的自由和夢想,以及子女自身的感情,要如何從這之中找到一個理想的平衡,其實一直都不難。就是開門見山地將心中的話講出來就好,讓彼此都能理解心中的想法,讓彼此都能體會對方的立場,就能找出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答案。然後,所有的一切都能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Vol.11: Contagion。即便來到曲速時代,電腦病毒的威力仍舊不可小看。特別是因為科技越進步,自動化程度越高的時候,對電腦的依賴性越高,電腦病毒帶來的危害就更驚人。特別是坐在一艘搭載反物質引擎的船艦上,這可不是甚麼好玩的事情。幸好,處理電腦病毒的方式自古以來都沒有太大的改變,就是把整個系統關閉,還原為未中毒前的狀態就好了。另外一提,在曲速時代遇到的電腦病毒跟資訊時代是完全不一樣的,要面對的是完全不同文明和科技發展所設計出來的程序,這種病毒要清除不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就像是到外星球得了外星球上特有的疾病一樣,面對的都是完全未知的困境,而且給予應對的時間比想像中的都還要短少許多。

Vol.12: The Royale。困在全像甲板的幻境之中,而且這個全像甲板還是外星人造的。這是一個奇妙的旅程,一個迷途的旅人被高科技的外星人帶到一個陌生的星球,外星人為旅人建造了一個幻境,一個類似全像甲板的幻境,幻境是根據旅人手中的一本小說而造的。但是這個幻境的運作完全依據小說故事而運作,以至於旅人無法從這個故事中逃出去,雖然逃出去是一個一無所有的荒漠,也無法回到地球。本集又是Data大顯神威了。這次要逃出這個幻境特別需要Data的高速計算能力,計算出如何在骰子賭盤中贏取1250萬美元的押注方式,而Data的計算和神乎其技的擲骰子技巧果真讓他們贏到了1250萬美元,完成了故事的結局,脫離了幻境。

Vol.13: Time Squared。一個時間循環的陷阱。這類題材其實已經用很多次了。為了走出這個時間無限循環的陷阱,必需要得知其他未實行的選擇,找到一個可行的答案來逃出這個迴圈,否則只會一次又一次的在無盡的迴圈之中繞。

Vol.14: The Icarus Factor。家庭關係。即使是克林貢人也會有說不出口的個人秘密,關係到家人、種族、榮譽和自我認同。這一次的故事分三條線,主線是Riker的艦長晉升令和與父親的關係,副線是WorfAge of Ascension週年紀念,和進取號的引擎調整。所有的問題其實就如Data那以邏輯為出發點唯一最佳解答那樣,有問題就是將之取出重新編程整理一番就好。人際關係也是一樣,有問題就是將之說出、彼此交流溝通一番,答案就不言而明了。

Vol.15: Pen Pals。本集兩個主線,Wesley的首次領導和Data的筆友,雖然前期將Wesley的領導挑戰放得比較重,但後面就比較沒有戲了,感覺首次的領導壓力很快就度過了。反倒是前期設下伏筆的Data,中間開始就引起了一個很大的風波。也就是當面對慘劇在眼前發生時,是否也要固執堅守最高原則而不伸出援手嗎?而這次當然又是單純直率的Data作出了正確選擇。最高原則一如過去所提到的,雖名為不干涉,但其實這裡頭隱含著更深層的哲學思維,是要提醒聯邦的人們不要傲慢、不要施捨、不要剝奪那些還未能踏上宇宙之路的種族自己的未來。但是,這不代表聯邦的人都是冷血無情的,能面對數以百萬計的生命的毀滅而毫不動心,而Data又是再度提醒了我們這一點。人性其實很簡單,複雜的是我們。

Vol.16: Q WhoQ雖然用被Q連續體趕出來的藉口想要加入到進取號上,但是以Q的能力,實在很難想像Q有這樣的需求。反倒是Q這次將進取號送到星聯領地以外的某個區域,讓星聯提早與未來最大的敵人Borg遇上,雖然打擊了進取號和聯邦的自信,但也提醒了聯邦天外有天,克林貢人和羅幕蘭人在Borg人面前還算不上什麼真正的威脅,面對Borg人是要有必死的覺悟才能挑戰的。雖然Q每次出現都是挺討人厭的,但不得不承認Q的出現每次都為星聯和進取號帶來新的挑戰和反思,磨練和提高了星聯和進取號自身的能力。而這次帶著進取號提早拜訪Borg,也是讓星聯能提早得知這種神秘的種族的威脅,提早作出因應和準備,以面對日後即將來臨的巨大挑戰。

Vol.17: Samaritan Snare。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居然也能引起出乎意料的巨大危險,似乎在提醒星星之火也可燎原,千萬不要忽視簡單微小的存在,只要打擊到要害,也是會致命的。本集故事還有點現在常見的好心助人卻遇到陷阱被反咬一口的案例。總之,不管是甚麼樣的狀況,小心為上,該作的程序和保險都不該少,千萬不要仗著自己比較強壯或是比較聰明就鬆懈該有的警惕,或是低估了對手可能的作為。

