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250億美金的孤獨

天才的洞見、幼稚的背叛。


一開場的酒吧,觀眾看到的是被女友Erica Albright當場甩了的Mark Zuckerberg,然後就見到Mark Zuckerberg一個人很挫折、很孤獨、很受傷、很不解地返回學校宿舍。接著,Mark Zuckerberg為了發洩他心中的不滿和苦水,決定上網在Blog痛罵Erica Albright一頓,但這樣還不夠,從室友Eduardo Saverin那借來了西洋棋棋力計算公式,依此作出了一個辣妹評分系統Facemash。Facemash獲得大大的成功,在一個晚上就把哈佛宿舍網路給塞爆、癱瘓掉了。

這個開場看似線性的敘事開場,但到後面就會發現,這一切都是Mark Zuckerberg的回憶。在電影中,故事分成兩個部分。其一是Mark Zuckerberg的回憶,從他在酒吧被女友Erica Albright甩掉開始,到唯一的好友Eduardo Saverin與他決裂並提告那一刻為止。另一部分則是Mark Zuckerberg與Eduardo Saverin和Winklevoss兄弟的和解協商會議。

這兩個故事線以穿插的方式交錯進行,Mark Zuckerberg的回憶包含了和解協商會議上的過去事實提問和私底下的回憶兩種。因此,電影有相當多的時間其實都是以Mark Zuckerberg的回憶在進行的。所以,David Fincher賦予電影一種非常Mark Zuckerberg式風格,充滿了天才的傲慢與自負。不僅僅是Mark Zuckerberg的對話突顯出這個人同時間總是在想兩件以上的事情,Mark Zuckerberg的對話更直接反應到敘事中,加快與多線地推動所有事件的發生。

觀眾就好像是在窺看Mark Zuckerberg的大腦一樣,被那天才般的思考與行動速度所震撼,很難跟上這樣一位拿到SAT 1600分的人。當然,David Fincher還是很好心的把速度放慢了點,沒有真的用Mark Zuckerberg的速度來挑戰觀眾的理解力和消化力。

瞭解了電影的敘事角度之後,就能夠更清楚的看出社群網戰的用意。在開場戲的酒吧,故事的重點就從Mark Zuckerberg的對話中出現了。Mark Zuckerberg在向女友吹噓自己的天才時,就提到一件事:鳳凰會。他對自己的天賦充滿的傲慢與自信,他相信憑他的SAT 1600分絕對會被鳳凰會邀請的,不然他不知道有甚麼樣的榮耀可以冠在他的頭上。他的傲慢言語無意中刺傷了Erica Albright,其實聽來更像是嘲笑她的智商不如他,或者說憑她那種智商讀書其實也沒甚麼用,還不如留下來跟他約會。這種傲慢帶來的後果就是當場被甩。(Mark Zuckerberg根本就是活該被甩)

可是,Mark Zuckerberg不明白為什麼被甩,他完全想不通這其中的原因。所以,他回到宿舍搞了一個Facemash來發洩心情。而Facemash的成功引起了鳳凰會中的Winklevoss兄弟的注意,Mark Zuckerberg被Winklevoss兄弟延攬來為他們製作Harvard Connection。

Mark Zuckerberg雖然被Winklevoss兄弟聘請來製作Harvard Connection,但他一點也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仍是受邀加入鳳凰會。換句話說,Mark Zuckerberg對於他被甩這件事並沒有想成是他作錯了什麼事,而是以為他還沒有作到什麼事,也就是說,Mark Zuckerberg期待的是他憑藉著他的天賦受邀加入鳳凰會之後,Erica Albright就會對他的天賦與才能佩服不已而重回他的懷抱。Mark Zuckerberg就是懷抱著這樣的自大傲慢的想法接受了Winklevoss兄弟的聘用。

這裡面還帶有另一種心態,跟他的室友Eduardo Saverin有關。已知Mark Zuckerberg自大地認為憑他的天賦一定會被邀請進鳳凰會,可是鳳凰會卻沒有邀請他,而是邀請了Eduardo Saverin。Mark Zuckerberg仍是不解這其中的緣由,而且對鳳凰會的觀點也發生了改變,他不再把受邀加入鳳凰會這件事看作對他的天賦的認同了。事實上,鳳凰會也成了他的敵人與對手,鳳凰會也加入了不理解他的天賦的那一群了。而Eduardo Saverin自然也被Mark Zuckerberg劃歸到背叛者那一群了,這樣不難推測為什麼Mark Zuckerberg最後要和Sean Parker聯手設下陷阱,將Eduardo Saverin的持股稀釋到0.03%了。

若是Mark Zuckerberg仍將Eduardo Saverin當作朋友,只是對於Eduardo Saverin的保守觀點有所不滿,以及認為Eduardo Saverin他的步伐過於緩慢可能會拖累Facebook的發展,而決定要將Eduardo Saverin排除出Facebook經營層,其實會有更好的方法可以作,會有更好的方式不會影響到雙方的友情也能保全Facebook的發展。

