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艦奇航記動畫系列第二季(Star Trek The Animated Series Season Two)-只有六集

很短的第二季,感覺應該是把之前沒撥完的部分繼續撥完。


第二季跟第一季差不多,應該是同一時期完成的,而非第一季製播之後才拍攝的續作,兩季集數合計二十二話,差不多就是真人影集一季該有的量,所以應該是一次製作了二十二話,但是因為播送時間的問題而分為兩階段的關係吧~

動畫版本據說最早是為了兒童觀眾而製作的,所以時間和故事內容相比真人影集都縮水不少,但最大的問題在於製作經費的不足,以及ST故事即便簡化過,對兒童觀眾來說仍然是太難理解,使得這套作品在影集迷眼中應該會顯得過於淺,但在兒童觀眾眼中卻又過於艱深,再加上低落的製作品質,變得兩邊不討好而不上不下,也難怪ST的原創者金羅登貝瑞一直不同意讓動畫版列入ST的正史之中,在他眼裡看來,動畫版大概就跟黑歷史一樣吧~

不過,說真的,動畫版之中仍有幾集作出了相當不錯的故事概念和正史的旁支細節,這些部分多少都豐富和擴展了正史的世界觀,提供了不可忽視的價值。例如:本該在銀河飛龍時代才有的全像甲板,在惡作劇(The Practical Joker)這集中就出現了。

終於把初代版的星艦奇航記看完了,接下來就再把電影版拿出來複習一遍,好好重新體會一次從影集迷的角度看到電影版上映的感動吧~

Vol.01:獵戶海盜(The Pirates of Orion)。一種急性傳染病對人類就像感冒一樣,但對瓦肯人卻是致命的。解救的藥物在運輸途中遭海盜奪走了,寇克再度發揮驚人的智慧與勇氣打敗了海盜,奪回了藥物解救了史巴克。

Vol.02Bem。這是在講述一個學無止境的觀念,不論科技文明發達到何種程度,不論智慧思想進化到何種領域,我們永遠都還不夠格去批判自認為不如我們的人,因為,這個世界、這個宇宙永遠都還有遠在我們之上的存在,而且我們永遠都過於高估自己的能力和低估其他人的能力。謙虛是進步的動力,懂得謙虛自責的人,即便犯了錯也不必過於苛責,因為羞恥心會讓我們正視錯誤,永不再犯。

Vol.03:惡作劇(The Practical Joker)。挺搞笑的一次冒險,因意外遭到羅幕蘭戰艦的追擊穿越了一個不知名的能量場,導致進取號的主電腦短路了,變成一個十分不正經、愛惡作劇的搗蛋鬼,這可整慘了船員,幸好又是寇克的機智治好了進取號的異常,還順道讓追擊的羅幕蘭戰艦也嘗嘗主電腦發神經的滋味。此外,這集還出現全初代進取號中的唯一一次全息甲板的劇情。

Vol.04:醫生的包袱(Albatross)。差一點進取號就成了一艘死船了。麥考伊被19年前一個可能的醫療疏失指控時,進取號面臨了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這場危機展現了麥考伊作為一個醫生的天職,即使面臨醫療失誤的指控,即使面臨死亡的威脅,他都奮不顧身地前往需要他的地方,作一名醫生奮戰到每一個時刻,貫徹希波克拉底的誓言。雖然麥考伊挽救了危機,不過,最後麥考伊還是又被史巴克給揶揄了一番。

Vol.05:逆子無情甚於蛇蠍(How Sharper Than a Serpent's Tooth)。本集的重點類似之前的遇見希臘神(Who Mourns for Adonais?)的故事,都是在地球遠古時期有外星先進文明來訪,由先進的文明智慧教導了早期的地球人生存和進步。但在這之後,遠古文明因故離開地球並再重訪時,卻發現地球人早已將他遺忘,忘記了在古老的年代中,地球人曾將他當作神、當作父親般的尊敬與崇拜。現在,這位古老的外星文明要再度教導地球人尊敬他,但地球人早已不是當時的落後文明了,已經脫離了孩子階段,正在邁向成熟的成年人了。因此,孩子已經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只能依偎著父親過活的日子,因為孩子長大,有智慧和力量去開拓自己的道路了。最後,父親,也就是遠古的外星文明只好承認這個事實,孤獨地哀傷離開地球。

Vol.06:時間倒流(The Counter-Clock Incident)。這集頗有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的感覺。進取號因為一場意外而進入了另一個平行宇宙,而這個宇宙的時間是倒流的,因此所有的一切都是倒著走,連年齡也是,一出生是一個老年人,之後就逐漸變年輕,直到成為一個嬰兒。在這個危機之中,進取號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因為如果不趕緊找到返回正常宇宙的方式,所有人將變成一個嬰兒而無法操作進取號了。在這場危機之中,進取號搭載了進取號第一任艦長,本來是要送他去接受最後一次表揚然後就退休的計畫。在這個危機中,這位初代艦長證明了年齡不是一個人唯一的價值,智慧與勇氣才是。在所有船員都退化成嬰兒時,這名艦長卻剛好返回他的壯年,一個最適合指揮船艦的人,他承擔了這個責任,以勇氣和智慧幫助進取號返回了正常宇宙,也讓星聯重新考慮他的強制退休命令。另一個有趣的點則是傳送機記錄了所有人的分子排列,因此可以利用傳送機將所有人還原,但是這位初代艦長也接受了還原為老年人,並沒有留戀年輕的肉體,因為他認為除非人生有遺憾,能再重新活一遍是非常令人開心的,但是他這一生了無憾恨,因此他不需要再活一次來證明這件事。

關於傳送機,傳送機看來似乎是將人體的分子排列紀錄下之後打碎,再於另一地以紀錄中的資訊將人體還原,而非將人體量子化後傳送到該地。聽來挺恐怖的。每一次傳送都是一次自殺。但也因為傳送機的這種機能,使得傳送機能夠透過紀錄中的資訊將變異的人體還原成先前的記錄,雖然這種邏輯聽來很奇怪,就像是把人體看作系統備份還原一樣,出事了就拿出之前的備份來還原,這樣感覺挺詭異的。 

Wiki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