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9日 星期日

情聖終結者(Spread)-現實社會

將感情當作是一門生意的時候,就不該期待別人不會也把你的感情拿來估價。


本片其實就是在警惕這群沉醉在販賣情感的人們,把感情當生意不是不行,但是需要跟生活區分的很清楚,才不會把自己搞到眾叛親離,把朋友和生意對象搞成一團的下場就是沒有人知道你現在在講的是生意話還是真心話。

但是,最糟糕的還不只是這樣,最糟糕的是連本人都不知道要把朋友和生意分開,把朋友當生意、把生意當朋友,把販賣情感當作生活,沉醉其中而不自拔,還自以為活在理想中的完美世界,到頭來不僅朋友看不懂你,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了。

本片發展大致可以分為三段,沉迷在虛情假意的奢華到崩毀、發現真情至愛的努力追尋到失敗、回歸平凡。

第一段花費的時間和描寫最多也最完整,將Nikk的生存方式交代的很全面,可以同時看到他如何找到作生意的對象、如何向目標推銷生意、如何利用目標的金錢來滿足他的物質生活、以及他最害怕的,在新的生意場合遇到過去的生意對象等等。

在Nikki與Samantha之間的關係開始與過去接觸的生意對象有點不同的時候,Heather出現了。而Heather的出現本該是開始加速轉變Nikki的關鍵,或說是催化Nikki從過去的生活方式開始脫離出來。可是Heather和Nikki之間的互動沒有火花,或者說Heather比Nikki更難以捉摸,很難看得出來Heather的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一下子在餐館打工,有一個生病的弟弟,一下子開著進口房車,四處與人有約。

Nikki與Heather的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劇情本來是要讓Nikki有浪子回頭覓真情的感覺,兩人之間的化學變化應該是關鍵,結果並不然。一開始看似乖乖女的Heather其實是比Nikki更大的玩家,對於感情生意這行業看的比Nikki更透徹也更務實,不像Nikki只是個遊戲其中而自以為完美無缺的理想主義,Nikki會被Samantha的絕情與勢利刺到痛處,Samantha不愧是縱橫沙場的老將,發現Nikki的真實面貌之後不但不趕走他,反而反客為主,成為控制Nikki的主人。在這樣的狀況下,Nikki頭一次發現事情並不總是如他所預料,而感到自尊受損決心離開。

Nikki從這場遊戲中抽身出來遇見最殘酷的並不是流落街頭,而是被更現實的Heather擊垮。當Nikki求助無門、四處流浪的時候,住在Heather的家裡本該更能看清Heather的真面目,但卻越搞越糊塗,Heather對Nikki到底有多少是真心、有多少是假意,別說Nikki看不出來,我更是莫名其妙。另一方面,Nikki的痛改前非也顯得欠缺轉變的力道描寫,沒有契機去向觀眾證明Nikki已經從過去那種生活中認識了錯誤,沒有表現出Nikki了解到真實不求利益回報的情感的意義。

所以,當Nikki與Heather相處的時候,看到的只是兩個獨角戲,看不到Nikki痛改前非的感覺,而Heather又捉摸不定,兩人之間就像兩條平行線,以至於當Nikki決心飛去找Heather的時候,一點也感覺不到Nikki是滿懷真情的踏上找回Heather的道路。

在Heather的新家,Nikki的諾言就跟他自己一樣空洞,他的諾言沒有兩人間的真實感情作依靠,不能對Nikki的感覺有任何感同身受就算了,連Heather的一番推拖之詞也是不著邊際的虛幻,至於Heather在廚房用五塊錢小費打發Nikki來騙過凱子丈夫這一幕也是翻自貧民百萬富翁,讓整部戲的情感依託懸浮在奇妙的空中,看不見誰曾經表現過任何的真心誠意過。

最終,或許Nikki是比較幸運一點,老老實實的回到現實世界,也或許他只是開始懂得分辨朋友和生意罷了。而Heather就很難說是好運或是不好運了,誰曉得Heather的目地是不是為了日後的贍養費?

Spread裡面沒有甚麼情聖、也沒有終結了什麼,有的只是社會中各取所需的人們,問題是有多少人認清了自己的需要以及價碼,和到底有沒有在玩這場遊戲。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