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蠅王(Lord of The Flies)-恐懼之王

恐懼正主宰著我們。


近期剛好看了告白和蒼蠅王,發現了兩部作品之間有著共通的觀點,也就是人性弱點的核心正是恐懼,對恐懼本體的怯懦與懼怕將人性推向更加醜惡的一面,因為無法正視恐懼、無法征服恐懼,所以就甘於成為恐懼的奴僕與走狗,將恐懼散佈給更多的人。但其實我們都從未真正理解過恐懼的存在為何,到頭來我們害怕的恐懼或許並不以任何實體存在過,恐懼一直都是我們的過度妄想和解讀,恐懼一直都在我們的心裡,我們被自己的恐懼宰制著,讓人心中產生了地獄。

蒼蠅王一書以荒島上的孩童重現了這個被恐懼主宰的群體,剛開始還能保有的理性與秩序在恐懼中逐漸被侵蝕,最終在一件又一件的未知恐懼的打擊下,孩童們終於失去了試圖維繫理性的努力,完全臣服於恐懼,崇敬著從未存在過的恐懼之王。

對於以人性本惡的說法來解釋蒼蠅王一書的主旨其實並不完全正確,個人以為多數的人性是懦弱的才是比較正確的看法。懦弱的人性會引發許多未曾可知的行為,而這其中又因恐懼的威力越大、影響的人數越多而能造成更為廣泛的破壞力。

試推想一個場面,在一個廣場上,群眾們高聲齊呼著某個不理性的口號,高昂、激動的情緒圍繞在眾人之間,假設你心中有著完全不一樣的想法,在當下是否有膽子高聲說出自己的看法,站在這群異常亢奮的群眾的對立面?相信多數人都辦不到,隨著潮流而行,放棄或掩飾自己自身真正的看法往往都是多數人的作法。

因為我們都會害怕,害怕被孤立、害怕成為少數人、害怕失去群體的保護、害怕成為弱者。所以,即便是要昧著良心、叛離社會道德的枷鎖、成為走狗去踐踏人性也在所不惜。因為恐懼控制了我們,在恐懼之下,我們只會因為越來越畏懼恐懼之王的力量而將自己變成惡魔,讓我們的心成了地獄,不僅控制著自己也控制著其他人,就像傳染病一樣,一個傳一個,直到所有人都成了惡鬼,直到沒有其他人為止。

回過頭來說,蒼蠅王中的孩童們,不論是首先吹響海螺的賴輔,或是唱詩班的領隊傑克,都沒有一人俱備著一個領袖該有的真正力量,也就是勇氣與智慧。在這個小島上的孩童,各個有不同的本領,可惜的是就是沒有一人擁有智慧和勇氣。即便是發現了軍人屍體的賽門,也沒能找到一個正確的方式帶領眾人認識恐懼的本體,只是個誤打誤撞發現真相的可憐人,頭一個被獻祭給恐懼。

當然,這個恐懼不是只有荒島上的孩童會怕,成年人也是一樣,而且透過恐懼散發出來的破壞力更加驚人,不會是單單燒掉小島這麼簡單。而結尾更頗有諷刺般地透過英國軍官之口,諷刺孩童們的作為不像是英國孩子這般地有秩序和文明,而像個野蠻人。但正要出發去打仗的英國軍艦上的大人也未嘗不是如此地野蠻,正拿著槍砲去另一個國度去殺死另外一群人,這樣有比較文明、紳士嗎?

我們的恐懼是我們自己滋養長大的,是我們將這個怪獸養到這麼大的,直到這個怪獸從身體裡面跑出來將我們自己吃了。

最後,說一下這版中譯本,桂冠版的譯法真的是很不容易閱讀,遣詞用字過於生僻,文句敘述也跳來跳去,過於破碎,有時候整段翻譯讀了好幾遍還是看不太懂到底在寫些什麼。這不曉得是不是原著就是寫成這樣,還是譯者沒有完全理解原著的關係。前幾天看到這本書還有另一個譯本,是高寶版的。稍稍翻過一下,感覺譯的似乎好一些,過一陣子可能會再入手這版來看,比較一下兩邊的翻譯優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