但是,Mark Zuckerberg卻選擇了背叛,不僅僅是將Eduardo Saverin排除出經營層,也摧毀了兩人的友情。當Eduardo Saverin回頭向Mark Zuckerberg質問時,向Mark Zuckerberg痛訴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你的朋友,而且是唯一的朋友。Mark Zuckerberg一言不發地看著Eduardo Saverin,心裡在想的卻不是後悔這麼作而感到痛苦,而是在想:「你才是最先背叛我的,你膽敢自稱是我唯一的朋友。我的朋友絕不會先我受邀加入鳳凰會,我的朋友絕不會拋下我一個人快快樂樂地去參加鳳凰會。」

Mark Zuckerberg從Winklevoss兄弟得知的Harvard Connection概念給了他一個構想,這個構想不單單是創造另一個矽谷奇蹟而已,也不單單是一番功成名就的大事業而已。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一個方法,一個證明他的天賦的事業,一個讓他向所有曾經忽視他的天賦的人報仇的機會,一個用來滿足他的自大、傲慢的頒獎台,讓他可以睥睨所有曾忽略他的人。要所有人都知道Mark Zuckerberg原來是這麼一個厲害、這麼了不起的人物,原來Mark Zuckerberg是下一個比爾蓋茲啊~

看看Mark Zuckerberg在比爾蓋茲演講時的投入模樣就知道了,Mark Zuckerberg對於這樣的一個傳奇人物有著莫名的崇拜,再加上他的天賦與傲慢,他深信著下一個踏上榮耀臺階的人一定是他,而身邊的人卻不知為什麼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一點。甩了他的女友Erica Albright、比他先被鳳凰會邀請的室友Eduardo Saverin、鳳凰會和他的主要代表成員Winklevoss兄弟,這些人都沒有看出他的才能。所以,他要創造自己的臺階、自己的榮耀,the Facebook就是他的手段、他的復仇與自大傲慢。

而被固有掌權者驅逐的Sean Parker,他那一身的叛逆與自大傲慢與Mark Zuckerberg如此地不謀而合,這也不難想見為什麼Mark Zuckerberg對Sean Parker有好感,差別在於Sean Parker像個浪子,叛逆與天賦雖然讓他創造了napster,但他卻沒有一個非去守著napster不可的念頭,也因此讓他最後被唱片業驅逐。但,Mark Zuckerberg對於他想要的東西卻非常地執著,不允許任何可能會打擊到Facebook的東西存在,一點點都不行。

這也就是為什麼Mark Zuckerberg選擇了私下和解、賠錢了事加保密協議,也不願意拼上整個Facebook也不向敵人低頭。對Mark Zuckerberg來說,Facebook就是他的榮耀、他的王冠。

Mark Zuckerberg的天賦才能、自大性格與幼稚思想構成了這部電影,世界不理解他的天賦,自大的他看不清事實,幼稚的思想讓他作了幼稚的復仇計畫。就如同小孩在爭執誰比較厲害、誰比較行那樣愚蠢,Mark Zuckerberg嘴上雖然沒有說出來,看他提到鳳凰會、看他望著比爾蓋茲、看他瞧不起課堂上的笨蛋學生和教授、看他一個人孤獨地離開酒吧、穿著涼鞋走在積雪的校園中,孤獨的他期待著眾人的關注與羨慕,自大傲慢的他卻說不出孤獨,他只有敲響Facebook的大鐘來吸引眾人的注意,讓Facebook遍佈世界每一個角落,讓所有人都知道原來Mark Zuckerberg是這麼厲害的人。

Facebook和Mark Zuckerberg招來了世界的眼光與讚嘆,他得到了榮耀與王冠,也處理掉了背叛他的Eduardo Saverin和不自量力的Winklevoss兄弟,他的周遭盡是欽羨的眼神,可是他仍感到孤獨,他跟當時從酒吧裡一個人快步走出時沒什麼兩樣。

他上了Facebook,按下了加Erica Albright為好友的按鈕(瞧瞧,連Erica Albright都用了Facebook),可是即便是Facebook的創辦人Mark Zuckerberg也必須等對方同意才能建立好友關係。Facebook雖創造了網路社群,可是人與人的關係卻跟現實世界是一樣的,人與人的關係仍建立在雙方的互動上,一邊不同意或不理睬的話,就算你是Mark Zuckerberg或是神也不能改變這種固有的人際關係,更不用說一個從頭到尾都是一個自大、傲慢的幼稚小孩。

律師助理Marylin Delpy說的很正確,Mark Zuckerberg並不是個真正的壞人,只是被自大、幼稚的思想蒙蔽了,他的所作所為看起來很像個混蛋,但其實並不是,只是個孤單、自大傲慢且吵著要人注意他的小孩罷了。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