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日 星期日

父子 導演版(After This Our Exile)-作一個可被依靠的人吧!

等不到一個依靠的臂膀、盼不到一個穩定的旅程,只有放手才能懂得成長。


父子雖然名為父子,講的是一對父子的故事,但父子之間卻並非是以父子的樣子呈現,而像是兩個孩子被母親拋棄後的流浪故事。

導演版片長約2小時38分鐘,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父子流浪的故事,其次是父子與母親的生活,但引我注意卻是片頭匆匆一瞥的父子同乘的夢境。子-周樂園從這夢境中醒來後,面對的就是母親計畫出走的失敗,然後是母親再度出走的巨變,接著就是父子兩人四處流浪終至分離的結果。

這一家人,母親-阿蓮離家不單單只是因為父親-周長勝好賭而已,而且劇中除了出現追討賭債或是高利貸的黑道來向周長勝逼債之外,未見周長勝流連賭場、好賭成性的場面。好賭是透過周長勝和阿蓮的口中間接得知的。那麼,阿蓮離開周長勝的理由是什麼,主因是什麼就值得深入探討了。

阿蓮多次提到一個感受-可以被依靠的安全感。阿蓮求得並不是大富大貴,而是一個穩定、可以被依靠的生活。雖然阿蓮另嫁的人更富有(由郭富城同時飾演的這個人看起來與阿勝如此地像,一方面是透過阿蓮的視角來看阿蓮所期望看見的,另一方面也是反應了阿蓮內心真正所愛的人,這是導演並不想讓阿蓮看似移情別戀才離開阿勝,而是另有他因),雖然阿蓮對於和阿勝之間只有夫妻之實,卻沒夫妻之名也有不滿,但重點還是穩定、安全的生活。

要了解阿蓮的不滿就必須細看阿勝與阿樂的流浪。

周長勝-一個來自偏遠落後地方的廚房工,除了會燒幾道菜之外,既不識字,也未念過書,對於社會經驗更只有簡單的先大聲粗口、先動手的生活技能。這樣一種的性格除了因未受教育之外,更多的是自卑感,害怕別人看穿他,知道他技不如人,沒念過書。所以,先動手將對方打倒是他避免缺點被人看破的唯一方式。

這樣的性格缺陷讓他工作不順利,讓他與朋友相處不順利,更讓他和家人互動產生隔閡。更重要的是,這樣的性格讓他養成了一種追求運氣的喜好,一種機會主義的性格,與其腳踏實地的改變現況,不如追求任何可以快速扭轉現況的渺小機會。而好賭成性正是阿勝性格反應出來的主要形象之一。

第二種形象則是不擇手段,當機會出現時,阿勝可以放棄所有的友情、親情、愛情或是任何其他東西,只要他可以賭到運氣,哪怕是一點點的成功都好,他都願意不計代價地去博取。

當阿蓮出走之後,阿勝頓失打理生活瑣事的人可以依靠,更糟的是失去了總是幫他收拾爛攤子的人。阿勝獨自一人和阿樂生活之後更可以看出來,阿勝不僅不能提供阿樂任何依靠,連最基本的照顧都沒有,這不單單只是因為失去阿蓮而傷心而已,而是喪失了生活所依賴的秩序和規律了。

不僅水電費未繳遭斷水斷電,之後為了逃避討債,更是放阿樂一人獨自面對黑道的威嚇。諸多事跡皆證明了阿勝不僅不能作為一個父親承擔起照顧孩子的責任,更不能作為一個成年人承擔起保護孩童的義務。

這就是阿勝的第三種形像,大難臨頭各自飛。比起作一個站出來保護家人的依靠,阿勝更多的是選擇優先保護自己。

阿蓮說不清楚、說不出口的原因正是這個,不論阿勝平時是怎樣的人,面對這樣的困境時,阿勝身邊的任何人隨時都有可能被他拖下水當代罪羔羊,只因為阿勝性格上的缺陷。阿蓮感覺到了這樣的問題,讓她終日生活在一種毫無保障的日子中,阿勝的叛服性格就像個不定時炸彈,何時會爆炸沒人知道。

子-周樂園在與父親的流浪中曾被阿蓮找回去過,當下都知道阿樂與母親生活才是最好的,但是阿樂並沒有選擇回到母親身邊。因為阿樂還只是個孩子,他只知道是因為母親捨棄了這個家庭才導致他們父子倆陷入悲慘的生活困境。但卻沒想到,同樣作為家庭中的成年人,父親阿勝也有義務和責任來分擔母親所承擔的一切。但是在這家人中,母親阿蓮是唯一心智成熟的成年人,阿勝和阿樂都只是個孩子,沒有人照顧,他們之中任何一人都會失去生活依靠和秩序,都是無法獨自照顧自己的人。

阿樂沒看出來的就是父親並不是個父親,阿勝只是個大孩子而已,無能力承擔起父親和成年人的責任。當阿樂與阿勝在長久的流浪中,阿樂才漸漸地學會這一切,漸漸地看懂阿勝的問題。也就是阿勝每一次對阿蓮保證會改變、會去找工作,但在阿勝的機會主義性格下都化作烏有,一次又一次地被承諾背叛,一次又一次地被當替罪羔羊。阿樂走過的正是阿蓮過去五年來所走過的。即使是小孩也終將看出阿勝的問題,阿樂在少年感化院(?)終於下決心與阿勝分離,選擇了與母親阿蓮一樣的路。

阿樂終於對【父子夢】幻滅,片頭的父子共乘腳踏車的美好夢境永遠不可能出現,因為阿勝不是一個可以依靠的駕馭者,腳踏車隨時都會傾倒。這就是片頭景象的寓意,簡單且意味深長地預言了阿樂期望的父子夢和毀滅。

放手是阿蓮和阿樂唯一的選擇,因為他們已對阿勝幻滅,阿勝不能成為一個父親、一個丈夫,甚至是一個可靠的成年人。阿蓮和阿樂的放手讓阿勝意識到只剩下他一人時,才感覺到自身的問題,也才知道他傷了他所愛的人有多重。

十多年後,痛改前非,阿勝另有一個新生活,阿勝學會了成熟和成長,懂得作一個成年人讓家人依靠,雖然這是他以毀滅掉前一個家庭換來的代價。但有時候,不試著放手是永遠不可能學會成長的。

就像紫色姊妹花的農場主人Mister Albert Johnson一樣,雖然兩人之間有許多差別,但是對於依賴女主人持家這一點頗類似的,Mister Albert Johnson也是在Celie離開他之後才發現持家的困難,僅剩一人的Mister Albert Johnson就像阿勝一樣失去生活的重心和秩序,才發覺到原來有Celie在家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父子一片以孩童對成年人的期盼來看成年人的不成熟是多麼的諷刺與不幸,成年人的不成熟帶來的傷害是如此之大,以此來觀看社會上對不成熟的人所採取的包容與姑息是多麼的不恰當。因為包容與姑息不會讓這些人成長。

要讓一個人成長、可被依靠,是不能寄予空泛的希望,更不能以照顧、勸告、叮嚀來期望他的改變與成長。唯有放手,讓他失去所有一切可被依靠的人事物,他才有可能懂得成長、學會成熟。這就像溺愛孩子的家長一樣,時時刻刻無微不至的照顧和耳提面命的叮嚀是不能讓一個孩子成長到獨當一面,唯有放手讓他跌倒、讓他受傷、讓他哭泣,才能讓他學會走路、懂得飛翔。否則,只會將彼此傷到最深,永不復返的境地。成年人如此、孩童更亦如此。

Wiki

海報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