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 星期日

基地與帝國(Foundation And Empire)-兩種力量的衝撞


第二部的故事分為兩個中篇,第一個中篇:將軍。可說是謝頓預言的極致,在一連串的基地危機之後,謝頓預言已是至高無上的神示,無可質疑其絕對性。這一切在本篇中,以仍是銀河系中最強大的勢力:帝國對基地作出最後的試煉,基地經此試煉證明了謝頓預言的終極地位。從此,銀河系中再也無人膽敢挑戰基地。對基地而言,只要謝頓預言牢不可破,基地統治全銀河系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一切都是遲早的。

然而,在第二個中篇:騾。發生了大逆轉,謝頓預言完全失效,一切皆起因於騾這個能打破謝頓的心理史學的計算結果。同時也提醒了一件事,謝頓預言並非100%,而是有一定的機率會失敗的,雖然機會很低。

哈理謝頓以宏觀的思維與視野創造了復甦文明的種子,並且埋下合適的因子任其在時間洪流中自然成長、發揮其影響力。相對的,騾以自身之力意圖扭轉歷史,阻擋時空洪流的自然發展進程;以破壞之力證明一人之力可操控全銀河的心靈、可對抗先知預言的巨輪。

心理史學從一門統計、推論的科學成為征服銀河系的最強武器,真是出乎意料。

另外,不禁想到,基地故事的基礎奠基於心理史學的意涵。人類歷史的發展總是脫離不了群眾意識的傾向,從各種政治革命、宗教革命、恐懼意識、危機意識等等,都是群眾心理的集合表現。若是,群眾心理是自然發展而生,或許中間有部分領導者的影響在內,那麼歷史的發展往往就是這種所謂的大時代的氛圍來推動的。但若是,群眾心理能透過某種方式有效的操控,當然不是指超能力一類的,而是有計畫、有意識地去促成群眾帶有某種心理,這就是一種十分危險的力量。例如:宗教仇恨、民粹思想、種族優越論等等,無一不是由精於煽動群眾的獨裁者所創造的歷史。

艾西莫夫不用傳統的偉大領導者崛起論來開創新局的神話傳說,而用更大的力量來創造歷史,事實上,這股力量本身就是歷史。群眾心理就是歷史的大河,要創造歷史就必須了解這條河的走向與特性,適度地給予調整與修飾,使其自然而然的發展成理想的樣貌,而非以人力妄圖改變河道、阻斷水流,強逼巨河遵循你的意志。

這也讓我想到恐懼之邦的例子,對於自然要去經營、而非操控,因為自然之力之巨大是人所無法想像的,妄圖操控的代價是人所不能承受的。同樣的,歷史的力量也是巨大的,非一人之力所能操控的,經營這股力量才是與其共存、與其共榮的正途。

Wik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