Vol.18: Up The Long Ladder。這集故事讓人想到席維斯史特龍飾演的超世紀戰警,裡面的未來世界有兩個族群,一個住在地面上,非常地科技但卻較冷漠,一個住在地底下,非常地落後但卻較熱情。這集故事湊合了這兩群人,科技的一族遇到了人口不足,無法再以克隆技術繼續支撐這個社會的運作,落後的一族遇到太陽活躍化,行星變得不能居住。而這兩群人為了各自的存續,必須學著與另一個習慣、文化、科技水平完全不同的人們相處,才能讓彼此的社會都能生存下去,並共同結合成一個新的社會、新的族群。而這也能看出一件根本的事,就是即便生活習慣、文化素養、科技水平有著這麼巨大的落差,但是彼此流著的都是人類的血液,屬於人類的本質其實都是一樣的,只要能接納雙方的不同點,其實就會發現彼此的共同點比想像中的多,而且深厚。

Vol.19: Manhunt。狩獵男人。Betazoid的女性進入更年期時會大大提高性慾,急切地尋找著合適的對象來結婚,而這一次是Deanna Troi的母親再度登艦作為和平會議的大使,但卻同時也是她的更年期到來。面對一個陷入發情期的Beatzoid女性,進取號上的男子各個自顧不暇,特別是Picard艦長和Riker大副,只能用各種藉口來躲開她。而這時候,全像甲板又再度發揮它的多功能的神奇之處。一般男性面對Betazoid人都會因為思想被赤裸裸地讀取和揭露而感到不快,但是全像甲板的男性卻無此顧慮,因為它們都不是真正的人,因此Betazoid的女性面對這樣一個無法讀取思想的男性就會變得像一般女人一樣普通。全像甲板的虛擬角色救了Picard艦長和Riker大副,免於被Betazoid女性逼婚。

Vol.20: The EmissaryWorf的愛情故事。沒想到克林貢人也有這麼浪漫的一面。比較好奇的是,在曲速時代,居然還有將成員冷凍以進行長距離的太空旅行的需要。另一個比較有趣的是,在進取號上服役相當一段時間的Worf,他的思想已經與傳統的克林貢人不太一樣,特別是對於任務的執行方式,不再像以前的克林貢人那樣都是先打再說,戰鬥是他們的唯一生存方式。Worf已經不吃這套了,對他來說,完成任務永遠存在著更好的選擇,戰鬥才是最後不得已的選擇。相反的,Worf的女友K'Ehleyr因為是克林貢人和人類的混血,其實反而比身處人類之中的Worf更不容易了解和學習到兩個種族各自的優點,反倒是以兩個種族各自的缺點來看事情,給人一種好像從過去來的人一樣,人類和克林貢人之間只有戰鬥,沒有和平選項。不過,她後來也受到Worf的努力感召,認識到了新時代的克林貢人的生存方式。倒是Worf對於一些傳統的觀念好像還放不太開的樣子,總是滿嘴強調榮譽之類的克林貢用語,而沒有理解到帶有人類混血的K'Ehleyr其實要的不只是克林貢人那招而已,人類的那套也是很需要的。

Vol.21: Peak Performance。又是再度表現了一次解決之道永遠不只一個,永遠存在著更好的答案。這次進取號爭取了一次軍事演習的機會,為的就是應付即將來臨的Borg威脅。雖然艦上找來了一位聯邦中專業的戰略專家,但是戰略專家的訴求和進取號上的目的卻不太相同,同時也對困境中的解決之道有所質疑。但是進取號上的船員們又再度表現了一次超越常識的合作方式,創造出了無血的勝利,證明了在教條之外總有出人意料的解決方式存在。同樣的,Data的小遊戲也表現了這樣一個特質,追求勝利不是只有一個方法,只要結果同樣是勝利,那麼實踐的方式其實存在著無限多種的可能性。

Vol.22: Shades Of GrayRiker中校的瀕死體驗。這集用了不少Riker的兼用卡。Riker在一次行星探查時,遭到了不明的微生物感染,該微生物正沿著Riker的神經系統逐漸感染Riker全身,最終將會佔領Riker的神經系統導致Riker死亡。有趣的是,當Riker陷入昏迷時,作了美好的夢就會促進感染的速度,相反的,作了恐怖的夢就會抑制感染。而這裡面,Riker的美夢都跟女人有關。也就是說當Riker作著跟許多女人溫存的美夢時,就越接近死亡。而當Riker遠離美夢,遠離這些美麗的女人,越接近死亡的威脅和恐怖的噩夢時,Riker的存活率就越大。這不就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嗎?而且特別是死在其他女人的溫柔鄉中。感覺好像是TroiRiker花心的懲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